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94、说服
    可是错在哪里了?

    万长生内心简直有点迷惑。

    对抗这种迷惑情绪的最好办法,当然还是投入到自己的创作中去。

    贾欢欢对万长生读书的学校没啥兴趣,只关心长生哥睡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

    美院男生寝室平时是不允许女生随便进出的,所以万长生只能带贾欢欢去参观自己的校长办公室。

    曾经空荡荡尽量摆出老板气派接待的办公室,现在被万长生堆了大量的东西。

    一个金属高脚凳上面带旋转台的是泥塑台,万长生在雕塑系教室偷师看到以后觉得很不错,自己请街面做不锈钢门窗的给自己焊了个,比雕塑系教室那种木头的更方便好用。

    四个脚架之间的半截台上还堆着不少黄泥。

    现在和台子上的泥塑一样,罩着塑料袋免得里面的水分蒸发。

    靠墙多了好几排半人高的两层书柜,齐腰高度是为了让柜面还能当成堆放颜料、设备各种画笔的工作台。

    还在捣鼓给模型上色之前,军训期间万长生就找办公室主任安排定做好,现在多了这么多东西,加上他还在持续买各种专业书籍,堆得琳琅满目,连茶几、边几和办公桌上都堆满了各种专业书籍,万长生开通网上购物以后,几乎全都用来买书了。

    老曹是真当甩手掌柜,把那台马歇尔蓝牙音响也留给了万长生,算是这间二三十平米办公室里面唯一的娱乐工具。

    这种浩渺烟海的专业气息,的确能让所有学生家长从走进来就感受到强烈的冲击,根本无从质疑这位年轻校考状元的专业实力,更对这里的教学质量感到放心。

    连管理者都这么好学,还能让孩子的学习差了去?

    所以哪怕九月以后,依旧是每天都有新学生在加入,哪怕每天一两个也能带来持续不断的学费收入啊。

    对于大锅饭制的教学模式,十个学生也是教,百个千个学生,还是那么一位明星导师带队,只是加大点助教数量就行了。

    现在经济宽裕了些,万长生就立刻给助教们提高按小时计算的报酬,来忙半天有两三百的收入,对于在校大学生算是很不错的。

    可贾欢欢不会被这种环境震撼,甚至都不会去碰万长生那些看似乱七八糟,其实堆得他自己心里有数的书籍、画具。

    娴熟的跳着穿行其中:“跟你在碑林的画室也差不多啊,就是差个衣柜?”

    的确,开学以后万长生虽然没怎么在这边过夜了,但几身衣服和偶尔午休的小毯子只能都挂在墙角的衣架上。

    贾欢欢坐在沙发上就开始收拾折叠衣裳:“还是再买个大点的房子吧,除了你要画画,还要休息睡觉,我和雯姐过来也能给你做点吃的啊。”

    万长生差点脱口而出,她会做什么吃的,全靠强烈的求生欲忍住:“别提她了行么,我都汲取教训,现在再也没跟什么女生有瓜葛,我错了,真的错了!”

    贾欢欢比他还歉意:“啊呀,好好好,我不说,不说,我是真觉得她好嘛,经常跟她聊天问主意,不说了……”

    万长生不是回避:“可能她年龄比你大一些,从小具备的眼界视野比我们都宽阔些,所以我以前跟她有很多谈得来的东西,但只是朋友关系,她想越过这条界限,那么对我就没法接受,所以断绝了往来,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处理方式,再说我现在有很多需要忙碌的事情,你也把精力放到学习上,我们以后共同生活在一起,她也会找寻到属于她的生活,好不好?”

    贾欢欢慢慢的低头折叠衣裳,办公室里面安静下来。

    万长生赶紧坐过去哄老婆:“好了,你这么远过来看我,别为这个不开心,要不我们这会儿出去看电影?逛逛街?”

    欢欢还是慢慢的摇头:“我知道她跟我抢你是不好,但她这个人是真的好,你的事情我不懂,还是她教我,也从来没在你那说过我的坏话吧,又那么好看……”

    万长生都要喟然长叹了:“从根子上错了,后面再好也不对,我们未来是夫妻,她这就是破坏你的家庭,就这一点你就不能跟她往来了。”

    说了又觉得自己这口气真像幼儿园小孩子蛊惑欢欢,别跟杜雯玩儿了。

    贾欢欢慢吞吞:“可我觉得她是真的好,最主要是你喜欢她,那我就也喜欢她,爷爷不也娶了姨太太……”

    万长生觉得还是动用行政手段吧:“好了好了,真不说了,这是错误不合法的,不许再提这个了,我们出去玩?”

    贾欢欢悄悄撇嘴:“不去,你忙你的,我自己收拾东西。”

    这才是小两口在家的常态,万长生也需要赶紧收拾心情,到大班台上打开几盏围起来的灯,也开始精细绘制上色自己的第一件雕塑模型了。

    贾欢欢把衣服叠完,打理完桌面、柜子上她能收拾的东西,就侧靠在沙发上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安静忙碌却让她无比安心的身影。

    居然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万长生搞完一个阶段回头,连忙起身展开小毯子帮欢欢躺好睡觉,再关暗了大灯。

    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充满眷恋的看着那小毯子下姑娘,发了好一阵呆,下定什么决心的出去,先给自己找了几张沙发垫打地铺,然后就在堆满各种画具器材的大办公室里面,裁了张半开的大幅面,然后坐在那开始勾画。

    不需要草拟什么手稿,直接在大画板上开始呈现贾欢欢踮着脚尖在灶台边下长寿面的场景。

    本来这种尺寸是他最擅长的壁画造型,可万长生放弃了传统国画白描的那种笔法线条,改用充满欧洲古典风格的素描手法。

    沉浸到这样的刻画绘制中,那有些迷茫混乱的心情自然安定下来。

    不再被那莫名的情绪困扰,甚至乐在其中。

    以他的速度,这种一米高左右的画幅,很快跃然纸上。

    兴致勃勃的开始用办公室里面最多的水粉色颜料开始着色描绘。

    准确的说,到现在为止,色彩表现都不是万长生的强项,他平时也不太主动画色彩,包括那幅二中出名的壁画,都全靠他强大的素描刻画能力在掌控,色彩关系全靠杜雯给他定下的基调。

    但这会儿,万长生就是想把这张贯注自己情绪的画幅完整创作。

    创作的意义,就是具体要怎么搞,全都是自己的自由。

    这是万长生以前没体会过的,寺庙里面的壁画,碑林里面的石雕,甚至观音庙前面的印章,要搞成什么样都是有固定格式的,包括他来到培训班当艺考生,所有画的东西都有要求,不能随意改动。

    正是雕刻那只小小的杜雯头像,万长生才开始走上自主创作的小道,等看见老童那张酣畅淋漓的油画大泼墨,他在艺术方面的心思才被彻底唤醒。

    那张黑板报、体育场的壁画,都还带点限制发挥的意思。

    只有眼前这种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没有技法、材料甚至最终结果的限制,才叫创作。

    这些艺术家之所以崇尚自由,就因为他们想自由自在的发挥想象力,创作自己认为满意的作品。

    这一刻万长生也在这么体会,发自内心的去感受体会。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多少个日夜,自己孤零零的待在壁画前面,碑林之中,都是那个迷迷糊糊的小身影一直陪伴左右。

    那是种骨肉相连的深情。

    全都倾注到画笔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