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61、因人而异
    没有下葬。

    老太太要求把骨灰盒包起来带回家去,不需要埋葬在这个阴冷的公墓。

    万长生就一直抱着放副驾驶。

    贾欢欢全程扶着老太太。

    大年初二的晚上,万长生本来是想让老太太散会儿心,干脆先采纳欢欢的建议,一起到观音村休养几天,免得回家触景伤情。

    可老太太很刚的拒绝了:“你师父本来身体就不好,算是满意而去,所以没什么伤感的,我还有事儿要做,先回去收拾东西,调整自己的生活习惯,你回头什么时候过来把他那几块印章拿去了,反正等我电话吧。”

    万长生哪里会惦记印章石价值几何,嗯嗯点头开车:“那我暂时也就不回宁州了,本来后天就要开始给培训校的教务处开准备会,初五进行新学年报名,可能要忙到初十左右才会回去看一下结束寒假,您有任何事情,随时打我电话。”

    老太太也要了欢欢的电话:“下次再跟你去观音庙玩啊。”

    贾欢欢笑着送老太太进楼,老太太拍着贾欢欢的手告别了,小姑娘就没再坚持要送老人家上去。

    年轻的小两口回到车上。

    万长生有点抱歉:“先找个酒店好好休息下,然后在江州轻松的玩几天。”

    他累得话都不想说了。

    贾欢欢却提出:“雯姐那个房子不是空着的么,不用到外面浪费吧,我们回家休息,你才是应该好好睡一觉。”

    万长生确实有种疲惫到脱力的感受,更懒得争辩,默默的开车过去。

    可贾欢欢坐在副驾驶,脱了鞋抱着自己膝盖把脸蛋放在上面,小小的一只,想了好一阵居然说:“还好我们是……三个人,要是谁先走了,起码不会像师娘这样孤独。”

    疲劳驾驶的司机差点把方向盘都撞旁边电线杆上!

    但也只能说:“你看出来师娘孤独了?”

    贾欢欢有种莫名的感受:“她一个人进楼的时候,我差点就想哭了。”

    万长生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柔软小手指:“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要记得经常表扬我。”

    欢欢噗的一声破涕而笑。

    事实证明,欢欢的指示是对的。

    这么漂亮的房子空着却去住什么酒店,那才是浪费。

    上回只是匆匆一瞥,今天贾欢欢才认真的把整个房子到处转悠了下,最终确实被那号称航空头等舱享受的皮沙发舒适度给吸引了,哈哈哈的坐在上面只晃悠。

    等她想起找万长生分享的时候,才发现撑了三天的家伙已经倒头在他以前的卧室床上酣睡。

    做个鬼脸,欢欢端来盆热水,帮万长生脱了鞋袜衣裤,擦拭洗干净盖好。

    然后才哼着小调把自己洗白白,换上这两天买的睡衣,钻进万长生被窝里时候,还带着乐滋滋的笑。

    可她这几天还是休息了的,又精力旺盛,性子豁达,先用各种姿势把万长生的双臂当大狗熊娃娃似的摆来摆去,用各种姿势抱着自己睡。

    这是从半年前暑假要开学时候睡到一起的,哪怕没做什么,小时候也没少一起睡,反正也是迟早的事儿,两人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感,很习以为常。

    但贾欢欢现在可是懂了不少,这个学期还突击钻研了很多,一个人在那傻乎乎的嘿嘿乐。

    估计还是耳根子热,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更不忍心吵醒疲惫的长生哥,最后居然摸出手机来给杜雯,说了自己今天的三人感受。

    那边杜雯有点慢吞吞的分成好几句回应:“呃,不,爱情是独立而自私的,不可能有那种旧社会的状态,那不道德,也对不起爱情。”

    “你说到的这位老太太,她美好的感情,不也是建立在老两口一辈子的相濡以沫吗?”

    “万长生不会背叛你,跟我有什么私情的,他不是那种人。”

    贾欢欢也有点迷惑:“可我知道他肯定喜欢你。”

    这个杜雯就回得快了:“我想应该是欣赏,你不把我当成坏女人,防范我跟他接触,除了因为你的善良,也是我的幸运,我不会伤害这份善良的。”

    贾欢欢疑惑的在被窝里挠头,想想才打字:“本来……今天他订了票要和师父去平京的,没准儿还能跟你聚聚。”

    杜雯发个撇嘴表情:“他不会因为私事主动联系我,更不会把这种行程跟我说,我知道他是不想耽误我,可这辈子的事情已经这样了,先让他好好休息吧,后天应该就要复工上班了,我争取提前过来协助下,我这个春节在蓉都过的,也没给他说过。”

    贾欢欢马上承认:“我们现在住在你那房子里,我的房子在装修。”

    杜雯居然不知道这档子事:“我那房子?”

    贾欢欢连忙随手拍两张卧室:“去年他就买了说是给老师当公寓,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

    杜雯沉默了好一阵。

    贾欢欢除了发几张自己上次来就拍的照片还解释:“他过生日那次我来就想给你说,他说不许说。”

    那边才回应:“回头我来看看。”

    贾欢欢还比较:“我那房没这个大,一室一厅,但是那边真的很热闹,出门就是商业中心美食一条街,离医学院也只有几步路,以后我肯定不愿意住寝室。”

    然后再憧憬:“我也想装得这么好看,可长生哥说是他们自己弄的,不都是请工人弄吗?”

    顺便又发了两张上次去医学院周围买房子时候的照片,不是炫耀,而是介绍,带点我到你家住了,你也可以去我那边的坦然。

    甚至还发了张那次自助餐的照片,强烈推荐这家餐馆好吃:“下次我们一起去!”

    杜雯终于有些难以理解:“你真觉得那种三个人并存的关系可以接受?”

    贾欢欢认真的想了想才回答:“我也挺喜欢你呀。”

    杜雯无语。

    但万长生这一觉,是真的睡了个昏天黑地,第二天下午才醒过来。

    贾欢欢已经洗了衣服,做了饭菜,优哉游哉的在外面坐摇摇沙发上看联欢晚会,发现摇摇晃晃出来的万长生,欢呼一声直接跳他身上:“这个沙发好舒服!以后我们家也要买一个!比我们在二中那个房子里面的沙发舒服多了!”

    万长生睡眼惺忪的一把接住,也放松把自己摔进沙发里,抱着欢欢晃悠几下眼皮都觉得重新发沉:“好!这是真的舒服,我们那边那个沙发看着豪华,实际上就是个样子货,我想在知道那些雕花都是压模……咦,你说我们买个回去孝敬我妈怎么样,我那车应该能装得下。”

    贾欢欢对婆婆不感冒:“随便吧……嘻嘻,我去给你盛饭过来喂你吃?”

    万长生连忙跳起来:“我上厕所,洗脸漱口呢,不是说了要我尽量做点家务事,你才有机会表扬我吗?”

    贾欢欢哪里舍得:“我习惯了嘛,有你喜欢吃的麻辣鸡丁,我就没做蒜泥的了,嘻嘻,味儿太大。”

    亲昵的青年男女这样生活,不是万长生还有点定力,早就翻云覆雨了。

    万长生为难:“理论上来说,因为明天我要上班开会,后天可能要开始忙,今天晚上很应该跟你去看个电影什么的,可你已经四五天没有温书了,我又觉得不该让你玩?”

    贾欢欢心怀鬼胎的言不由衷:“啊,没事没事,我有手机上的做题软件,你忙吧,你忙吧,要不要我们吃了饭去你办公室?”

    这个建议才是最合万长生意的:“那倒是好!”

    于是等晚上万长生站在自己熟悉的雕塑台边,开始试着酝酿给师父再做个头像,贾欢欢就贼笑着靠在沙发角上,居然有点期待三个人出去玩。

    这就是杜雯最难以理解的,感情永远都是自私的,连父母孩子之间都有可能产生嫉妒心理,青梅竹马怎么会不在乎她这么个第三者介入呢?

    也许只能说是万长生太不好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