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九龙圣祖 > 二千八百八十四 你不如当年!

二千八百八十四 你不如当年!

    “如果云笑真能破阵,大陆第一阵法师当无悬念了!”

    秦破云脸色有些凝重地开口,让得一旁的魏歧等人,都替云笑捏了一把汗,就算他们不是阵法师,也知道想要破掉护城大阵的难度。

    或许这也是楚千古做出承诺的原因所在吧,至少他自己清楚地知道,如果是龙霄战神布置的大阵,那他恐怕根本就不可能在外间布阵。

    若是云笑今日破阵成功,那他楚千古就不用再纠结,或许这也能了却他多年来的执念,一丝属于前一个楚千古最后的执念。

    “不得不说,你这百年时间以来,确实是将这‘九龙护宫阵’研究得颇为透彻了!”

    云笑绕着西门转了一圈,然后说出来的话,让得不少人都还是第一次听到“九龙护宫阵”这个名字,心中不由极为感慨。

    这里可是九龙大陆,相传古有九龙,得一龙就能列亿万人之上,就像高高在上的苍龙帝宫之主苍龙帝一般。

    而这座大阵居然叫九龙护宫阵,竟然有九龙护佑,这可不是普通修者能够想像的。

    就算是没有达到九龙护佑的程度,想必大阵的防御力,也绝对可以称之为九重龙霄第一。

    这是当年龙霄战神作主导,联合整个九重龙霄诸多最为顶尖的阵法宗师,花费了整整三年时间,才布置出来的一座大阵。

    事实上当时楚千古也在受邀人之列,相比起秦破云梦千愁这些只能打酱油的角色,楚千古出力自然是更多一些。

    不过更多的还是龙霄战神作主导,这明面上看起来是单一的一座护城大阵,事实上是由九座小阵组合而成。

    九座小阵自成一体,都可以称之为一座圣阶高级的阵法,而九阵连环,联合而成的这九龙护宫阵,威力更是绝世无匹。

    这可是当年龙霄战神布置出来,为了防备异灵大军大举来攻的大阵,当时他和苍龙帝联合击退了那位异灵皇者,但总觉得有些阴谋在里面。

    在龙霄战神和苍龙帝的猜测之中,当年那场大战,那位异灵皇者似乎并没有出全力,要不然就算是他们联手,也未必能将其击败。

    正是这个发现,龙霄战神和苍龙帝都有理由相信,异灵皇者的实力,恐怕已经超过了传统意义上的至圣境巅峰修者。

    因此云笑才在后来又完善了一遍这九龙护宫阵,而到了那个时候,“已死”的楚千古,自然是不可能再参与大阵的改变了。

    可是此时此刻,在云笑的观察感应之中,这护城大阵九龙护宫阵,就算是本质没有太大的改变,但一些细节却是改动颇大。

    也就是说在这一百年的时间内,楚千古在九龙护宫阵原有的基础之上,又做了极大的改动,让得云笑一时之间都没有绝对的信心能破阵。

    如果云笑依旧是当年的龙霄战神,或许想要破阵都会极其困难,毕竟楚千古的阵法之术不在他之下,破阵也要比布阵难上十倍。

    然而转世重生的云笑,可不仅仅是战斗力已经超过了当年的龙霄战神,在炼脉之术和阵法之术上,恐怕也不是当年的龙霄战神能比的。

    结合前世龙霄战神的记忆,云笑在炼脉之术和阵法之术上都没有瓶颈,截长补短之后,他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当可称之为大陆第一。

    事实上即便是大陆第一阵法师,如果只是当年龙霄战神和楚千古的这个层次,也未必能破阵,可是现在的云笑不同。

    转世重生的这具躯体,也不知道是不是融入了血月珏,激活了太古御龙诀之后,让得云笑学什么东西都是极其之快。

    再加上他有着前世龙霄战神的阵法基础,又有一世的诸多经历,两相结合之下,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化学反应。

    这种融合,无疑是让云笑的阵法之术,在前世的基础之上更上一层楼,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圣阶高级顶尖阵法师了。

    如果非要给云笑的阵法之术定一个品阶的话,那或许用“半仙之品”来形容更加合适,这已经算是阵法一道的另外一个层次了。

    只可惜这些楚千古固然是不知道,不是阵法师的陆沁婉更不知道,她对楚千古极有信心,也知道破阵和布阵之间的区别,因此她才会有如此信心。

    “装模作样!”

    看着云笑围着西城转了半圈,陆沁婉就不由冷笑一声,现在在她的心中,最厌恶的无疑就是这个粗衣青年。

    当年的龙霄战神,和如今的云笑重合起来,让得陆沁婉的心境都有了一定的变化,她相信只要能杀了云笑,自己所有的心魔都会不攻自破。

    甚至连带着雪弃的心魔,也有可能在这一战中得到彻底解脱。

    想到这里,陆沁婉的目光,不由投射到了帝宫深处,那里,是龙噬洞的位置。

    像这样的顶尖大战,陆沁婉并没有指望雪弃能帮得上什么忙,她只是努力想要做到,待苍龙帝和雪弃都闭关出现的时候,苍龙帝宫依旧坚挺。

    至少在陆沁婉的心中,云笑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破阵的,而一旦时间拖长,那她就有理由蛊惑诸人,说云笑并不是龙霄战神了。

    “楚千古,我承认你阵法之术不俗,但比之以前的那个楚千古,你反倒是有些退步了!”

    就在陆沁婉认为云笑是故作姿态的时候,从这个粗衣青年的口中,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让得她不由冷笑一声。

    而一旁的楚千古却是在此刻踏前一步,身上气势喷发,想来也是被云笑这句话给刺激到了,他绝不承认这样的说法。

    这百余年时间以来,楚千古虽然身为帝宫暗殿大长老,但真正要他这个大长老去做的事,几乎是少之又少。

    也就是说这百余年的时间,楚千古除了潜心修炼脉气之外,几乎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研究阵法一道了。

    如此心无旁骛研究了百余年时间的阵法之术,没有得到那个家伙的肯定,反而是说他比百多年前退步了,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这是楚千古最为得意的手段,甚至在他心中,比脉气修为的强悍还要重要得多,也是他当年在龙霄战神和苍龙帝面前,唯一能够自傲的地方。

    楚千古相信云笑就是龙霄战神转世重生,要不然不会知道陆沁婉的秘密,也不会第一时间认出自己。

    被别人说自己阵法之术不行,那楚千古恐怕都不会理会,可是这样的话从龙霄战神口中说出,他无论如何接受不了。

    这位险死还生,成为帝宫暗殿的大长老,除了要报达苍龙帝后夫妇的救命之恩外,更决心成为九重龙霄真正的第一阵法师。

    原本以为龙霄战神已死,这个第一阵法师的名头已经是板上钉钉。

    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龙霄战神转世重生的云笑,将他精研多年的阵法之术,贬得一文不值。

    “怎么?不信吗?”

    见得楚千古踏步而出,感应着这位身上的无匹气势,云笑第一眼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当下轻笑了一声。

    “你虽然对这九龙护宫阵改动颇大,但你根本没有改变这座大阵根基的本事,或者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改变这座大阵的根基!”

    云笑侃侃而谈,然后他的身形已是掠空而过,来到了西门城墙上的某一处,后背上御龙神剑瞬间消失,然后那处的城墙上,就多了一个数丈方圆的大洞。

    “或许在你的潜意识之中,一直都觉得比不上我,所以觉得要是改变了九龙护宫阵的根基,就会让这座大阵威力降低,得不偿失!”

    又一段话从云笑的口中发出,而他手中动作不停,御龙剑飞舞之间,又将另外一处西门城墙,轰开了一个大洞。

    看到这一幕,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云笑到底想做什么,这城墙是实物,可是那九龙护宫阵可也是真实存在的。

    有着护城大阵的存在,就算云笑将这整个西城墙都轰碎了,也未必能踏进龙帝城一步,这是诸多修者的共识。

    一座城池的城墙,可以挡住那些普通人,也可以挡住凡阶灵阶的修者,却挡不住这些顶尖的至圣境强者。

    真正能挡住顶尖强者的,还是那护城大阵九龙护宫阵,只要这座大阵没破,云笑此刻所做的就只是无用功,根本起不到半点的作用。

    “楚千古,你也许觉得我说的都是废话,但你摸着自己的心问一问,在你试图让这座九龙护宫阵发生变化的时候,可有想过将之推倒重建?”

    云笑可不会去管那些旁观修者的想法,当他这一番话出口后,楚千古那满是伤痕的脸庞不由微微一变,暗道自己确实是没有想过。

    “如果我是你,或许会就会想,为什么龙霄战神能布置成功这九龙护宫阵,自己却不行?”

    不断的话语从云笑口中说出,让得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而楚千古脸上的迟疑却是越来越浓郁,到得最后,就连陆沁婉都发现有些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