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还看今朝 > 第八卷 第五十二节 深入
    沙正阳皱了皱眉,要解决土地规划问题,程序很复杂,需要报经省里批准,而省里对土地规划调整是卡得比较严的,当然像汉都高新区这种被列为发展重中之重的区域,肯定会有绿灯可开,只是一样需要时间。

    但如果涉及到行政区划的调整,从锦城区和饮马区调整部分区域进来,那么就比较麻烦了,还要报经国务院相关部委批复。

    “刘市长和董书记怎么说?”董金科是市委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虽然没有明确分管哪一个部门或者哪一个区域,但是凡是经济领域的工作他都可以过问。

    “董书记那边没回音,只说要市委研究,而刘市长应该是和省里联系过的,省国土资源厅那边要走程序,估计没两三个月难得出结果。”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屈云涛接上话,言语里也是对省国土资源厅那边的效率不抱希望。

    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要让季国力他们来处理肯定有难度,刘胤伯和董金科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一个明确说法,但现在高新区耽误不起,必须要迅速解决这个问题,而且沙正阳也感觉有些来不及了。

    就算是省里市里都能迅速打通关节,但是要报到国土资源部去,这就不是谁能轻而易举能解决的了,某些刚性程序也许就要走两三个月的流程,沙正阳一样没办法。

    “国力,云涛,这件事情你们肯定有报告,再打印一份出来交给我,我来想办法处理,不过咱们不能抱太大希望,还得要有两手准备。”沙正阳沉吟着道。

    两手准备?季国力迟疑了一下,“沙市长,您的意思是……?”

    “两个考虑,一是按照纲要规划,把原来已经规划下来的区域先行动起来,呃,未批先用吧,后期程序来慢慢补上。”

    见季国力和屈云涛都是脸色微变,沙正阳知道这个意见肯定对他们冲击太大,如果一旦被人告上去,恐怕就有人要吃不了兜着走,就算是市委市府也不可能给你什么明确的答复,那也就意味着你高新区只能自己悄悄干,顶多市里默许,但真要出了事,市里怕是不能替你担待的。

    沙正阳也知道这是一个馊主意,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能这么做,但有的时候你就得要冒这种险,形势所迫,至于说板子打下来了,就看领导愿意不愿意替你扛着了。

    “另一个就是借地。”沙正阳淡淡的道。

    “借地?”季国力立即反应过来,“沙市长,你是说向经开区借地?”

    “嗯,除了经开区,咱们也不可能向其他地方借地了,虽然名义上是借地,但实际上就是咱们和经开区来统一规划,他们有地,但是缺项目缺资源,我们这边有项目有资源,大家合作。”沙正阳笑了笑。

    “这恐怕不行吧?那以后产值、税收这些算谁的?政策怎么来兑现?”季国力立即想到了这一点,连连摇头。

    “国力,你就没想远一点?光是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东西。”沙正阳摇摇头,“你想想,如果我们提出来,市里会怎么想?省里会怎么想?”

    是啊,这不是你高新区和经开区怎么想的问题了,而是市里省里怎么想的问题了。

    统筹规划,汇聚力量,集中突破,对于经开区和高新区来说也许是难以调和的矛盾,但是对市里对省里来说,就无关紧要了,肉烂了在锅里,只要是在汉都市地盘上,那就一切ok。

    季国力和屈云涛都回过味来了。

    高新区主动提出来,那自然就占据主动,在目前重新调整规划和土地调拨程序一时间难以完成的时候,经开现成的工业用地简直就是上苍赐给高新区的机会,不用白不用啊。

    至于说日后这块地的产值税收怎么算,那自然有市里来统一考虑,总而言之不可能看不到高新区的努力。

    再说了,实在不行,等到锦城区和饮马区的那部分区域调整过来,征地手续办完,再还给经开区也不是不可以。

    总而言之,办法是人想出来的,而机会一旦失去就不会再回来,所以无论如何这都不能错过。

    “沙市长,那您的意思是我们还是两边都双管齐下,那边条件更合适,就走哪边,先把招商引资工作抓起来,具体项目敲定落实下来,然后再来考虑其他喽?”季国力也为之意动。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不必太担心其他,只要我们能赶上这股东风,争取到几个像样的项目,不需要我们多操心,市里边和省里边肯定比我们着急,他们会帮我考虑好和搞定这一切的,当然我们也可以在合适的时候向领导们传递一下我们的想法嘛。”沙正阳很淡定自信的道。

    “沙市长,无论我们走哪条途径,都要抓紧时间了,我们希望这个好势头能够一直保持下去,而且我们也觉得如果要对照到沿海地区来找差距,我们存在的问题还很多,如果能够解决掉这些问题,我们高新区下一步可能还能在其他方面取得更大的突破,特别是在对照经开区的不景气情况下,来汉都的项目和企业,肯定更愿意选择我们高新区,经开区混乱的局面也不可能让人家相信他们。”

    每一个部门单位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如何在竞争中胜出,本身就是一个你上我下的博弈过程,能够踩着经开区上位,高新区当然乐见其成。

    会议结束之后,沙正阳便和季国力、屈云涛几人径直实地察看。

    高新区的地盘的确太小了一些,这几乎是把原来东郊的几家已经破产或者关停并转的几个大中型国有企业的地盘给接了过来,有两处都是九十年代初期报建,项目已经获批,但是随着行业不景气,还没有来得及扩建就已经衰落下来,最后变成一个半拉子的话荒地,再加上原来经开区和饮马区划出来的部分边角余料,然后就成立起了高新区。

    但论成立时间,高新区挂牌也有几年了,95年正式挂牌,但是光是筹建就折腾了一年多,一直到97年下半年才正式启动建设。

    到98年国企大改革把这部分厂区废弃厂房和土地划拨过来,就成为了高新区管委会的资产。

    而市里边为了促成高新区能迅速打开局面,在市政建设上也专门配套了两条道路建设,所以一下子就把原来还显得有些偏僻的高新区给包进市区里边来了。

    别看高新区的底盘都是原来饮马区和经开区以及部分原国有企业的废弃厂区厂房,但是在地理区位上随着开拓路和创新路这两条明显政治味道很浓的市政道路修通建成,特别是科创大厦的位置就一下子就凸显出来了。

    开拓路是一条东南西北走向的道路,和东北西南走向的创新路形成了一个110度的钝角夹角,而在开拓路和创新路形成的这个钝角夹角向北面再推1500米,还有两条相互交错的原来是厂区道路但现在被命名为奋进路和敢为路,这样四条道路包围进来的面积在大概3.2平方公里左右,再加上奋进路和敢为路向外延伸大概还有1.6平方公里左右的郊野荒地,就构成了现在高新区的主体架构区域范围。

    实际上这么一算下来,高新区的区域范围面积还不到5平方公里,和经开区规划的27.8平方公里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科创大厦所处位置还算得上是市区的话,那么在奋进路和敢为路交汇地带以及向北的区域就真的是不折不扣的郊区了。

    这一片郊区情况还有些不同,那就是因为这一片原来基本上是被企业征用了的土地,该拆迁搬走的早已经搬走了,但是还保留着部分农田,因为这几年里土地一直荒着,所以原来在这片土地上耕作的农民仍然零零散散的在这片土地上播种着水稻、红苕和蔬菜,只不过看得出来并没有认真打理,更多的还是有些随意的用着。

    沙正阳下车盯着秋老虎的烈日,抬起手遮在额头上四处打量着,远处应该是一条不太重要的郊区道路,偶尔能看到几辆货车从那边经过。

    沿着路边还有不少一看就撤掉之后的残垣断壁上搭建起来的临时建筑物,几块用黑色毛笔写着的“废旧收购”、“专收废塑料废玻璃旧酒瓶”的字迹横七竖八的牌子插在路边上或者挂在窝棚的边上,有些索性就直接在墙壁上写着“收购鸡鸭鹅毛,量大从优”、“废铁屑高价收购”等钢叉大字。

    “沙市长,这一片几年前就拆完了,但是有些废弃的烂房子被一些外地来的收荒匠们给利用了起来,他们慢慢就形成了现在这种情况。”季国力也有些不好意思,一来就看到这最难看的地方。

    “这些电是从哪里接过来的?”沙正阳脸色不太好看,不来实地查看,你根本就掌握不到这里边的具体实际情况和问题,一看你才知道问题有多么复杂,“你们对这一片情况摸过底没有,如果一旦要马上开发建设,能不能迅速启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