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89、半壶水响叮当
    不管怎么说,万长生扶着苟老慢悠悠从教学楼出来,再穿过枝繁叶茂的学院大道,一路上年轻人还比手画脚的说着什么,老教授脸上的表情,让所有人看见都跟见了鬼似的。

    以严厉刻板著称的苟教授,居然如此和颜悦色?

    万长生是真没把苟老当成什么可以巴结的领导,就像他和老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束手束脚的慎重。

    仅仅是个艺术界的前辈,相互能尊重就够了:“……就是这个意思,雕塑是雕刻塑三大元素,对于篆刻我更理解为圈子越来越小的文人把玩……”

    苟老想瞪眼,可显然已经没了威力:“不能这么说!”

    万长生无情:“现实就是这样,整整一个班的国画系学生,有谁喜欢篆刻?在钻研篆刻?十一万报考蜀川美术学院的艺考生,又有多少是懂篆刻的?是,您如果能搞出来书法篆刻专业,报考的时候要考篆刻,马上就能在外面的培训班给捣鼓出来个篆刻教学,可还是那个理,有多少人是真心喜欢篆刻,愿意为此钻研一生,而不是都是接受三个月临时培训,模仿碎刀、切刀的痕迹,却根本不知道这种刀锋意味着什么,这样的学生会把篆刻发扬光大么,我说这些人中间恐怕会出现在美女身上篆刻的可能性还更大些。”

    苟老皱眉:“不可能吧?”

    万长生嘿嘿嘿:“您不会低估人的创造力吧,当无法突破前人高度的时候,肯定就是另辟蹊径,可如果不是真心喜爱钻研技艺,正常的蹊径找不到,那可不就只有旁门左道的走火入魔?这种事情历史上还少了?本身实力达不到,自然就得哗众取宠的博人眼球,各种怪异言论,乖张行为,装疯卖傻的狂士,历史上还少了?”

    苟老只剩下长叹口气:“可你……那得多久,五年,十年?二十年?”

    年轻人就是对一切未知都充满渴望跟期待:“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种事情还急功近利,那才是祸害无穷。”

    苟老忍不住:“你这说话可真够不留情!”

    万长生不提自己了:“您如果有空,到我经历过的超级中学去看看,看看几千名复读生就为了考上一所好点的大学,把自己未来的命运都交给高考,再看看我那为了学美术差点自杀的徒弟,就知道对普通人来说,一点点政策改变,就是他们的天都变色,一根稻草就能压垮一个家庭,几条性命,我恨不得把所有人都拉扯着改变命运,可天王老子玉皇大帝也做不到立竿见影的改变,那就只能耐住性子,一点点不伤害人的去改变。”

    老人家沉默了。

    其实出校门,过马路,还要经过万长生去过的那几家酒吧呢,一老一少并肩慢慢走进教师住宅区,苟教授终于问:“那你具体怎么做,就是你现在已经在做的事情么?”

    万长生想想:“其实就像刻章一样,我心里只有个大概的轮廓,但总得一刀刀的去改变雕琢,先从艺考入手,曹老师把大美培训学校交给我,这就是最大的支持,我也有了宁州二中这样的高考超级学校,还结识了平京戏剧学院舞美的教授领导,试着想帮他们培养点有舞美潜质的考生,还有国立美院……每个月十几万的教学费用请艺考巡讲导师来提高培训校的教学质量,这都是一点点努力布局,这样去做,总比成天抨击谩骂,摇头叹息的好。”

    教师楼、教授楼肯定有区别,但有些年头了,看起来也不豪华气派。

    万长生在楼下看眼:“我就送您到这里吧,晚上我还得赶到培训校给艺考生上速写课,虽然我不认为这种艺考制度是完美的,但在现行局面下尽可能让大多数人收益,温和的去调整改进,就是我的努力原则。”

    苟老也是身经百战,阅人无数了,站在楼门边,看万长生行个礼,转身就跑。

    他就在那站了好一阵。

    这样的优秀,真是显而易见,可这样优秀的学生,他不听话啊。

    万长生确实不听话。

    接到老童电话时候他也撂挑子:“今天晚上有速写课,喝不了酒。”

    那边坚持:“下课过来,我等你,听你给我解释下为什么。”

    万长生果然直到十点过才带着满手的粉笔灰到酒吧,全都带着异样的揶揄眼光看他:“这下你可把老童气得不轻!”

    老童的态度很清楚:“老而不死是为贼!他那么对你,你难道还要认贼作父?”

    万长生坐下来倒上酒,先示意自己来晚了喝一杯才说话:“我还跟他说,我不是很同意你们的态度呢。”

    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一样哄然,不过鲢鱼头大叔是猛喝一口酒,老曹眯着小眼睛呵呵,赵磊磊反而眼睛更亮的偷笑。

    老童反而没了装腔作势的拍桌子打巴掌:“朋友就是在必要的时候两肋插刀的,你这是打算自污身份跟着他混,然后曲线救国?”

    万长生果然说话没大没小的不留情:“我觉得你俩才是曲线,我选中间那条直线,苟教授也说我是中间派。”

    其实前半截就让大叔老师们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敢同时质疑老童和苟老的大一学生,好多年没见了……应该是从没见过。

    老童果然也不生气,使劲快速的抹几下自己的头,很捉急的样儿:“再远大的理想,也要小心谨慎的实际对待,不要贸贸然的低估了现实残酷!”

    这就是朋友,万长生都不认同他了,还为万长生着想。

    所以万长生不开玩笑逗趣了:“苟教授也这么告诫我,你不会因为不喜欢他,就质疑他的人品吧,总体来说他有做过什么有损道德的事情吗?”

    老童瞬间释然:“这么说我就能理解了,老苟古板手黑,但一是一二是二,洁身自好他确实做到了,但只要为了搞事儿,那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万长生点头:“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最终目标是对的,所以就理直气壮,对持有不同意见的人那就要搞掉了事,因为相比解决问题,搞掉有争论的人是最简单的。”

    嘶……

    一群老师画家都忍不住倒吸口气,这特么大一学生太敢说了,连老童都下意识的左右看看。

    反倒是赵磊磊笑:“我说过嘛,长生才是外圆内方,骨头最硬的那种,不要给他太多压力,让他自己慢慢走。”

    万长生敬年轻老师一杯:“我很不认同那种为了正确伟大的目标,就应该牺牲掉普通人的态度,起码不要觉得是理所当然。”

    谁能想到,路边酒吧里面,一群各有名声的画家,居然听这么个新生在大放厥词,偏偏他们脸上还带着倾听的神情,连酒吧老板都站在旁边,当然,更像是在把风。

    老童放松下来,倒上酒跟万长生碰一下,舒适的把自己靠躺在桌边沙发里:“所以我才不愿掺和在各种倾轧里面。”

    万长生难得的袒露自己:“书看得越多,就明白人类社会确实是个实际上充满冰凉思考和目光的运转系统,人在其中轻若浮萍,只是被命运洪流裹挟而去的微小个体,可艺术的价值,不就是带来些美和温暖么。”

    有个平日里都不爱说话的老师,忽然举杯和万长生走一个:“有时候书读得越多想得越多,人世就越冷,所以不读书有时候也是幸福的事情。”

    万长生温和:“可人人都有追求美好的权利,所以国泰民安,读书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如果连艺术也沾染上了那些冰冷的东西,尽是宣传消极冷漠的黑暗,那人世间还有什么意思呢。”

    把释放人性,追求艺术巅峰,探索思想作为努力方向的艺术家们表情不一。

    这对他们的艺术观冲击抵触太大了,老童嘴角动了动。

    万长生还是那句话:“我只是一家之言,如果跟您的想法有抵触,肯定是您对,但我认为,要么自个儿埋头随便捣鼓什么那都是自己的自由,可一旦艺术要公之于众,让普通老百姓来欣赏具备了社会属性,那就要考虑由此带来的影响,您可以说是粉饰太平,我更认为是在这个薄凉世界里面的一丝慰藉,艺术应该主要是让人温暖,而不是发疯。”

    艺术家们发现自己看的书可能没万长生多。

    当然也可能是万长生狂妄自大,小小年纪就半壶水响叮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