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1029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800月票加更)
    “首领,咱们怎么办?再不逃可就来不及了啊?”有人来到自己家族的首领跟前小声问道,能打赢仗他们肯定会跟着朱邪尽忠冲杀,可要是输了的话,他们可不会陪着朱邪尽忠一起去送死,这是草原民族的生存法则。

    “逃?已经来不及了?损失了这么多人马,你当我们还能回蒲类海安生过日子么?”西域就是这么残酷,能养活数千帐大部族的地方极少,昔日他们强盛的时候还能占据蒲类海这片水草肥美之地,这一仗要是打输了,周围的部落可就要过来抢地盘了。

    “那咱们怎么办?”是啊,打输了,那之前和他们一起攻打北庭的葛逻禄和白服突厥可就要翻脸了,以他们现在的实力绝对抵挡不住。

    “只有投奔大唐了!”首领说道,背叛与降服是草原上亘古不变的策略,所以沙陀军一露出败相,他就想到了这一点。

    “咱们去年才打下庭州,大唐能收留我们么?”这倒是个办法,有大唐罩着,想必葛逻禄和白服突厥也就不敢来了吧?但是大唐会原谅我们么?

    “攻打庭州,那是朱邪尽忠干的事情,我们只是被逼无奈而已!再说了,先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既然当年大唐能原谅咱们,这次只要咱们临阵倒戈,大唐就肯定会收下我们!”首领对沙陀突厥的历史倒是记得清楚。

    在早些时候,沙陀突厥一直跟着大唐四处征讨,唯有在永徽年间,朱邪孤注脑子进水跟着西突厥叶护阿史那贺鲁造反,然后迅速被大唐吊打,沙陀赶紧投降了,大唐也原谅了他们;沙陀的新首领朱邪金山还抱上了左武卫大将军薛仁贵的大腿,跟着薛仁贵平叛漠北有功,捞到了墨离军讨击使的官职。

    安史之乱后朱邪尽忠他爹骨咄支还帮助大唐平叛,被授予特进、骁卫上将军的官职,自己要是临阵倒戈,说不定不仅可以被大唐原谅,甚至还能取代朱邪尽忠,成为沙陀突厥的新头领呢!一想到这个,朱邪劼烈就心头一热。

    “再说了,大唐现在可没实力占据蒲类海,他们要是把我们灭了,蒲类海可就归回鹘了,大唐会愿意看到这一幕么?”朱邪劼烈脑子还挺活络,见手下似乎还有犹豫,马上就找到了更靠谱的理由。

    这下他的手下才彻底放心,大唐在西域的兵马还是不够多啊,他们没办法占据蒲类海,终究只能交给别人,既然不能交给回鹘,那接受我们的投降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

    于是朱邪劼烈马上指挥手下倒戈一击,搅乱了沙陀军的后阵,其它家族的沙陀头领眼看着被朱邪劼烈抢先,纷纷后悔不已,马上也跟着他倒戈了,最后战场上出现了一幕奇怪的景象,沙陀人自己竟然和唐军一起攻打起朱邪尽忠来。

    朱邪尽忠却没有感到多少惊讶,在他露出败相之时,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了,谁强就归顺谁乃是西域各部落的生存法则,类似的事情此前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他不仅没有愤怒,甚至还有一丝欣慰,这样的话就算自己死了,沙陀依旧可以生存下去吧?

    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朱邪尽忠被云二郎刺落下马,然后朱邪劼烈迅速找到朱邪尽忠的儿子朱邪执宜,大喊一声,“执宜,别动手,是我啊”,趁着朱邪执宜犹豫的时候,一刀取了他的首级,见朱邪尽忠父子已死,余下众人尽皆投降。

    原历史中,十多年后,朱邪尽忠会死于吐蕃人手中,然后朱邪执宜带着不到万人前往灵州,在大唐的接应下保住了平安,余部被安置到盐州,朱邪执宜被册封为阴山府兵马使,自此沙陀在大唐境内安身下来,但是现在,朱邪执宜没这个机会了。

    正如朱邪劼烈所料,沈隆大度的接受了他们的投降,“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背叛我大唐的朱邪尽忠父子已死,本守捉就饶恕你们的罪过。”

    “多谢守捉大人!我等先前乃是不得已,如今愿重新为我大唐效死!”朱邪劼烈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然而没等他高兴多久,沈隆的处置就下来了,先勒令他们将所有大唐士卒好生送回,当初庭州陷落的时候,沙陀可是也抢了不少大唐人回去当奴隶,现在他们不仅要把这些人送回来,还要严加处置当初折磨过大唐子民的罪人。

    对此,朱邪劼烈根本不敢反驳,马上答应下来,然后沈隆提出了第二个要求,“此战朱邪尽忠父子已死,他们家族的草场本守捉要了!”

    然后沈隆叫过康广德等人,指着地图上朱邪尽忠家族如今占据的草场道,“从今以后,你们就在这里放牧好了!”

    康广德等人顿时泪流满面,往日他们只能在荒漠戈壁上讨生活,现在大唐竟然赐给他们如此肥美的草场,要知道在西域,这样的草场只有那些实力强大的大部族才能拥有,往日他们连想都不敢想,这就好比一个乞丐突然得了黄金万两一般。

    “多谢守捉大人厚赐。”康广德等人纷纷拔出匕首,割破了自己的脸,用鲜血起誓,“我等此后必定誓死追随大唐、追随守捉。”说罢一个个匍匐到沈隆脚下,亲吻他踩过的土地。

    杨袭古看到沈隆如此处置笑而不语,将沙陀人的草场赐给这些杂胡,既可以收买人心,让周围的部族都看到,跟随我大唐是有天大好处的。

    而且还能分化沙陀人的实力,在沙陀人中间埋下一颗钉子,蒲类海原本是他们的地盘,现在康广德等人进去了,这块草场就等于一分为二,日后谁要是想对大唐不利,其它部族肯定会马上举报。

    更关键的是堵住了回鹘进入蒲类海的理由,原本他们还可以用沙陀势力大减,不足以占据蒲类海为理由占据一部分草场,康广德等人进去后他们就不能这么说了。

    一举三得,元正不仅仗打得好,为政也不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