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06、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是尊重你的权利
    没了裤裆,那一块到底画不画?

    这对万长生是如此的艰难。

    非礼勿视这么基本的礼教道德,肯定是深入万长生的骨髓,总体来说他还是个很传统的人。

    面对杜雯那样的妖精,都能坐怀不乱。

    可走进美术学院,居然还要面临这样的视觉冲击。

    肩颈骨骼、胸腔腹部这些都很好理解,干瘦老人的骨骼非常清晰,这确实和看着一堆塑料骷髅架子画素描是两回事。

    人体,有皮肤包裹,还有肌肉线条带来的真实走向,是任何模型还有平面教材都无法替代的。

    哪怕是老人衰老的肌肉跟松弛的皮肤,都能提供非常真实的认知。

    起码只有认真观察画过,才明白松弛的样子是什么。

    也只有深刻理解过,随手画出来两个没头没尾的手臂,就能区分出是青壮年还是老年人。

    老头习以为常的坐在那,手里还叼着一支烟,更能观察到胸腔起伏的细节。

    这都是穿着衣服没法画的。

    所谓的功底,就是在这些点滴中积累的。

    唯有这两腿间,哎,万长生就草草略过。

    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可看的嘛。

    反正又不是医学记录,画那么详细做什么,艺术也可以省略轻重缓急嘛。

    万长生的素描功底确实足够扎实。

    每天沉浸在浩如烟海的雕塑著作里面,万长生能领会到的东西,正像他在酒吧说过的那样,把以前很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知识点弥补上了。

    雕塑专业画素描的目的和其他专业不一样,这里不要求风格或者艺术追求,素描在这里就是个纯粹的工具,通过素描理解物体,特别是天底下最复杂的人体各种结构关系,然后才能在做泥塑的时候得心应手。

    所以他那种带点欧洲古典派的素描风格,连任课老师看了都赞不绝口:“就这个意思!很稳……”

    可等到他交作业的时候,老师却调侃的拿手指敲敲比较草率的部分:“观察不仔细,不改我就扣分哦?”

    万长生有点脸红的强撑:“这是艺术处理!”

    其他学生早就闻讯围上来,一个个使劲忍住憋着笑,连随便罩了件褂子的老头也嘿嘿笑着探头。

    任课老师一本正经:“哪怕是随便勾几笔,你没发现这里应该分高下么,通常来说惯用手那边就偏高一点,这样行走的时候才不会出现撞击,这是很严谨的生物进化细节,怎么能搞错呢?不可能是平的。”

    万长生只能一脸卧槽的下巴落地表情!

    周围挤上来的大三学生,包括那个女生在内,狂笑!

    就喜欢看万长生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一脸懵逼样。

    任课老师三十多岁:“有些人带着迂腐肮脏的思想把自己看不懂的东西批一顿,就以为是振兴传统文化捍卫正统了,殊不知这只是反映了自己见识短浅,思想龌蹉,对于那些动不动对人体艺术来一句嬴荡的人,应该祭出鲁迅先生那句著名的话,一看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果体,立刻想到……”

    万长生收起自己夸张的惊讶,还是温和的笑着点头:“嗯嗯,话是没错,我也觉着有些人短浅而龌蹉,但作为老师,特别是您这样能够影响一群学生想法的老师,还是不要随意带节奏,因为年轻的学生会把您这种想法变本加厉,这不利于教学跟艺术创作。”

    周围学生的笑声立刻停了,聚精会神的想倾听。

    美术学院是个崇尚特立独行的地方,可万长生在特立独行中,又更特立独行。

    而且最难得的是,他这种与众不同的视角看法,有他自己的人生观来源。

    青年教师脸上略微有点挂不住:“错误的东西不就应该批判冲击么,百年前新文化运动时候,这可是标志性的大旗,国家美术学院的第一任院长,不惧压力的的坚持把人体模特写生用到教学中,解放后官方评价都是坚强无畏的气魄和勇气,现在这不是历史的倒退?”

    万长生是真不喜欢争论,可被围住的场面又不得不说两句:“首先我也认为这件事有点狗屁不通,但我表达的态度是不用这么气急败坏,您提到的两个时间点,百年前,和现在,撇开这两个时间点谈错误,就有点耍流氓,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是因为整个国家衰败沦落,有识之士拼命的在找出路,各种猛药都得用,您知道一帮文化大佬那时候呼吁的是要废除汉字吗?因为汉字学起来比字母难,要解决中国文盲太多的问题,那时候真觉得有这个必要,可事实证明呢,文化当然要革新,但革新的前提是国泰民安,吃饱穿暖了才有精力学习文化。”

    雕塑系大三的学生,应该和万长生恰好差不多的年纪,听得认真极了,不止一个学生悄悄摸出手机拍下万长生这个时候的样子。

    十一月的江州,初冬深秋的气温还不那么冷,就是件很普通的黑色夹克配灰色运动裤,唯独脚上的橙色运动鞋比较醒目。

    万长生这阶段的衣服最多,因为恰好就是去年杜雯给他买了一堆养眼的,后来贾欢欢又针锋相对的买了不少灰头土脸的,所以堆在办公室,才让欢欢都觉得应该搞个衣柜。

    他也不在乎怎么搭配,随便抓了随便穿。

    可看在其他大学生眼里,就是时尚中带点朴实,朴实中还有些洒脱:“现在和百年前真的不一样了,问题不在于老百姓没文化,脑子太愚昧落后,而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如果这时候放任自流,随心所欲的发展所谓看不懂的艺术,那种在模特身上写书法的艺术,会层出不穷的坏了这锅汤,所以必要的约束下是应该的,只不过到了具体执行的层面,那些见识短浅又懒惰的家伙,还像百年前那样下猛药,一刀切的搞出这样荒谬的结果来,这就是现状,思考清楚来龙去脉,才能用理智的态度面对现实,而不是不负责任的发牢骚,影响别人,煽动情绪。”

    好些大学生已经带着思考的眼神,真的感觉他们已经听懂了。

    青年教师呵呵:“然后呢,你还不是做不了什么。”

    万长生摇头:“这里有十多位同学,如果他们理解了这种思辨的处事之道,而不是盲目的听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回头就能影响更多人,这是短期内的好处,每个人都能相互影响别人朝着好的方向走,长期当然就是尽可能做好艺术培训,把真正美好的东西传递给所有人,让所有人真的明白人体艺术美在哪里,当大家都懂艺术之美了,而不是只有一撮人自得其乐的自嗨,如果整体风潮是大家都觉得这真美,而不是嬴荡,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大学生们忍不住鼓掌,当着老师鼓掌。

    青年教师倒也不穷凶极恶,只是有点讪笑:“我发现我有点说不过你,但我保留我的看法。”

    万长生笑得更温和:“其实西方艺术,除了写实的古典派,包括人体艺术我现在还欣赏不来,但对于我不能欣赏的东西,如果有真正懂行的欣赏认可,我就尊重别人的欣赏,而不是一味的就要把别人打倒抹掉。”

    青年教师服气:“怪不得老郭看重你,肚子里面确实有货。”

    万长生谦逊:“都是跟各位学的。”

    众人终于有点起嘘声了:“看你那实际上傲到骨子里的样儿,就知道言不由衷!”

    唯一的女生已经带着崇拜的眼神:“你还是应该张扬点,年轻有才,就是应该浪!”

    万长生还没回应,许桡在教室外面喊:“万长生,赶紧过去工厂那边放大样了!又不是杰克画肉丝!”

    整个教室里面都哄笑起来,这来自于《泰坦尼克号》里面的场景,可是画人体最出名的段子了。

    只是和帅哥画的美女身段相比,这糟老头子确实差得太远了。

    几乎所有人都丢了手里的东西:“走走走,去看看万长生放的什么大样。”

    不知不觉,万长生确实能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吸引越来越多的追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