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93、画虎不成反类猫
    因为游客撤场了,各组成员就跟夜游神一样从周围休息室、工作间蹿过来迅速的开始忙活工作,要么先去吃饭,要么等游客两点钟进场后再去吃。

    作为服务单位,先把游客放在前面,这都是经常的事儿了。

    基本上都是国宝级的老师傅们在旁边指点,年轻人上手。

    也许因为温和高大的外表,也许因为速写本上的才气,万长生已经迅速被这群年轻人接纳,边忙活,边聊天。

    原来好比老荆他们很多年轻时候是皇宫专门搞了个职业学校,就是为了维护整个博物院工作招的人,很多也是好几代都搞这些的手艺人传承。

    基本上不对外招聘,这就是个内部圈子。

    但近些年这种情况变化很大,越来越多梅师姐这样高起点的学霸进来换血。

    特别是清京美术学院搞了个文物专业以后,很多学生都是从那边过来的,能进皇宫的基本都是佼佼者,不但硕士起步,还要跟师父有眼缘。

    让这么多才华横溢的专业人手,像他们师父那样默默的朝九晚五,消磨在这暮气沉沉的皇宫里,好像有点浪费。

    因为修补工作真的不需要太大的艺术才华,耐住性子肯学沉淀,才是最重要的。

    结果近些年博物院就在这批年轻高手的推动下,开始推出一系列皇宫品牌的文化创意产品。

    年销售十几个亿!

    年轻高手们手上不停,说起来都很自豪。

    当然,领导挺新潮的接受他们这种积极改变,也是蛮有魄力的。

    毕竟想想都知道,这种守成为主的文物单位,无过便是功,绝对是领导们常见的态度,没想到这家全国最顶级的博物院,居然利用这个最有名的资源……做出这样的业绩来。

    换做谁花了几十年时间,走到这个岗位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安安稳稳的退休走过即可,没必要节外生枝才是人之常情。

    这领导啊,只要心态稍微有点变化,局面就大不相同。

    年产值一个亿的万长生忽然有点触类旁通。

    自己手里面可不是也有这样一帮人么?

    虽然大美社的级数还有点低,远不能跟这些顶尖高手比,但结构是一样的。

    最重要的是,人家这是创新,自己的团队只需要临摹就行了啊!

    人家这皇宫博物院的鼎鼎大名确实是牛逼,蜀美的名号差得很远,大美自己就更不用说。

    但万事万物都是动脑筋想出来的,自己可以带着大家创造一个新的品牌啊。

    这也是个学习的过程,全面的从各种设计到产品,还有推广的学习。

    而且自己比这个团队更有利的,恐怕就是每年都会有新鲜血液大量补充,年轻人的创造力是无穷的。

    想到这个,万长生干脆主动邀请:“晚上有空没,我师父请长辈们喝两盅,我能不能请各位师兄师姐一起吃点喝点,平京我也没什么熟悉的地儿,大家推荐个方便又喜欢的地方都行,我现在实在是对平京交通有点绝望。”

    他都说得这么接地气了,还有梅师姐那样主动响应的,迅速拉起一堆人,还有人好心:“你这刚来也别太铺张,aa吧,我们经常都在聚的。”

    万长生连忙:“不用不用,难得有机会,我是来短期学习的,其实主业是在蜀美那边做艺考培训,收入还行。”

    感觉已经对他有点知根知底的梅师姐吃惊:“昨天不是……你不是搞雕塑的吗?”

    万长生分得清:“那是爱好,以后吃饭还是要靠做培训。”

    说起这个,大多数从美术院校出来的就门儿清:“好像也是,随便带几个学生,一年也有一二十万,唉,我们搞这个工作听起来高大上,还真不如搞艺考,我同学里面有一个,可不就发了……”

    这就是取舍啊。

    追求梦想,往往都要苦熬,追求成就感的路上总是伴随很多艰难困苦,名利双收的总是凤毛麟角。

    可处于美术学院鄙视链最低端的艺考培训,总能简单粗暴的赚到钱。

    连带觉得万长生也没那么高级了。

    梅师姐想帮万长生找回场子:“叫上师妹呀,昨天见了我就念念不忘的,今天让大家也见见。”

    万长生不需要用杜雯来撑场面,笑着摇头:“她要上课,不耽误了。”

    梅师姐想宣扬有多漂亮的,最后还是忍住了。

    有点搞不懂万长生为什么要这么低调。

    小师妹肯定也很高兴过来吧。

    万长生是尊重。

    杜雯最不愿的就是当个花瓶。

    聊着天,万长生也在荆老头的指导下,先示范再上手,戴着手套尽可能不触碰原作的情况下,做精准测量记录,甚至有些细节只能用画幅尺寸测量,最后到电脑照片里面去按照比例计算比对。

    下午万长生就基本上是在摹印组刻章了,荆老头认真的手把手讲解。

    相比基本上是爷爷一手教出来的篆刻,技艺本身没多少需要说的了,荆老头传授更多的是流派、风格、传承跟起承转合的细节,陡然一下对万长生开阔了整个篆刻艺术的视野面。

    所以这么多要说的东西,哪怕万长生本来下手如飞的,一下午还是只刻了三枚章。

    荆老头赞不绝口的同时,只觉得自己这当师父的有点没过瘾,就像打网络游戏上来就拿了个满级号,爽是爽了,可没什么成就感。

    特别是准备五天时间,明天万长生又要去戏剧学院,剩下再搞一天就完了,索性给万长生扩大工作面:“后天搞完这一批的章,干脆跟着我去把院里的寿山石给熟悉下,这批名章都是经典。”

    万长生只能用好好学来感谢。

    直到下班时间往外走,万长生才有机会到指定的皇宫文创用品小卖部给看了一圈。

    很惊艳,设计很精巧也很有皇宫味儿,但万长生没买。

    因为待会儿要喝酒吃饭,临走的时候再打包呗,先随便看看拍几张照片,发给杜雯和黄敏、付仕亮他们几个琢磨,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和建议。

    这边下午和老荆头商量了下,梅师姐把万长生拉进“我在皇宫修文物”的聊天群里,大家听说万长生是从江州来的,吃火锅最出名啊,起哄的说要带他去吃平京的“火锅”……涮羊肉。

    万长生觉得都行,但索性把老前辈们一起请了,反正分开座,互不影响。

    荆老头笑他是有钱烧包。

    万长生说是应该的。

    但他逛了圈文创用品店没下手,让差不多一块出来的年轻人们看见,逗乐子问他是钱不够呢,还是不捧场,如果不想加入这个团队,以后出了什么印章的活儿,可别怪抢生意。

    光是随口这么说说,立刻就有人来点子,黄铜的小印章指头大点“朕喜欢你”“龙心大悦”“贴身侍卫”等等元素叠加上去,再给印章加点什么盘龙踞虎的形象,艳丽的布带坠子,一定有市场!

    想象着沉甸甸的黄铜印章坠子,挂着五颜六色的布带在把手上,一定是个很漂亮的玩意儿。

    七嘴八舌的不停丰富细节,各种创意无限的脑袋里面闪耀着火花,相互碰撞。

    众人这么讨论着,从皇宫出来,走到涮羊肉的店,已经基本上搞定这个新产品项目,就等回去搞方案了。

    这就是专业能力的变现体现,对这些已经把技巧和专业玩得滚瓜烂熟的年轻高手来说,做这种东西不要太简单。

    还挑衅的问万长生要不要参与?

    结果万长生笑笑,就坐在餐桌边,请梅师姐帮忙点菜,自己摸出速写本,当着大家的面儿,正视图,侧视图,俯视图,印章图文,只要这边说出来的几种内容,万长生都马上给描出来。

    所有线条横平竖直,就跟尺子靠过一样,说了指头大的小章,他就原样大小,章头上盘龙踞虎是吧,直接三视图画出来。

    不需要各位篆刻的外行费心了,直接把这拿去当成设计图吧,标上尺寸就能用。

    大家都是有手上功底的人,看了热烈鼓掌。

    如果仅仅是这样,大家也就是鼓掌而已。

    万长生没完,从兜里摸出来个随身的小练习石:“如果需要,回头我给你们做个玻璃钢模具,当然,拿这个去翻模也行。”

    说着就在餐桌边,当着所有皇宫博物院修理组高手们的面儿,轻巧的刻了条盘踞在印章石上的龙!

    这就非同凡响了!

    整个包间里面轰然叫好,隔壁老前辈们都吼了:“干嘛呢!小兔崽子们讲点规矩!”

    有人连忙凑过去通风报信:“木工组可以把这家伙挖过去,分分钟给我们刻了条龙!上回那屏风上的龙,不是差点把人刻死么,这家伙不声不响的是个高手!”

    不劳师父们起身,有会讨好师父的年轻人赶紧把练习石捧过去:“几分钟的事儿,挺麻溜的!”

    这都是行家,有几个还认真的带上老花眼镜,凑近拉远的看:“有点粗糙……但应付场面确实够了,看得出来没个十年功夫下不来……”

    “值得培养下,这冲刀力量很足啊,他大爷的,我那小兔崽子说了好几回,精细有余,力量不足,气势!龙虎这样的东西有时候宁肯要气势,也不要精雕细琢,那谁,雍正那有个虎印,多狠的下刀?!”

    “这话没错,乾隆手里经常把玩的那个虎玉,溜滑溜滑的跟大猫一样,有意思?连精气神都没了,我看这小子可以。”

    “明儿,我那边有个黄杨木的雕刻件,老荆借我去走一圈?”

    听听人家讨论的都是什么。

    动不动就哪朝哪代的皇帝。

    气得老荆头怒吼:“不借!我的!我的徒弟!”

    中午还嫌弃不听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