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弑父(二更)
    宁亦文听他如此说,只能他嘲笑自己,脸色越发难看,那双素来精明的双眸皆是阴鸷。

    若是眼神能杀人,此刻的宁涵早已成为他的刀下亡魂。

    等着宁涵笑够了,才好心的继续开口:“陛下可不是对你们心慈手软,而是在他的心中,你和二弟这点小把戏如同小孩子家的游戏。

    根本不值得一提。

    换句话说,他根本没有将你们谋反一事放在眼里,故此,他好心留你们一命,甚至他知道我们父子关系向来不好。

    你在我手里翻不出任何的破浪。

    而他恰好将宁国公的金牌收了上来,又罢黜了宁国公一职。

    想必你也知道,他虽封我为候,可没有说世袭制。

    这样一来,既能全了他的仁君之名,又能达到他的目的。

    不过没关系,我相信我的子孙后代,即便没有祖上庇佑,也定会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话说的此处,父亲,你可明白?”

    宁亦文虽极力认为宁涵是故意气他的,但心底有个声音却一直在提醒他,宁涵说的才是真正的事实。

    身子猛地往后退了几步,直直地跌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是啊,渊帝自上位后,无一不是在打压世家大族的势力。

    虽说高门子弟从小接受各种教导,但难免出现几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朝堂可没有那个闲钱养着他们。

    而且世家大族之间牵连甚广,又有姻亲。一旦他们联合起来……

    身为一国之君的渊帝绝不会同意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在将免死金牌和宁国公一职废除,渊帝势在必行。

    而他此番行事,确是恰到好处的给渊帝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他很显然十分乐见其成。

    所以,自己与宁琪即便保留一命,后延残喘,也与他不会有半分的影响。

    “父亲这些年确实过得太过顺遂,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实话告诉你,即便哪一日你悄无声息的死去,陛下也不会理会。”宁涵看着他满是灰败的神色,眉宇间更是明显的恼怒,悔恨等交织在一起,心中没有一点一滴地怜悯,反而有种痛快的触感蔓延开来。

    令他心情更加愉悦。

    良久,宁亦文再次睁开眼,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清明,但那副疲态却是无论如何都掩藏不下去。

    “所以,你要弑父吗?”宁亦文沉声道。

    “父亲怎会如此想?我为何要弑父,对了,刚只顾着为父亲指点迷津却是忘了告诉父亲一件事。

    那南夏三皇子云霆和大皇子离王已经知道父亲谋反一事了,只不过想必他们可没有陛下这般好说话。

    不过那离王倒是善心,在他得知父亲背叛他之后,还以德报怨地将父亲先前被林婉所下的诛心解药送了回来。

    听说吴管家已经让府医给父亲喂下了。

    所以,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平白无故落了个弑父的名声。”宁涵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反问地开口。

    随即又漫不经心的讲述。

    那清冷的模样,落在宁亦文的眼中却俨然成了挑衅。

    “是你,是你,对不对?你明知那药不是解药,还吩咐人…..吴管家是你的人。”宁亦文薄唇无半分血色,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地冷声指责,语气里皆是肯定。

    此时的他如同一头被关入笼子的困兽,双目赤红,强自稳定心神才勉强让自己能稍稍思忖。

    那架势怕是想将宁涵生吞活剥。

    “父亲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可没有那般的善心,去救一个杀妻夺财的无耻之徒。”宁涵幽幽地开口,一派正义凌然。

    “够了,休要在此胡说,快将解药给我拿过来,还有派人将你琪儿救下来,妥善安排好。”宁亦文被自己的儿子当面拆穿,面上多少有些挂不住,转移话题,将真实的目的道出。

    宁涵瞧着他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嗤笑出声:“你想多了,我可没有解药,而且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将二弟救出来。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我又怎么会不听陛下的话。

    想来父亲此时心中窝火,不愿意同我好生交谈。

    也罢,那离王怎么也会让父亲多活些时日。

    我有的是时间,等我下次来的时候,希望父亲将我想知道的告诉我。”宁琪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褶皱,悠哉地道。

    宁亦文心下一沉,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不管不顾地冲着宁涵而去,只是他还未触碰到宁涵衣角半分,便已经被人死死扼住,动弹不得。

    “该死,你个背主之人的奴才,竟也敢如此对我,快将我放开。”宁亦文拼命挣扎,脸色扭曲,对着抓着他的吴管家怒斥道。

    “老太爷说笑了,属下从来只有一个主子,属下劝你还是老实些,这样咱们都轻松。”吴管家加重手中的力道,笑道。

    “人终究是要服老的,你说你这是又何必多此一举,到头来还是自己受罪。

    父亲也不用指望卫东了,他怕是自身难保。”宁涵径自忽略他那森冷的杀意,冷声道。

    而后又吩咐地出声:“看好他,不得让其迈出一步。自今日起,老太爷身染重病,为免传染病气,任何人没有本候的命令不得看望。”

    “是。”

    宁亦文眼睁睁地瞪着宁涵渐行渐远地背影,终究压制不住喉咙里的鲜血,喷洒而出,人也跟着晕了过去。

    从暗处,极快闪出两道黑色人影,躬身道:“谨遵吴管家吩咐。”

    “嗯,将他放置在床榻,此药喂给他即可。”吴管家面无表情的道。

    “是。”

    宁墨听到这个消息时,人已经在去安阳长公主府的路上了。

    只不过,她今日并未使用挂有宁府字样的马上,而是乘坐了一辆极其寻常又失典雅的车辇。

    “小姐。”冬瑶看着有些出神的宁墨关心的开口。

    “无妨,我只是觉得爹爹何必揽在自己身上,这些事情本就是我一手主导。”宁墨轻叹一声,颇有些无奈的道。

    她重活一世,本就是为复仇而来的,而爹爹却不一样,他没有上一世的记忆,大可不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