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62、暗度陈仓
    初四上班,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可能有点抱怨。

    可已经休息了一个月的大美培训校员工们,个个神清气爽,甚至还充满期待。

    因为大家都知道后台堆满了报名申请表!

    要知道还在放假前,校考前就已经接收了超过八百份报名,考后这一波肯定会带来惊人的暴增!

    虽然所有的宣传都强调是初五报名。

    但实际上从初三晚上,万长生和贾欢欢到办公室去,就发现有不少外地牌照的车辆已经停在楼下车库,保安也说这些家长就带着子女住在外面的快捷酒店,说是等着现场报名的。

    万长生他们说是只报名三天,其实不过是广告组的大一学生们似懂非懂的搞什么饥饿销售,敦促所有艺考生和家长尽量早点来报名。

    毕竟整个艺考培训的学费,是按照学时长短来计算的,反正所有教学环节都要配备,单位时间内学生越多,成本也就平摊得越低。

    刚开始自己钻研广告推销学之类的广告专业学生是这么在会上提出的。

    可这些捡了半截就开跑的菜鸟,根本没想过如果这种供需矛盾本来就很大的话,搞什么饥饿销售啊!

    初四一早,从发现大美培训机构开始有人上班。

    前来探头探脑的学生家长就赶紧前呼后拥!

    上学期扩展起来的十六名行政员工,在办公室主任许大妈的带领下本来正在忙着重新建立工作秩序,好在大多数工作准备在放假前已经做好了。

    现在主要是检查各种文件、电脑的准备情况,主要是还准备开会讨论整个工作安排

    后勤组的宿管、食堂则以来就做清洁。

    教务组也在陆涛的带领下做教学准备,不过黄敏他们十多名第一批助教团队,要中午、下午、晚上才开始陆续抵达,所以教学准备会就要晚点。

    这一切都在十点多以后被冲乱了。

    大量的学生家长和艺考生,开始不顾楼下园区保安扯出来的隔离带,成群结队的涌上楼。

    万长生发现这种情况以后,不得不要求所有人都开始接待报名!

    钱啊!

    这都是滚滚而来的钱啊!

    关键是家长们也不在乎这几万块钱!

    感觉交了钱就能让孩子读上重点大学,这特么算什么啊?

    甚至还有喜笑颜开的父母,从交钱就忍不住乐:“搁这儿好好学啊,好好学画画,哈哈哈……”

    看样子是想彻底脱手!

    连陆涛他们都不得不过来协助报名收钱。

    学费、住宿费、伙食费、材料费……

    滚滚的钱就像暴雨倾盆似的,真从天上这样哗啦啦的掉下来!

    办公室本来的三台验钞机全都用上,烧得发烫!

    好多家长着急:“不能用手机支付转账么?”

    万长生想想也对,就拿自己的手机收账。

    还好办公室主任发现得早!

    赶紧阻止万长生:“家长几万块转账倒是没问题,我们收进来用不了啊,你这账户收进来是没有限制,可是根据银行法一年只能从账上支出二十万!多出来的钱全都需要手续费才能提现转账,可不是几十年才能用完?”

    万长生恍然大悟,只好说回头自己取了钱还回来。

    以往一直都是两三百人档次的收费,而且扯开到大半年陆陆续续报名收费的状态,谁知道这么搞的饥饿销售,让这种收费狂潮吓死人。

    光是看看那一叠叠放到办公桌边的钞票、小卖部找来的颜料画具纸箱装满一箱,就封上……

    那一箱就是几十万啊!

    陆涛他们是过来兼职做保安的。

    都心慌!

    没想到居然是贾欢欢来支招:“去找街对面的银行支援啊,只要我们把钱放到他们那里,他们很愿意提供这种服务的,从收银员到保安都有!我们庙里有时候就是这么做。”

    众人才恍然大悟,赶紧去联系。

    但贾欢欢也惊叹:“哇,这个快比上我们家赚钱的样子了。”

    在场忙得脑袋充血的众人,吃惊的回头看眼,充其量只能说是有点粉雕玉琢的好看小姑娘啊,哪里看得出来很有钱了!

    不过看她和万长生的表情,确实对这么多钱淡然!

    难道他俩家里真的有钱如斯?

    万长生看拿着枪的保安都来了,叫教学组还是赶紧准备自己的工作吧:“今天还只是个开头,我有个想法,得分组……不,是分班。”

    陆涛看看已经被银行职员重新清点装进铁皮箱子的一大堆钞票,有点难以置信:“艺考培训……老曹他们搞了这么几年,外面搞了十几二十年的都有,这也太……”

    身处这个风起云涌的年代,只能说陆涛的视野都集中在了校内这么点圈子里。

    万长生临时决定:“嗯,苏琦冬那边下个月在浙杭开课,你带两个助教过去一趟……问问范老师有兴趣去没有,你们过去学习考察,看看人家千人教学的场面是怎么操作的,我们蜀美虽然一直都不能跟国立美院比,但时势造英雄,现在我们是全国第一的报考人数了,哪怕很多人是在分考场,可只要我们把名声做出来,人家为了中考率,千里迢迢都会来的。”

    陆涛使劲搓手:“我这个教务组长……你还真是赶鸭子上架,我有点紧张。”

    万长生笑:“紧张就好,如果说一直对自己教得习以为常的课程失去了紧张迫切感,那就慢慢丢掉了进取心,只有现在这样你才会不停要求自己去学习,老陆,你现在的优势是经验,而大美社这帮助教里面成长非常快,他们唯一的短板就是这几年只能做兼职,一旦他们当中下定决心投身到艺考培训,就很可能出现新的苏琦冬、吴老师,因为他们的起点非常高,一开始就跟着金牌导师们在学习授课,你能不能领导好他们,让他们成名赚钱,始终留在这个团队,全靠你了。”

    陆涛更觉得压力山大:“啊?这不是你在领导么?我只是打酱油的!”

    万长生摇头:“在其位就要谋其政,我做什么呢,你看看,我想要你培养助教团队的天赋观察……”

    陆涛使劲双手梳头让自己清醒些:“什么天赋观察?”

    万长生拿自己的两个徒弟举例:“费雪雁的那种色彩敏感、超现实主义画法,国美的吴老师都说很有天赋,我是不太能理解的。”

    这点陆涛都比他广博:“确实有天赋,她跟米罗的画风很接近,纯粹心理意识流的画法,她这种天赋比较特殊,但不难发现。”

    万长生点头:“徐朝晖呢,就是具有很强的学习能力,但我觉得他更接近我,开放性的西方绘画思维不多,基本功会练得很扎实。”

    陆涛思考:“他俩的天赋确实不同,但徐朝晖未来的绘画艺术天赋到底有多少,还要走几年才能发现,因为他的学习能力确实太强,掩盖了很多艺术天赋的短板。”

    这有点像当初的万长生,全靠功底都能碾压,可他现在要表达的是:“这两种人分开,费雪雁这种特殊艺术天赋的尽量发现了凑在一起,徐朝晖这种学习能力强的又凑在一起,因为还有很多人是学得极慢,要慢慢教的那种,要跟这两种又要分开。”

    陆涛哦:“人多了,我们就能分开尽量用不同的教学方式?”

    万长生点头:“这就是因材施教,就像宁州二中那边都要分班,徐朝晖这种用来冲击名校,费雪雁这种尽量保证进美术学院,其他的逐渐划分不同班次,不要让学生感觉到差异,但现实就是每个人差异在那摆着的,有些班级未来是锁定重点大学美术专业的,有些是面向戏剧影视学院舞美专业的,有些是给师范大学当老师,这些我们都要划分出来。”

    不在大美社管理群里面的陆涛终于有点理解万长生的意思了,拉着他压低声音进办公室:“一开始就为了把部分人是朝着普通高校美术专业走的?”

    在所有美术学院出身的导师眼里,考美术学院才是目标,所有建立在美术学院周围的这些艺考班,也是把美术学院作为学生的培养目标。

    不然别人千里迢迢跑到美院周围来读什么强化班?

    可当大美培训校的报名学生成分已经开始变化,家长们奔着重点大学来的时候。

    就得适时做出改变了。

    万长生还是从杜雯去了清京大学美术学院这件事上受到了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