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抢救大明朝 > 第488章 民心所向,王者之师
    李自成这一次南下湖广是分了两路的,一路由他的大侄子李过统领,走乐仙桥互市南下,先取荆门,后下荆州。这一路是偏师,就是李过指挥的后营军,也不是全军出动,只是出动了八千战兵外加八千辅兵,总共就一万六千人。

    依靠这点人马,当然不足以攻破防守严密的荆门州城,而且李过也不是非得拿下荆门州城不可——荆门州虽然号称是江汉平原的北大门,但是州城东面的宝塔山以东就是平原,大军完全可以绕行。

    所以在发现荆门州城守得比较严密后,李过就选择了围而不打。先派兵取了荆门州城东边的宝塔山,而后再以六千人(战兵、辅兵各半)掘壕围城。他自己则和李来亨分兵攻略荆门州城周围的漳河口、仙居口、宜阳所、内方山、建阳镇、荆门所、新城镇和当阳县城等地。

    和以往只取大城,忽略小县乡镇的打法不同,在确定了“计口均田、免债不还”的动员方略之后,大顺军开始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了。

    荆门州城可以先留着,四下的乡村必须先取了。

    而且大军每到一处,就张贴告示,宣布“均田免债”,并且开始统计人口,均分土地。现在闯王有了七八万已经圈地分田的老营兵,执行能力已经今非昔比,可以真正贯彻“均田免债”的政策了!

    而这种边推进边均田的打法虽然稳当,可以一边前进一边建立根据地,但行动还是太慢了。所以李过负责的这一路,并不是大顺军的主力,仅仅是用来抢夺地盘的偏师。

    真正的主力,则是由李自成亲率,沿着汉水以水陆并进的方式东下的八万大军(也是战辅各半)。这八万主力大军于十一月初二到达承天府城钟祥,钟祥城内没有荆慕卿这样的人物,所以大顺天兵未到,城里能跑的士绅富商就往汉口而去了。剩下的人只能开门迎降,将李闯的大兵迎入了承天府城。

    入城后的李自成没有被“均田免债”的俗务所累,只是休整了一日,初四一大早就率领七万五千人的主力(留下五千在承天府城一带)沿着汉水继续向东前进。

    两日后的十一月初六傍晚,由刘芳亮率领的先头部队就占领了汉水西岸的重镇潜江县城。而李自成本人,则在十一月初七抵达潜江,并且在潜江县城周围贫苦百姓的夹道欢迎下,进入了潜江县城。

    因为感觉到人心所向而心情大好的李自成,当晚就在潜江县衙内召集诸将,开始军议。

    参加军议的将领们个个都喜气洋洋的,先锋官刘芳亮头一个发言,说道:“额们这一次进兵,可比以往任何一回都更得民心啊!一路上就见着百姓扶老携幼的来迎,朱家的贼兵官吏,全都望风而逃,根本不堪一击。以为还有一些劣绅不自量力拉起一些团练和额们打,这一回也不见了。看来湖广之地不用多久,就都是皇爷的地盘了。”

    宰相牛金星也跟着李自成一块儿行动,听了刘芳亮的话,笑着道:“咱们这次可是真正得了民心了,又是计口均田,又是免债免息......湖广的穷苦汉子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怎会不支持咱们?

    另外,咱们在襄京、南阳、陨阳、汉中四府的经营也有了成效,这次南征出动了十余万大军,所需粮秣都是自备,不再随战随征,对沿途百姓的滋扰也少了许多。”

    田见秀叹息道:“咱们早就该这般了......去年初就不该东征,而是应该多花点气力治理陕西、湖广和河南的地盘。治理好了地盘再打北京,就不会受那么多挫折了。”

    刘宗敏笑道:“这都是事后诸葛亮,去年初的时候额们谁知道呢?”

    李自成点点头,苦笑道:“总算还不迟啊......一统天下瞧着不容易了,可是一个三分总还是有的。”

    袁宗第道:“怎还只有三分?现在人心都在额们一边,又占了上游的地利。额看好好经营几年,就能保着皇爷浮汉入江,平定东南了。东南归了皇爷,鞑子又能苟延到何时?”

    大家听了都连连点头。李自成也笑道:“三分当然是暂时的,额们先平湖广,再联巴蜀,东下就是破竹之势,苦心经营上十年八年,还怕不能有天下?”

    他这话一多半是为了鼓舞人心而说的,大家伙跟着他混,最好当然是一统天下,三分而有荆襄巴蜀的局面,看着总是不长久的。

    李自成又问:“武昌府、汉阳府那边有什么消息?”

    “禀皇爷,有点消息了。”接过话题的是二军师顾君恩,这一次南征李自成没有带宋献策,而是命他和陈永福一起留守襄京,同时等待时机把朱慈焕、高宇顺和袁贵妃一起送往淮北。所以跟着李自成身边出谋划策,同时还负责情报工作的就是顾君恩。

    顾君恩顿了顿,又道:“皇爷,今日傍晚刚刚得到消息,左良玉的大兵已经走水路离开了武昌府和汉阳府,沿着长江往荆州府去了。”

    “什么?左贼走了?”

    “这可太好了!”

    “皇爷,额们莫要耽搁,快些进兵去夺汉阳、武昌吧!”

    众将一听说左良玉的大军走了,都来了劲头,都嚷嚷着要快些进兵。

    李自成扭头看着顾君恩,“汉阳和武昌都是空城了?”

    “汉阳府城几乎空了,”顾君恩道,“不过武昌府城和汉口镇城内还挤着不少人,都是湖北的士绅和奸商。这些士绅奸商随身都带着宝货,因为船只被左军夺走,所以才无法逃走。

    如果咱们动作快些,说不定能轻取汉口镇和武昌城。若汉口、武昌尽入我手......将来顺流而下可就容易多了!”

    “只有汉口、汉阳?”李自成问。

    顾君恩答道:“臣建议先取汉口、汉阳,留下武昌给朱家小太子。因为武昌在长江以南,咱们的水师终究不如朱贼。若是在江面上败,入武昌的军队必成孤军。现在朱贼有许多西夷大炮,武昌城根本不足守御。如果王师在武昌受挫,对湖广的人心士气都大大不利。”

    李自成眯着一只眼睛,眉头皱着,似乎在反复权衡,过了一会儿才问:“额们还有几门红夷大炮可用?能控扼长江吗?”

    炮营制将军是李自成的心腹吴汝义,沉默寡言,办事却非常牢靠,听见李自成问,就张口回答:“皇爷,红夷大炮难铸,额们铸了几次都不成功,所以只有四门以前缴获的旧炮能用。额听说朱贼那边有许多战船上也装了红夷大炮,炮营的四门炮怕是不能控扼住长江。

    另外,红夷大炮都有几千斤重,运输和安放都不方便,要用好了就得构筑炮台,将大炮架在高处,再四下防护妥当才成。”

    大顺军的火炮运用水平还不如清军,所拥有的红夷大炮都是没有可以在野外移动的炮架的,都是用大车装运,到地方再打造炮车或是筑炮台、炮垒。

    “锁不住长江就不能占武昌了!”李自成琢磨了一下,“还是稳妥一些为上,先取汉口、汉阳,然后再汉口城外寻个高处筑起炮垒,用红夷大炮封锁长江......呵呵,先立不败,再和他慢慢耗着!额现在是民心所向,是王者之师了,有的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