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37、野火撩不得
    包括回程的路上,奔驰越野车里讨论的都是这场斗争。

    本来只是丁晓鹏他们在群里开玩笑。

    没提苟老怎么找万长生求情,只说打电话来问的老师教授不少,万万说这件事对他是损人不利己,不管怎么说那位茅老师肯定不会感激大美培训校的报警制止了他网犯罪道路走得更远,这份帐多半要记在万万头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好些人都觉得确实是这个理儿。

    鼓噪着咱们总不能当了受害者,还帮别人数钱吧。

    任何想从这件事里面获利的人,都得先问问大美社乐不乐意。

    这就是抱团以后很容易形成的心理。

    万长生性格温厚,可以不在乎,但大美社不背这个锅。

    因为从事件爆发出来,蜀川美术学院内部的确有很多这种声音。

    不但不责怪茅东阳坏了规矩,反而说什么唇亡齿寒,不留情面,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居然闹到打官司,要害人坐牢毁了一生!

    更有范老师的同学学生成片鼓噪,痛骂大美培训这边自己管理不善,现在却推诿到一个不懂法的弱女子身上,诅咒万长生生儿子没有py。

    这个世道就有这么黑白颠倒。

    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也许前段时间万长生太红火,早就有人在等着看笑话,现在不遗余力的嘲讽抨击。

    因为万长生被指名道姓,所以还有人绘声绘色的说是因为争风吃醋。

    前段时间来蜀美艺术史课堂上那位让人惊艳的美女,就是女主角。

    这就更带歪了节奏。

    杜雯听了是冷笑。

    她的做法是请教律师,根据现有的所有细节来说,这个案子可大可小,因为法律这个东西嘛,很多细节都是模棱两可的,情节严重才能定刑,而这个鉴定标准就很含糊,五十条是个基本门槛,十倍五百条的确就算是严重,可也得分信息重要性。

    银行账户、个人隐私行踪这些专业机关才能查到的信息肯定是重要项目,光是个手机号……那就看怎么说了。

    至于是不是引起严重后果那更是可左可右,对大美培训机构来说这是天大的事情,对整个社会来说,也就是两家机构的商业竞争而已,没多大直接危害。

    总之很多细节就在一念之间。

    除非大美培训校这边能施加很大的压力,没准儿毫无背景的人,也能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说不定茅东阳还真有可能不坐牢,只是给万长生培养了个充满恶意的仇人。

    那就更不能让最后大美培训和万长生来承担这个恶名了。

    于是在英明的杜杜领导下,黄敏等主力马上成立了个小群,话说女生拉小群这个习惯还真是出神入化,七八个人带头把整件事梳理清楚。

    万长生他们还在蓉都参加考试,这边的伙伴们就发动起来,在各种蜀美的班级系别群里传播小道消息了!

    “……幸好学生会主席当时想撮合两边合作,才发现龙王庙被大水冲了,那个版画系的老师居然偷了培训校几百名学生的资料,来挖墙角……”

    “真心要感谢感谢那位工业造型的吴师兄,不是他说起茅老师在抄袭大美培训校的教学计划,都发现不了被偷了学生资料……”

    “大美培训学校是有雄心壮志的,想要做成专业预科培训学校,培养最有才华的艺考生,光是这个十二月就投入了几十万的广告费在江州电视台打广告,结果吸引招揽来的客户信息,也被一股脑偷了去,现在已经把这些信息报给警察机关了,情节当然很严重了……”

    “拜托那些帮某位老师洗地的人看清楚,大美培训校明年整个投放几百万的广告费用吸引考生,现在被某位老师窃取资料,还能说是小事情,真真是罔顾事实……”

    “我来给各位百科下什么叫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五十条起步,无论用什么手段盗取这种信息,都已经犯罪了,你们在帮一个罪犯争辩,祝愿你们全家人的个人信息、私人隐私也会被盗取散播,不知道那时候你们还会不会泰然自若的讲情面……”

    事不辨不明,接二连三抖搂出来的事情内幕,越来越详细的勾勒出这家目前蜀川美术学院周边人数最多的艺考培训校情形。

    艺考培训校对于大部分艺考生来说,都是进了美院之后就很少关心的部分。

    大美培训校也搞了好几年,老曹他们毕竟是几位有声望有底子的画家,当初办学理念就和很多小培训班不一样。

    所以吸纳的尖子生也比较多,每年考上蜀美的总有些人数,现在分布在个个年级专业,终于有点想起自己曾经就读过的地方。

    理智的声音,思考的目光开始越来越多出现在各种班级、系别群里,再有人想挑动话题骂万长生和大美社的时候,很容易被理性的围观或者群起而攻之。

    “事情很清晰了,做错了就是做错了,还一股脑推到受害者头上说不留情面,是不是有点装委屈?”

    “是不是犯罪自有警察法官来定论,就不要在群里无事生非了。”

    “别的人不敢说,万长生的品性,可能全校师生都看着的,我们雕塑系好些年没出过这样优秀的新生了,再这么没有下限的帮着洗地,只能说明是嫉妒。”

    “老兄说话说清楚,是我们国画系的好不好,就算是双学位,雕塑系也只是选修,他的本科专业是国画跟篆刻,谢谢。”

    “哈哈哈,实名嫉妒楼上两位……”

    于是冷嘲热讽大美培训校和万长生的声音在这两天就被压下去了。

    但事情终究还是朝着小群商量引导的方向开始发展。

    只是助力有点出乎意料。

    本来杜雯她们这几个女生就是想引导下风向,让所有人都知道,居然是万长生说的那位笑里藏刀学生会主席走漏了消息,看能不能分担下舆论压力。

    果然有些言语就转移方向,大骂吴桂波是小人,枉自茅东阳把他当老乡小弟,还算照顾,居然吃里扒外捅刀子!

    这就是八卦消息的主要目的。

    并不因为吴桂波有意无意的戳破了茅东阳的谋划,就对他感激涕零。

    反而是这种见风使舵的家伙更要提防,连万长生都没阻拦这一波的操作。

    本以为对吴桂波有这样的苦头,就够了。

    所以回了江州,他这几天破天荒的都住在培训校,给刚刚经历了过联招或者多了一次校考的艺考生们总结经验。

    顺便也避避风头。

    结果不知道哪里突然冒出来一股邪风,吹得呼呼的,接力在各种群对吴桂波全力开火!

    “只会阿臾奉承的讨好领导,在乎自己那点个人利益,从没想过把美术学院的学生会工作搞出什么成绩……”

    “两年多,蜀美学生会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拿得出手的活动业绩,从来在全市高校联谊会里面就是隐形人!”

    “嘴花花的不干净,老喜欢找些女生进学生会,难道是幻想在组后宫么,醒醒吧……都21世纪了,听说还有暗示潜规则的事情,欢迎姐妹们爆料……”

    这个瓜就太劲爆了。

    本来美术学院的学生会存在感就很低,热衷于艺术的学生们不太感冒学生会政工那套,在全市高校里面也很难形成什么影响,难道搞活动给大家画两幅画?

    美院的学生只在乎画了画、做了雕塑、搞了设计给不给钱,没那么多兴趣参加莫名其妙的活(bai)动(gan)。

    所以包括上面老师教授领导大多专业出身,也不会对学生会要求什么,无功无过即可。

    但最后这条爆料就太直白了。

    而且还真材实料,确实有好几个女生爆料上了他的当……

    青年教师因为非法获取考生信息,被警察局叫去调查的事情,哪有这种学生会主席的桃色新闻瓜好吃。

    整个风向立刻转得毫不眷恋。

    这会儿根本没人在乎什么信息盗窃案了,成天都在各种群里八卦:“那位主席又有什么笑话……”

    “有有有,昨天晚上我在群里提到主席当初那个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的讲话,有宣传部的领导说川剧落后,得罪了蜀川人,主席说人民喜闻乐见的事情,你不喜欢,你算老几……后面就感叹了几句,主席还真是平易近人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见这一句,就在群里@我很谦虚的说,我也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架子的……”

    还有截屏对话记录。

    迅速又被疯传,看见的人都乐疯了。

    一直很没存在感的吴桂波,竭力想让自己这个学生会主席有些分量,现在终于出名了。

    在美院就成了个大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