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97、都演得好
    两个小时左右的访谈,还有其他学生给送盒饭过来,万长生坐在那画了好几张速写手绘。

    这对他来说是如此的简单。

    表演系的虞美人身材娇小,却充满恬静的少女气,她对万长生的采访就直接从速写开始:“先给我画一张吧,因为从知道你的名字,就是你协助席导演在话剧上的脚本绘画开始的,我想你能不能只是对着我的姿态,补充一个场景?”

    万长生笑:“我保证是乡土气息的。”

    女生瞬间入戏,站起来左手扶右手胳膊,眼神有些悠远的稍稍抬头,脚下也踮起一边的脚尖。

    她身上其实是蛮漂亮的白色无袖连身裙,全靠这采访间没有停暖气,才能这么傲然挺立。

    其他三位女主持和闻讯赶来的同学、编导、摄影基本上都屏息凝神的一动不动,少数几个手里还拿着盒饭,聚精会神的看着万长生那对了镜头的小速写本。

    然后一起无声的哇……

    大家都是专业的,在同期录音的时候噤声,这点专业素养还是有。

    之前给陈菲儿画速写的时候,还仅仅是个标准的速写,坐姿下连沙发都是空白。

    现在快速勾勒的竟然就是万长生之前国画课看见的汉服,当然戏剧学院的各位不知道,他算取个巧。

    非常快的拉出一身齐胸长裙,那左右手扶着的姿态却变成挽着个包袱,虞凯欣挽起来的发髻就被演变成了荆钗布裙的朴素,面部还没描绘之前,快速的在背后拉出钟鼓楼的挑檐来,正如万长生这两天在皇宫随时看到的场面。

    古风古韵就有了。

    最让大家使劲捂嘴称奇的就是看似随意,万长生只用寥寥几笔就勾出来个孩子,吃力的抓着那包袱下沿。

    这就让最后点睛的五官,充满了一点点愁苦。

    比很多大屏手机大不了多少的小速写本,竖着这样画,能够留给面部的不过麻将牌大小,万长生却画出来充满故事性的神韵。

    虞凯欣也有专业范儿,一直稍稍抬头不看画了什么,直到万长生说好,才低头,立刻超级惊讶的捂嘴,她就可以感叹了:“对!就是这种感觉,我的手!我的手就是想表达摁着包袱的意思,千里寻夫……眼神!就是这个眼神,我还在想应该怎么揣摩呢……”

    万长生收起笔恭维:“还是你演得好,有种温顺贤惠的姿态,所以很容易就朝着这个方向联想。”

    虞凯欣先带着少女般的雀跃:“感谢万长生同学给我画的这张场景图……”

    然后坐下来的瞬间收回到充满清纯感的恬静:“我们现在就来谈谈你这种关于脚本场景的创作体验吧,你画了多久才能练成这样娴熟的功底?”

    她脸上两眼间从山根到鼻梁、鼻尖的过渡,看起来有一定的上翘弧度,笑起来眉眼也会是弯弯的,很有容易相处的感觉,很耐看。

    所以万长生算是饱了眼福,跟这样的美女聊天,真是如沐春风。

    可也就仅此而已。

    老雷充满激赏的看着徒弟发挥,有编导偶尔会示意他目光朝向镜头,很明显万长生的眼神就是干干净净的,欣赏美,但不流连忘返的盯着。

    面对哪种风格都这样。

    歌剧专业的冯晶秀就带点洋气的妩媚,可能是刻意散发的那种欧美范儿,妆也比较浓,乌发红唇的些许狂野,她就不要给自己画,而是和万长生谈那尊表达舞台的雕塑。

    她的采访是站着询问万长生的创作源泉,就在一片淡灰色幕布前,因为身高的关系,还垫了点东西。

    万长生有瞬间是想瞟老雷的,还是忍住了:“这当然来自于我跟戏剧学院相识的那场戏,导演和舞美都给了我机会到后台,站在那个普通观众看不到的背后角度,感受那种演员面对巨大空旷的观众席,跟密集专业化的后台一层层幕布、道具、背景、电气管道等等一系列幕后场景的对比,不过这样的感受,转化为雕塑设计的时候,会有一系列的蜕变,这里我可以展示一张第一次完成的作品小样。”

    说着摸手机。

    冯美女连忙示意暂停:“就像刚才你给小欣画的场景,事后编辑会用别的方式把画面清晰放进画面里,不用这时候对着镜头,这张手机照片回头也发给我,我们加个微信吧……”

    因为是暂停状态,周围连忙迫不及待的拖长吁声喝倒彩。

    老雷还鼓掌了。

    冯晶秀稳稳的当着在镜头前面加了,摄影师同学恐吓她:“镜头没有停的,你这种假公济私的行为都拍下来了!”

    主持人毫无畏惧,重新给个ok的手势,无缝对接到前面:“哦……原来是这么考虑的……”

    她可根本没看到万长生的照片!

    还没发呢。

    这才是真的会演,又细致的询问万长生是怎么改动的。

    这会儿万长生知道用手绘,画写实的舞台局部来表达了。

    冯晶秀直接跳到万长生的另一边,更仔细的观察万长生那种示范式的手绘画面,却调皮的伸手去摸执笔的手:“艺术的手,跟我们可能有点不一样吧,哇……好多手茧!”

    这下名正言顺的拉着万长生的手,就像在算命看掌纹似的。

    周围镜头之外的戏剧学院学生已经无声的前俯后仰了,只有高举拾音话筒杆的拍摄助理需要苦苦支撑。

    万长生就得解释这双打石头的手是怎么才能把汉白玉的原石慢慢打磨出来:“很多机械设备我是到了美术学院才开始学着使用,以前全靠传统工具,所以劳动人民的手就是这样形成的。”

    冯晶秀放开手的时候还做依依不舍状:“你女朋友一定很热爱你这双温暖宽厚又有质感的手,对吗?”

    女生们简直无声沸腾了,指着冯晶秀警告她居然敢在镜头前面公然开车!

    万长生就理解成绕着弯在暗示自己有没有女朋友,他还是不傻的:“啊对,我女朋友一直都爱牵着我的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嘛,这是我对婚姻的看法。”

    女生们顿时又无声的感叹,好猪儿果然是很容易被各种白菜先哄了去。

    但是等这一段录完以后,几位主持人美女都找万长生加了微信。

    至于重感情的好男人形象嘛,嗯,在影视圈看来,就没有挖不倒的墙角,比比皆是。

    最后的舞美专业女生反而高冷些,更专业的从舞美学科角度,采访万长生作为一个大一学生,是怎么把为舞美专业提供艺考生联系起来的。

    对,采访到这里,林楚妮才是唯一一个参加过全国美术联招考试的美术生。

    哪怕她的专业是舞台化妆:“我很难想象,作为一个大一学生,怎么就能够如此明确的找到这种事业方向呢?”

    这也是今天采访最认真表达的一个,哪怕短发林楚妮打扮十分中性,妆容也是有点凌厉的那种朋克风,可都掩盖不住她五官的精致,感觉是硬要让自己看起来充满职业干练的气息,黑色的宽大裙裤和飞行夹克搭配起来帅气十足,所以她选择和万长生坐在两张高脚凳上访谈,居然显得很般配,都有很宽肩膀的那种好兄弟感觉。

    万长生就认真想了想,总不能又从看见孩子们无心向学,搞美术培训说起吧:“天赋,还是因为天赋,我家庭环境还不错,从小就让我能够接触美术、雕塑、篆刻,我也幸运的拥有一些这样的天赋,才能顺利走进美术学院,但很多人终其一生可能都很难发现自己的天赋在哪里,所以从艺考班开始,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我幸运的走上一条喜爱又擅长的道路,能不能让更多年轻人也触碰到自己的天赋,这是一种视野和心胸、格局的转变。”

    林楚妮一条长腿支在地面,另一条腿自然弯曲的蹬着,她的身高也是四位美女里面最高的,现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万长生,手指却在无意识的拨弄着自己飞行夹克的拉链头。

    万长生更放松些:“正因为看到我这种状况,几位美术学院的老师,把他们苦心经营了好几年的艺术培训学校交给我来管理,平京戏剧学院也尝试让我在艺考生中寻觅更适合舞美专业的学生,我还在学习,学习了解舞美专业是怎么回事,需要什么样的才华,这可能需要一两年摸索实践,我得先把优秀的学生送进舞美专业,再因材施教的找寻规律,譬如今年,我们共有超过七百多名学生通过了艺术联考,按照以往的惯例,大部分美术尖子生是把美术学院作为第一志愿,去不了的才考虑戏剧学院等联招美术专业,但我们特别组织了一批大约三十多人的美术优等生,在集中冲击平京戏剧学院舞美专业,因为他们现在已经知道舞台设计、布景、灯光、化妆、服装等专业是怎么回事,我们甚至试着设计了一套兴趣选择题,让艺考生们自己测算自己到底是对什么样的美术专业更有兴趣,所以,这仅仅是我接手的第一年,多给我点时间,我和我的伙伴们会有更丰富的经验来改善更多人的天赋之路……”

    之前三位主持美女,开始表情凝重,甚至有点后悔了,她们的工作没有发掘出来万长生最重要的一面。

    这是四人都拿到同样的履历表和情况介绍以后,她们都错过的一个细节。

    一个蜀美的大一学生,为什么能够得到平戏校领导的青睐。

    万长生在这方面展现出来的格局,才是他有资格坐在这里接受采访的重点。

    至于雕塑或者手绘能力什么的,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可林楚妮想了想:“你能否觉得我的天赋是什么呢?”

    曾经时常在观音庙前忽悠游客的万长生,很想说我又不是算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