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36、多吃点,多补补
    等到万长生从校长办公室出来。

    丁晓鹏他们已经跟着教务主任把几间教室都搞定,正在考察能分配过来的宿舍楼。

    这对于宁州二中也不是小事,起码三百号学生,而且是来自各地的美术生,还是要考虑到和原来高中生、复读生们之间日常相处关系。

    所以还是在学校后门外,找的仓库改建,只是今年准备做得早,宿舍也一并安排了。

    各种细节条件,外地来的美术生需要带上什么,俩女生都细致的做了记录,马振宇自然是全程到处咔咔拍照。

    话说拿台这么好的莱卡机器,只是拍点商务工作用途的照片,有点白瞎。

    但确实有利于后面的工作展开。

    带过万长生的那位林老师慈爱的拉着万长生:“他们都给我说了,很为你骄傲!”

    万长生嘿嘿笑的表情,比面对范校长的时候真诚得多。

    费雪雁则更认真的给万长生汇报自己关于这个清美班的准备情况,她是真的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万长生索性安排多一些:“你来做这个总班长,春节前能来一部分最好,文化底子差的就应该笨鸟先飞,这种事情我回去以后也会跟家长们商量探讨,毕竟今年包括你和徐朝晖在内,我争取到了个八千块的复读学费价格,早来晚来都是这个价格,希望能督促大家抓住机会,然后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费雪雁居然说:“不清楚的我会向杜师姐请教。”

    万长生真心实意的啊?

    眼镜女生还理所当然:“不是你让我跟着她学么,前些日子她在美术培训校拍广告的时候,你叫我跟着她学习,杜师姐很照顾我的,有问必答。”

    万长生挠头:“行行行,那你就有什么事儿问她吧。”

    费雪雁使劲咬嘴皮,感觉都能咬出唇印,脸也涨红了才喏喏开口:“我知道,我,您并不是非要收我这个徒弟怎么样,也许没怎么放在心上,可,可我真的非常感激在这个时间遇到您,这改变了我的命运,一辈子我都会把您当成师父,能够跟在您身边学习的时间可能结束了,我只想说请您多保重身体,创作出更打动人的作品,我也一定会跟命运斗到底!”

    后面越来越流畅,也越来越坚定。

    万长生的努力,不就是为了得到这点满足感么。

    尽量把自己笑得像个德高望重的长者,就差伸手摸人家眼镜女生的头了:“我相信你会努力的,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人生有去无回,但偶尔还是可以停下来体验风景,我提出跟命运斗到底,是针对那种抱怨社会不公,就放弃拼搏的懒人,你已经在这种人之上了,这是个不错的行业,争取早点能回报你的父母。”

    结果费雪雁使劲绞着手指憋出来点话语:“如果能考上清美,我……我想跟着杜学姐,也加入大美社,能一直跟着您做事。”

    万长生很想问你到底跟我还是跟她的,忍住了:“只要走到一起,就自然是大美社的伙伴了,你如果想做事的话,考试完从暑假开始,你就先帮我到观音村带美术兴趣班好不好,算工资的。”

    费雪雁赶紧点头又摇手:“好!我现在每周周末都能去!可是不要工资,我得到奖金就还治疗费给您,其实我爸说现在再凑点也能先还给您,我只是很想跟着您学习所有能学的东西。”

    万长生想想:“热血和感激只能是催化剂,而不是源动力,付出了劳动就应该得到报酬,举个例子,九月份有位教色彩的吴老师你记得吗?”

    费雪雁非常认真的做听课状点头。

    本来远远在周围转悠的徐朝晖竖着耳朵也靠近些,丁晓鹏他们啼笑皆非的想把他拉开,万长生招手示意无所谓,大家都可以来听听,结果全都围上来了,连本来在边上的林老师也好奇。

    搞得万长生态度也正经些:“他们巡讲的课时费其实很高,过来如果按照一周两周的时间上课,我们的压力很大,本来我想他们能每周来个两三天就好了,但吴老师是第一个主动要求过来给我们长期上课的,我也不好泼冷水浇灭大家的热情,所以更不能降价要求他们来,但这里其实吴老师私底下给我说不收钱都可以,可她不会公开在群里说,明白这个道理吗?”

    高中生还得仔细想,林老师脸上已经有些笑意了。

    丁晓鹏他们不过一年的时间,就感觉长大了很多,试着问:“是……不想道德绑架?”

    万长生深以为然的点头:“这也是种人情世故,她觉得这件事是交情或者友谊,可以不收或者少收,但别人不一定这么看,如果她抢着说不要钱,别人也要么不参与,参与的也不好意思开口说钱,但做起来肯定情绪状态受影响,这最终受损的是谁呢?雁子你明白这个道理了吗?也许你出于感谢或者家里不缺钱,不收这个钱,让别人因为你的做法,也不好收钱了,怎么办?”

    丁晓鹏恍然大悟:“哈哈,怪不得吴老师给这边带了一大批颜料,说是她那边剩的,这做派可是真讲究!”

    万长生其实更像是在说给徐朝晖听:“在学校只需要面对书本跟学业就行,但进入大学越来越多需要和各种人情世故打交道的经验态度,知世故而不世故,才是最成熟的善良。”

    费雪雁深深的给万长生鞠个躬:“我懂了。”

    徐朝晖挠头!

    玛德,这个比高考考七百分难多了!

    所以万长生最后干脆给费雪雁从现在就订了份报酬,不高,每个月一千五,暂时作为美术高考强化班的联络办事员,其中还包含了电话费。

    毕竟整个大美社的成员全都是学生,能够现在就待在二中的,就费雪雁和徐朝晖,与其说像原来打算的拜托麻烦林老师,不如从现在就锻炼有心的人。

    晚上再跟贾欢欢一起吃过晚饭,一车人返回江州。

    这回贾欢欢就没那么难舍难分了,一来还有一个多月就放寒假了,二来费雪雁真是把小师母当长辈来尊重,搞得还低一年级的欢欢很不好意思,始终积蓄不起那种分别的情绪.

    嘻嘻哈哈的还给大家分享自己昨天晚上做梦梦到长生哥了。

    丁晓鹏他们男生表情还好点,俩女生就有点八卦中带点讪讪,讪讪中又带点好奇的复杂,想跟杜杜站队,又忍不住想听。

    还好贾欢欢的重点是:“是个恶梦,真是吓死我了!”

    这下连万长生都想听。

    贾欢欢绘声绘色:“好像是什么纪念日去高档餐厅吃饭,旁边有钢琴,有花儿,气氛真的太漂亮了,然后忽然长生哥就在墙上画了什么好漂亮的画,好多人都在鼓掌,我也挺高兴的,谁知道他一转头,深情的看着我说‘看会了吗,看会了你来画一幅’……吓得我马上就醒了!幸好是个梦!”

    众人前面其实听得有点尬,感觉是个小姑娘的粉红梦,可后来忍不住全都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俩女生都觉得贾欢欢真有可爱的地方了。

    费雪雁更是使劲捂嘴肩膀抖个不停。

    也就徐朝晖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好笑的。

    贾欢欢还后怕的拍胸口:“我估计还是最近摸底考试太多,把我考得都有点神志不清了。”

    万长生怜惜的帮她挟点脑花:“多吃点,多补补……”

    欢欢嫌弃的吃了,回点腰花给万长生表示礼尚往来。

    出发的最后时刻,万长生本来想拜托费雪雁照料下贾欢欢的成绩,可想起来这位去年高考可是弃考的大神,惹不起,没敢说。

    贾欢欢则忙着挽了费雪雁回教室。

    想听万长生在江州的斗争故事,特别是那几个陷害长生哥的坏人罪有应得了。

    费雪雁也是被拉进大美社的群里,才知道这件奇闻的来龙去脉。

    而且现在已经进展到第二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