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57、找个战友分担火力
    万长生其实主要是来接欢欢回家的。

    高三了,贾欢欢也站在冲刺线上,但纵然是这样,也改变不了她的本色。

    高三女生已经放了两天假,却没有单独回家。

    接了电话早就等在小区大门外的路边,喜笑颜开的爬上越野车翻跟斗:“放假喽!回家喽!”

    万长生把一大包行李搬到后备厢,把车开得慢些,怕摔着了欢欢。

    可贾欢欢精神抖擞的爬到中央扶手箱,先重重的搂着万长生脸上亲一口,再仔细观察:“又帅了!”

    万长生哈哈哈大笑,发自内心的轻松写意,在外面各种劳累都不见了踪影:“你也是够自恋的,哪有这么自吹自擂的?”

    贾欢欢认真:“真的嘛,二中都有好多女生拿你照片当手机桌面了!”

    万长生羞愧:“我没有卖弄风骚啊。”

    贾欢欢搂住他的脖子解释:“真的,这次的美术生班来二中,校长特别在全校大会上提出来,说你还给他们设立了五十万元的高考奖金,可把女生们吃惊得不得了,我知道倒也不是为了钱,但就觉得你人品好,好到天上去那种!”

    万长生只能说:“小孩子还不能清醒的认识本质。”

    贾欢欢嘻嘻笑:“你是不是觉得我也是小孩子?”

    万长生惊觉:“没有没有,可能因为我现在在教艺考班,把高中生都看成我的学生,只要考进大学就不是小孩子了!”

    贾欢欢使劲攥拳头:“我一定能考上的!”

    万长生分享自己的打算:“下个学期我可能会抽空过来督促这个高考班,也就会经常过来督促你的学习了,不会影响你的高考成绩吧?”

    贾欢欢乐得又到后面翻跟斗。

    不过等回了观音村,还没下车就被各色亲戚老乡围了个热闹,她立刻摆足了小媳妇的姿态在副驾驶挥手致意,但学得更像是领导人检阅部队。

    下车以后,亦步亦趋的抱着万长生的双肩包,低眉顺眼的跟在旁边。

    得了好多乡亲赞扬:“贾家小妞真的长大了,有嫁人的样子!”

    “欢欢,怕是再过些日子就要叫你万家小媳妇咯?”

    贾欢欢立刻想眉开眼笑的点头,可看见孙二娘在前面立刻又收敛些。

    孙二娘哼哼的针对儿子伸手。

    万长生还楞:“啥?”

    孙二娘提醒他:“以前都知道给我买礼物的!”

    万长生真没这个习惯,关键是这次回来也没杜雯提醒他:“哎呀,不好意思,这段儿真的挺忙,忘记了,而且这半年还没赚着钱,下学期一并给你补上!”

    孙二娘哼哼哼:“没赚着钱?我可听说你把钱拿去买房子,都没说给你妈买点化妆保养品!”

    周围的亲戚们赶紧起哄,但万家孙家的嘘声,和胡家贾家的欢呼肯定不一样。

    贾欢欢终于炸毛:“买了!就是买了,还买了两套!我一套……”

    万长生一把抱起贾欢欢,捂了她的嘴,在亲戚们一片唯恐天下不乱的喧闹声中狼狈而逃。

    回了自己小院才哀求:“你跟我妈斗什么嘴啊?”

    贾欢欢蹦跳着检查几个月来的房里是不是有灰尘:“又不是我一个人买,凭什么就记在我一个人头上,雯姐也有套房……”

    对于她这种奇葩思路,万长生无力的滚到自己床上去:“我的天哪!欢欢,你要我说多少次,那房是买给培训校做老师公寓的,今年可能培训校要赚大钱了,我一定把那套房钱拿回来,就不是我买的了。”

    贾欢欢嬉笑着跳上床来跪在旁边看:“雯姐后来去陪你没?”

    万长生不能撒谎:“十一月底到了江州的,但不是……”

    贾欢欢抱他的头放自己跪坐的大腿上:“那就行了,我看她后来都开心很多,你肯定也开心,她说你那个石雕还送到平京去当了很重要的标志,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她,能够帮到你,现在我就只能像个小孩子。”

    万长生抬眼,他能感觉到自己心里那种纠结了,但是以他受到的家国天下熏陶来说,又不应该为这种儿女情长的小事情烦恼啊。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痛苦?

    万长生也没感到很艰难困苦,说不出来这种感受。

    仰头对视。

    贾欢欢低头看着他,双马尾的浓密长发,虽然不是那种烫过的笔直顺滑,却也带着健康的黑亮倾泻下来,衬着浓眉大眼的瓜子脸,终于带点淡淡的忧伤。

    应该还是她那八点二十的眉毛透出来心底感情,一点点偶发性的情绪。

    所以万长生带着愧疚,想了想很认真:“欢欢,没有姨太太,我也不会跟杜雯背着你有私情,我跟她是朋友,说好了也说清楚了,你千万不要在意别人怎么看怎么说,你就是最好的欢欢,读大学对我们来说是个很重要的转折点,进入大学以后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样了,我觉得我有了很多责任,就为我们幸运的能过这么好的日子,我都有责任要帮别人也更好,但这只是我对别人的态度,我们俩一直都没有改变过,我们是要做夫妻的……”

    贾欢欢怎么会读不出来万长生的认真,眼眸里原本就没有的阴霾,随着话语逐渐带笑,让眉毛也翘起来,更是放软腰俯下来要亲到长生哥脸上。

    结果就在刚要接触上的时候,孙二娘走到门口哎哟有的夸张:“没过门呢!干嘛,贾老大!还没过门呢!快来看看你幺女……”

    终于把贾欢欢羞得蹦起来,趿了鞋冲出去,但经过门口时候,又忍不住对婆婆咦咦咦的做个吐舌头鬼脸!

    孙二娘更没好气,过来踢起身的儿子:“人比人,气死人!”

    万长生对他妈也是这个态度:“您别再提杜雯了,我说了要照顾欢欢一辈子,从小我就喜欢欢……”

    孙二娘漫不经心的摆手阻挡了:“不用说你们万家那套破规矩给我听,都什么年代了!前些天过来那个眼镜妹子,我说都比欢欢讨我喜欢。”

    万长生无奈:“妈,那是我徒弟,我跟欢欢要过一辈子,您就别让我两头为难了好不好?”

    孙二娘纳闷:“我这是为你好,杜雯好不好,我们娘儿俩心里都清楚,她知道贾欢欢吧,有我电话号码都从来没有跟我说什么,也就元旦给我说了句新年快乐,这姑娘明白得很哪。”

    万长生无力:“我跟杜雯是朋友,她聪明机巧,那都仅仅是到朋友这个层面,你真的想我有出息,就让我不要为了这个事情犯愁,我现在已经有很多事情在做,就别让我为了这种家长里短的小事情费神了好不好?”

    孙二娘叹气:“当断不断,必成后患,以后有得你心烦……”

    万长生感觉家里待不下去:“我到画室去看看,然后就去碑林给爸和老祖宗们上香,除夕过了我可能要去趟平京,那会儿再给您带礼物,好不好?”

    孙二娘对杜雯那口字正腔圆的京片子印象太深了,眉毛一动:“偷偷去看杜雯?”

    万长生又想滚到床上去捶床板了:“不……是……的!我师父要给我介绍什么前辈,哎,不跟你说这个了,简直是说不通!”

    孙二娘坐在不知道传了多少年的太师椅上,看着儿子出去的背影哼哼哼:“还提都不能提了?”

    不过她也不会主动去给杜雯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