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60、冷暖自知
    所以万长生也理所当然的执弟子礼,接过了治丧的责任。

    好像真的就是等着万长生来说出那句一直咽不下去的话,苟教授当晚就去世了。

    哪怕是在寒假,只要还在江州的院领导都来了医院。

    但接下来给苟教授守灵的时光,就太冷清了。

    按照江州蜀地这边的习俗,通常都是直系亲属守灵三天三夜,然后再火化。

    苟教授和关老太太两口子无儿无女,万长生先挑起这个晚辈的担子来。

    照例在殡仪馆摆了个灵堂接受吊唁三天。

    也幸亏有贾欢欢跟着一起,在气派宏伟的殡仪馆楼上楼下到处跑着缴费安排杂务,让万长生起码能以弟子之礼一直守在冰棺旁。

    关老太太也能一直坐在偌大的吊唁厅边角沙发上嗑瓜子。

    因为除了第一天上午,大年三十来了一波蜀川美术学院的教职工吊唁,下午就开始冷冷清清了。

    惯常蜀地这种吊唁场所,都是摆了好几桌麻将,叫做打丧火,算是丧事喜办的热闹场面。

    这里连一桌都凑不齐。

    本来院方要组织治丧委员会,安排工作人员,都被老太太婉拒了,说大过年的不要耽误任何人,一切都交给万长生来负责吧。

    院长看看,反复叮嘱下万长生,才拜别而去。

    万长生自在得很,拉了一把椅子坐在遗像香台边,怀抱抽空回办公室取换洗衣服时候搬的大印章石。

    慢条斯理的给苟教授雕一尊啤酒瓶高的头像。

    有人来,他就放下东西,恭恭敬敬的接受吊唁、答礼鞠躬、再陪伴恭送。

    人少当然也有放春节假的原因,经济条件普遍不错的美术学院老师,大多春节都选择旅游度假,出国的更是比比皆是。

    老童没回来,赵磊磊好像去东南亚了,老曹跑东北去感受冰天雪地,闻讯发来消息的很多,但来到现场的人真是非常少。

    也就郭槐生大年初一风尘仆仆的从什么地方赶回来,非常恭敬的告辞送别了苟老。

    但是等他发现万长生居然坐在那刻雕塑,又有点按捺不住的想看。

    最后明显是花了洪荒之力才忍住指点几句的专业口吻,直奔机场而去。

    其他主要还是退休教职工。

    万长生都以礼相待。

    关老太太比他更淡定,除了嗑瓜子就是和贾欢欢聊天。

    换了任谁哪个年轻姑娘,陪着男朋友来拜祭过老师,自己都可以有理由去休息逛街,何况这还是在大年三十初一的几天。

    根本不需要在这里干坐着。

    贾欢欢却理所当然的陪着万长生。

    服侍一老一少。

    万长生是一静,她就是那一动。

    充满生机的活蹦乱跳,哪怕在到处都充满压抑气氛的殡仪馆,她都能带着娇憨的笑容挽着老太太说话。

    谈论万长生的爷爷,六姨婆,还异想天开的问要不要打电话叫婆婆带一帮亲戚过来打麻将,反正在家打也是打,这里来也是一家人。

    要不就干脆邀请关老太太去观音村养老,有寺庙静心念佛吃斋,也有大把的人陪着打麻将。

    关老太太就乐:“怎么你们那动不动就打麻将?”

    贾欢欢更理所当然:“不打麻将才老得快,脑子都转不动了,您会吗,很简单的,要不我们先用手机下个麻将打着玩吧。”

    她主要觉得灵堂里面听不到麻将的声音,简直不正常。

    关老太太看那坐着自己也仿佛一尊雕像,只有手部在运作的万长生:“长生有你,是他的福气。”

    贾欢欢吃惊,连忙摆手:“没有没有!长生哥是文曲星下凡咧,嘻嘻,我们家一直都这么说。”

    万长生不言语。

    老太太乐:“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要多夸奖他,这就对了!”

    刻东西的万长生都哈哈笑了。

    这下贾欢欢就更喜欢老太太,骄傲的双手叉腰:“本来就是!”

    老太太居然说:“还不够,你看你看,你们俩肯定是你家务事做得多点,对吧?”

    贾欢欢赶紧护着:“他有很多大事情要忙,我就会做点家务事,应该的应该的。”

    老太太竟然当着万长生教:“男人呢,其实无论多少岁都是小孩子,在外面无论怎么拼命努力,承受多大的压力,回到家只要有人夸就心满意足了,总没有那个男人希望精疲力尽的回家,听老婆教训他一无是处吧?”

    贾欢欢实事求是:“长生哥又不是那样的男人!”

    老太太传授毕生功力:“你看他不怎么做家务,但只要偶尔做点,你就要表扬,我觉得我很幸福啊,我小时候就一直梦想,要嫁一个又能赚钱养家,又能帮我分担家务的丈夫,我妈还说我做白日梦,根本不会有这么好的男人,结果我不是找到了?”

    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后面还换了点腔调改变角色,好像是真的在对那个不苟言笑的丈夫撒娇表扬。

    万长生都惊呆了。

    他看到过苟教授和关老太相敬如宾的模样,没想到可以深情到如此地步。

    估计外人眼中严肃古板的苟教授,在家承包了所有家务吧。

    贾欢欢更张大小嘴惊叹,肯定更想不到老太太还宛若少女般调皮,明显带着哄人的口吻啊。

    老太太白发苍苍的脸上没有哀伤:“这种赞美表扬,刚开始说起来确实有点别扭,但是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就如鱼得水恬不知耻了。”

    她还自己乐!

    贾欢欢看眼万长生,估计是酝酿了下,还做不到张口就来。

    关老太肯定炉火纯青:“基本方针就是没有原则,没有下限,把握住比他有钱的没他帅,比他帅的没有他有才华,比他有才华的没有他顾家,比他顾家的又没他有钱,对吧?”

    贾欢欢已经开始入门,慢腾腾点头:“本来就是啊……”

    老太太乐得像个孩子:“好,以后我就收你做徒弟了。”

    万长生又偷偷看眼关老太,好像有点明白什么。

    苟教授可以在美术学院几十年上上下下得罪那么多人,还是硬着骨头坚持自己那些做法,估计他是真不在乎外面的恶评如潮。

    因为回到家里,他就有最美满的幸福。

    这让万长生雕刻头像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多了几分柔和。

    本来差点刻得像鲁迅大爷那么刀切斧砍的,现在还是想给老太太留下个她喜欢表扬的帅老头。

    所以公开吊唁的三天,对万长生来说一点不难过,甚至还有点享受。

    三十晚上,初一早上,手机里面充满了来自各方的祝福。

    万长生用一则朋友圈解释:“家有长辈仙逝,暂停稍候。”

    管理群里面也说了声。

    大家肯定是不知道,苟老算当初坚持要取消万长生成绩的领导,听了这个消息还有点唏嘘。

    万长生也就更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欢欢了。

    其实这种装修豪华的殡仪馆上下好多层楼,中庭挑空跟大酒店似的,所以每个吊唁厅都有配标间休息。

    万长生让欢欢陪着师娘吃饭睡觉照料。

    自己最多只是偶尔打个盹,主要都是进入这种创作亢奋中来。

    也是从舞台雕塑的最终版开始,万长生的雕塑风格开始接触不那么具象的一些象征手法。

    譬如他准备雕琢苟教授头像时候,下意识的就会想到鲁迅最著名的几尊雕塑,往往都是非常斑驳、刚劲的风格,甚至有些连面部都坑坑洼洼。

    这都是雕塑家为了表现这位以笔做刀枪的斗士风格。

    总不能做得圆润富态,跟和气生财的弥勒佛一样吧。

    苟教授一直都是都在跟人斗天斗地。

    可听了关老太的描述,万长生开始改动,他不在乎别人眼中的苟教授是什么样,只想把这作为一个纪念品,送给师娘的同时,也给自己一个告诫。

    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的内心。

    不要仅凭一点点表象就判断别人是怎样。

    多了这一层想法,未来再看见其他人的时候,就会更有思辨的方向。

    所以到三天吊唁期完成,按照流程送去火化时,欢欢扶着老太,万长生端着遗像,甚至都没有刻意通知学院方要个什么规格,就是一家人自己的事儿。

    这时候关老太手里捧着的就是那尊头像了。

    一尊让她都吃惊的头像。

    万长生竟然抓取了他看见苟教授轻言细语给妻子请假打电话的表情!

    所有人印象中不苟言笑的严肃老者,那一刻有点讪讪又小心的表情,肯定只有老太太自己才熟悉。

    所以当最后的时刻,一直轻松自如的老太太,没有别人呼天抢地的阵仗,只是亲吻着那尊头像,才终于潸然泪下。

    可泪水也挡不住她带着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