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乱世枭雄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王君临的胃口
    一夜的时间,魏刀儿麾下近万精锐全部收拢,另外还有五万多流寇也收拢了过来。

    虽然知道打不过,但天一亮,魏刀儿还是硬着头皮,催促着刘继城与他一起带兵再次逼进大石河远东军所在。

    一片山头上,隔着四五里地,暖阳升上树梢时,魏刀儿和刘继城亲自跑来打探远东军的情况。

    只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夜之间,河滩旁边已经多了一个大营,一个一看就给人一种固若金汤的大营,甚至魏刀儿感觉比他见过的一些军寨还要牢固。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刘继城惊呼出身,感觉头皮发麻。

    “那营墙好像是利用一种盾车连接在一起做的,黑压压的一片,足足有一丈之高。”

    “营墙上面有很多小洞口,我敢保证我们若敢冲营,不管从哪个方向,都会被小洞口里面不断刺出的铁枪刺死。”

    “还有他们的军帐方方正正的,我从来没有见过所有的军帐一模一样大,这样排列,他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聚集发兵和应敌。”

    “我怎么感觉攻打远东军的这个大营,比攻打一座城池还要麻烦。”

    “那种用坚固盾车组合而成的营墙外面还有两层拒马,我的老天爷,那些拒马好像全部是铁打造的。”

    “拒马外围寒光闪烁,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撒满了各种铁蒺藜。”

    “还有他们挖的壕沟,并非所有方向都挖,但是看起来大有玄机,里面恐怕隐藏着大恐怖。”

    刘继城和魏刀儿远远的观察之后,神色越来越惊骇的同时,也充满了无力的挫败感,这样一座营寨,他们还妄图将对方赶下河去,这怎么可能,他们若真去攻打这座营寨,说是送死也不为过。

    ……

    ……

    远东军的大营最中间,帅帐里面,王君临刚刚起床,听着沈果儿、尉迟敬德和罗士信等人汇报各自负责事宜。

    “王爷英明,那墨门的人果然很有本事,结合我们盐城出产的一些器具,由他们设计的快速设营套具设立大营果然速度很快,省时省力不说,不论是防御性和攻击性都完美结合。”尉迟敬德一进门,便禁不住率先说道。

    王君临点了点头,对这一点他并不意外,道:“对付这些流寇本来用不着这样坚固的营地,之所以将墨门设计的这一套搭设出来,一是想检验一下实战效果,二是继续将王须拔、魏刀儿和刘继城这三人吓住,让他们切身体会到与我们的差距。只有这样才能够顺利开展我们后续的计划。”

    众人连忙称是,罗士信蠢蠢欲动,请命道:“王爷,这些流寇不值一提,昨夜老虎营比较辛苦,今天的战斗不如全权交给我们旋风营,我保证一万人马便可以达到作战目的。”

    王君临想了一下,说道:“也好,用更少的人达到目的才更能起到威慑效果,你便按照原定作战计划去做吧!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可将魏刀儿、刘继城和王须拔三人中任何一个擒获,更不能杀死。”

    不能擒获或者斩杀贼首让罗士信暗叫可惜,但知道自家王爷有通盘考虑,图谋甚大,连忙躬身道:“士信明白。”

    “果儿,东莱郡那边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上谷郡这边王须拔、魏刀儿和刘继城表现出了不俗的能力,但王君临还没有放在眼中,说实话当他带大军来到上谷郡时,这边的结果已经注定,但若只是拿下一个上谷郡,还远远不能满足他此时的胃口。

    “启禀王爷,东莱郡那边一切顺利。”沈果儿连忙回答。

    这时,裴世矩与上谷郡守崔清平来见王君临,两人昨晚目睹远东军以数千人轻易将数万叛军打的落花流水,想着以远东军的战力,今日立足上谷郡之后,用不了几天便可以灭了王须拔这股反贼,救出来护儿统领的博陵军。

    但得知王君临只是派一万人去打叛贼,其他人留守大营

    休息时,裴世矩和崔清平顿时明白王君临果然有其他想法,二人也不敢多说什么,想着回头要尽快派人送信,将这边的情况告诉应该知道的人。

    王君临带着裴世矩和崔清平上了高高搭设的望楼上,看着刚刚出营的罗士信带领的一万旋风营。

    “魏刀儿担心旋风营会去救援来护儿,必然会带人阻拦。”王君临笑道。

    果然,王君临话音刚落,便看见两路叛军从旋风营路过的两边冲了出来。

    这两路叛军泾渭分明,分东西来两路并肩而来,左边是魏刀儿带领的近万精锐骑兵,右边则是乱糟糟的数万流寇。

    站在高处看去,魏刀儿统领的这近万骑兵兵甲整饬,进退有度,即使相对大隋府兵,也堪称精锐。

    “昨晚视野不轻,今天站在高处观魏刀儿带领的这股精锐叛军的军容,能让来护儿大将军吃了大亏,这王须拔、魏刀儿两个贼首果然非易与之辈。”裴世矩虽是文官,但眼光不差,也懂兵事,禁不住感慨道。

    王君临笑道:“王须拔麾下这样的精兵足有五万,的确不可小觑,兵战凶险,我远东军也并非神兵天降,所以两位大人万不可催促本王用兵。”

    裴世矩和崔清平互视一眼,连忙躬身,齐声道:“下官不敢。”

    而相比魏刀儿亲自统领的近万精锐,另一边冲来的数万流寇只能用乌合之众四个字来形容了,所持兵器杂乱不堪,甚至还能看到钉耙农锄等物,举着几杆大旗也是乱七八糟,王君临甚至看着其中一个旗子上画着一头肥猪,不知道是何讲究。

    先不说军情府的探子早就撒了出去,罗士信出兵之前,也按照作战条令派出斥候散于四周侦察,岂能不知道这条道两边有叛军埋伏,自然是早有准备。

    随着罗士信一声令下,一万旋风营骑兵一分为二,左边五千人马由他亲自带着迎向魏刀儿带领的近万精锐骑兵,另外五千则是冲向数万流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