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30、身知肚明
    万长生摸着方向盘,却缓慢而坚定的摇头。

    他的态度就是:“做错了就得认,因为这件事已经给几百名学生造成了骚扰,更可能影响几十名员工、老师、助教的工作,甚至会让几千万学费泡汤,我们签了一年的广告合同,那都是几百万,后果一连串的很严重,范老师从来没想过这些,不全怪她,是我们没有给大家说清楚,大家都没意识到严重性,包括我在内,都不知道这是违法的,但做了就得认,哪怕我们帮她承担后果,以及请律师帮她求情解释都可以,甚至保证未来她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回来继续上课,但整个事情必须按照正规手续流程去做。”

    陆涛叹息一声,挂了电话。

    车厢里面也沉默了,刚出发时候好像春游那种兴奋激动得还要唱歌,都不见了踪影。

    丁晓鹏飞快的在手机上翻飞查找,小声:“这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情节严重的会判三到五年呢……”

    后排有个女生就突然爆发:“卧槽,那个姓茅的真是不要脸!这算是骗色吧,害得范姐这下惨了!”

    另一个看自己手机的女生则开口:“群里也在说这个事情了,要是能不伤害范姐姐就收拾了那个姓茅的就好了。”

    万长生无奈:“不是为了收拾姓茅的,才必须要追究,律法面前该不该都是法官说了算,谁都要为自己做的任何事情承担责任,回头我们也要把这个事情好好给大家普及下,算是给大家一个教训,因为从我们进入大学开始,我们就从父母的孩子,开始朝着成年人转换身份,以前那句孩子不懂事,逐渐就用不上了,开始承担法律责任这句话,真的不再是写在考卷上的几个字。”

    几个大学生各有所思的嗯。

    但显然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

    万长生的手机开始接二连三的响起来,老童、老曹、赵磊磊,甚至连苟教授都打电话来询问是怎么回事。

    万长生真想这是手机文字聊天,自己只需要把反复解释的部分复制粘贴就好。

    可每次都得从头絮絮叨叨的说:“事情就是这样,我们有几十名大一新生都在围绕大美培训校的这种艺考改革努力,今年我作为管理者一分钱工资都没拿过,几位股东也没有分红,大家都想把艺考的现状做出些改变,五百七十多位学生最终能考上多少,这关系到明年的发展,他这应该属于是恶意的商业竞争吧……”

    这词儿还是刚才老童说给万长生听的。

    苟教授有点迟疑:“我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也一直看着你的进展,我想说的是这件事如果提升到了刑事案件的层面,对我们蜀美是个很恶劣的影响,我向你保证,这件事如果不走司法程序,我一定会给他足够的行政处罚,甚至开除公职!”

    万长生纳闷:“苟教授,是他做了错事,造成很恶劣的影响,关学院什么事情,而且您认为他的性格、脾气,遭遇这种事情,如果不过给予足够的惩戒,这次还幸运的躲过去,只是无关痛痒的被开除了公职,他会扪心自问自己做错了吗?还不是把帐记在我头上,只会怨恨是我让他……我发现这件事我很吃亏啊,不行,损人不利己不是我的风格,我得重新考虑下怎么办。”

    苟老肯定不知道万长生这边坐了一车人的免提:“好了,长生别调皮了,以大局为重,这件事情就不要再闹大了,这是给蜀美脸上抹黑,让别人看笑话。”

    这种真把万长生当成自家后生的口吻,让丁晓鹏他们几个吃惊得不要不要。

    早就听说这位老教授不苟言笑,谁都不给脸面,对万长生居然这么说话。

    万长生却还是那么缓慢而坚定:“教授,我再解释一次,出这种事情,是他个人道德有问题,如果怕影响到学院名声,第一时间就站出来谴责并且声明维护正义,这才是正确的做法,而不是不问青红皂白的捂盖子,况且相比这种事情,我觉得拿着把烧烤刷子在美女身上写书法,那才是给蜀美脸上抹黑,让别人看笑话。”

    几个学生这下不得不使劲捂住嘴,才能让自己别出声。

    偏偏电话里面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万长生也不挂,他甚至有点怜悯这种使劲想抓住权力尾巴的老人,更不用说对方一辈子形成的固有观念。

    gls的风噪控制做得非常好,时速百公里上下,车厢里面依旧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

    后面几位学生都有点忍不住了,才听见那边苍老的声音:“你这样……让我很担心你啊。”

    万长生秒懂:“这……不是仗着您还算给我好脸色么,我正往蓉都去,带着几十名考生去参加清美的校考呢,回头……我带两方印章去拜访您,好吗?”

    老人家无可奈何的挂上了电话。

    车厢里顿时释放爆炸一般:“卧槽!听说他很古板的,跟你这么熟?”

    “这算是大佬来求情么?他跟姓茅的是不是有关系?他这种思维好奇葩呀,一个老师犯错,关学校什么事情了?”

    “这你就不理解很多他这样的心态了,他们关心的是政绩,关心会不会出丑闻影响了上面的看法,才不关心对错呢。”

    万长生看得开:“这个对话听听就得了,不要在群里说,时代是在改变的,我们乡下和城里,城里跟大城市里,都有不断的变化,但有些人的老思维永远都停留在过去,跟不上改变的节奏,那就迟早会被社会淘汰。”

    好像是在印证他这句话,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又有电话打进来:“万长生吗,我是黄院长,听说你那边和版画系有位老师出了比较严重的刑事案件,能给我说说怎么回事么,细节,我想知道的是细节。”

    几位学生又得使劲捂住嘴,连院长都打电话过来了。

    万长生这个学生还真是太非同一般了。

    可怜的万长生又只好从头解释。

    但这一回,院长的态度就是:“原来是这样……我听苟老刚刚跟我谈了你在艺考上面的努力改进,还听说你最近的雕塑作品送到平京戏剧学院去参加校庆,这都是好事啊,我们就应该这样惩恶扬善,爱憎分明,我已经派校务助理通知保卫科跟进这件事,在这件事情上绝不袒护包庇,以求公平公正的处理,你放心吧。”

    万长生尽量热烈点感谢了领导关心。

    车上几位同伴已经激动得跟什么似的:“牛批!万万你太牛批了!”

    万长生无语,就不能用文雅点的形容词吗。

    文雅的马上就来,丁晓鹏嘻嘻笑着把自己的手机展示下:“杜杜安排了住处,直接就在考场高校内,按照这个导航去吧。”

    万长生还有点小抗拒:“不是叫你们预定酒店吗?为什么非要听她的。”

    刚才那些情绪已经飘散不见,大家哈哈哈的乐:“你觉得是外面的酒店安静,还是校园里面的这个……培训中心安静,而且就在考场旁边,哪个更适合考生?”

    “你不要这样回避杜杜嘛,举贤不避亲,这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

    “还不是要给钱,只是这里更方便而已。”

    万长生只能默默的忍了。

    果然等到抵达这所设立了分考场的高校培训中心,就是个内部宾馆,也许不那么豪华,却一应俱全的什么都很方便,关键是今天提前来熟悉的考场就在两百米外。

    考生们从下车就兴奋不已,有几个调皮的还高声感谢万老大安排得这么细心。

    万长生也只好默默的拿起手机,发消息感谢杜雯的周全安排。

    过了好一阵那边才回复:“别谢我,我没这个能力,我爸说下午开完会过来找你,放心,不是要你做女婿,你那艺考办学的思路,高考强化在蜀川这边,他就有政绩文章可做了,你拿名声,我来面对,各取所需。”

    万长生心知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