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乘龙佳婿 > 第八百二十三章 西北发展基金
    “老爷,朱大小姐她来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这几日姑且闭门不出,名为修身养性,实则是打算避避风头的楚国公张瑞,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心头只把皇帝埋怨了一个半死。要不是因为皇帝授意她把那些东宫讲读官全部给弹劾一个遍,他吃饱了撑着一回京就得罪人?

    要不是先帝睿宗对他有知遇之恩,托孤的信任,而皇帝在即位之初对他就极为倚赖,此次北征更是力排众议信任到底,他才不会做出被人认为是倚老卖老的事!

    因此,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这位在勋贵当中名声和赵国公朱泾平齐,实际年龄却大好些,其实可以当朱莹爷爷的楚国公当机立断地对那个飞毛腿一般前来报信的心腹管事吩咐道说:“你让他们竭尽全力拖延一下,我从后门走!”

    堂堂国公,竟然要从后门溜号,那心腹管事却别说偷笑了,甚至连连点头催促。要是其他人家的千金,那自家老爷当然是不怕的,可外头那位大小姐小时候拔过皇帝的胡子,在太后身上乱爬,长大之后也在宫中比公主还得宠,但最重要的是……老爷理亏啊!

    人家张学士又没惹到咱们家,老爷却非要上书把人骂了一通,那位大小姐登门一次理论不够,再来一次也很正常!

    吩咐了下人去拖延时间,楚国公张瑞一点都不含糊,老当益壮。身手依旧卓绝的他甚至连一个随从都没带,出了书房就直奔后门——其实也不是下人们进进出出的后门,而是家里一处平日常常从里头闩死落锁,没有人走的侧门。

    然而,他打开那大铁锁,才刚刚伸手要打开门时,却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动作一下子迟疑了下来。但最终,他还是板着一张脸拉开了两扇门,随即就看到了一个面熟的小胖子正笑容可掬的站在门外几步远处。

    虽说他和陆三郎这个晚辈并不算很熟,但京城小字辈的官宦贵介子弟中,如小胖子这般珠圆玉润体形,还胖得特别匀称,待人接物毫不畏怯的,却有且只有一个。所以,张瑞不由得气急败坏地喝道:“陆小胖子,你都已经是有媳妇的人了,居然还和当年一样听莹莹的?”

    “谁让人家是我小师娘呢?”陆小胖子压根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直接笑嘻嘻地反问了一句,见张瑞登时拉长了脸,他就干咳一声道,“当然,楚国公您老人家那么厉害,我也知道我拦不住您,所以我那小师娘就给我添了一个帮手。”

    听到最后一句话,张瑞才若有所觉地抬头往不远处望去,就只见墙根底下的阴影处,刚刚一个几乎没流露出任何气息的少年悄然出来,乍一看去毫不起眼,放在人群中一抓一大把,可是当人闲庭信步似的走上前来时,却仿佛一把正在出鞘的剑似的,渐渐流露出了锋芒。

    要是在平日,年纪一大把却依旧很喜欢找人比武过招的张瑞,兴许会见猎心喜,和人过两招试试手,但在今天这种时候看到这一幕,他哪里不知道人家是守株待兔?这小子肯定是张寿身边那个名声赫赫,就连皇帝也叫了去教习锐骑营将士的阿六!

    就他刚刚察觉到外头这陆小胖子的气息时,他当然可以锁门转身就走,可人家都能提前守在这,那就是摸清楚他的想法了,天知道他一回头转身,会不会没走几步就撞上朱莹?

    他和那丫头的爹是有仇,老死不相往来,所以这家里赵国公朱泾没来过一次,奈何自从这丫头小时候有一次在宫门前错溜上了他夫人的车,然后几声脆生生的姨姨叫得他那半老徐娘的夫人心花怒放,又见人粉妆玉琢衣着华丽,觉得是哪家世交之女带回家之后……

    朱莹就常来常往,对他家大概比他都熟!那丫头真的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全都是被朱泾……还有皇帝给宠坏的!

    因此,张瑞心念数转,干脆就站在那不动了,抱着双手没好气地说:“莹莹这是打算和我来一招前有狼后有虎?”

    阿六只是因为张寿的吩咐跟了出来,又因为朱莹的吩咐来给陆小胖子当个护卫,毕竟就小胖子那本事,真要撞上张瑞,武力值不够,就算守株也待不了兔,反而会被兔子给碾死,所以这会儿张瑞既然不动手,他上前之后,却站在陆小胖子身后,俨然一个保镖。

    而面对张瑞的质问,陆小胖子却半点不怵,反而满脸堆笑地又上前了两步:“楚国公这一回是猜错了,其实今天小师娘上门找您,不是兴师问罪,而是有一件大好事要找您商量。”

    “拉倒吧,那丫头找我能有好事?”张瑞面上嗤之以鼻,心下却犯了狐疑。朱莹上次登门时就说只不过是做个样子,按理说,今天确实不应该再来闹一场,他好像是有点杯弓蛇影了……可再转念一想,他的脸就又黑了。

    看看他那二弟襄阳伯张琼现如今对张寿的信服,人家不是把他当成了没脑子的张琼,于是打算忽悠一气吧?

    满心警惕的他眯缝眼睛打量小胖子,这才一字一句地说:“你既然奉命在这堵着我,那想必也是知情的?那就直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反正有莹莹的面子,差不多的事情我就答应了,但要是不能答应的,那我可就没办法了。”

    见张瑞如此直截了当,陆小胖子非但没有懊恼,反而喜形于色:“都说楚国公您是爽快人,那我就直说吧。我今儿个是来化缘的,希望您能为大明西北发展基金贡献一份力!”

    这一刻,饶是楚国公张瑞活了大半辈子,见多识广,他仍然是愣在了那儿。西北发展四个字他大概听得懂什么意思,但基金是什么玩意?而且还能够在前面冠之以大明两个字?这是一个新建立的衙门?可要是那样的话,他怎么没听说过?

    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的张瑞不愿意表现出自己没听懂,轻描淡写地说道:“说仔细点。”

    陆三郎当然知道张瑞这只是揣着糊涂装明白,但他却也不会拆穿,当下就绘声绘色地说道:“事情是这样,我那小先生和小师娘知道,北征之后,宣府大同那一带是太平了下来,但是,虏寇或北逃,或西窜,反而更西边的陕西和甘肃,一向不那么太平……”

    小胖子非常耐心细致地把西北如今的局势给楚国公张瑞普及了一下,仿佛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这是关公门前耍大刀,而张瑞虎着脸听,实际上却是满头雾水。

    这难不成真的仅仅是……要钱?可朱莹亲自出马还派人堵他的事情,会这么简单吗?

    而小胖子简略带过河套,着重介绍了一下河西之后,他停顿了一下,这才满面诚恳地说:“听说楚国公您有很多旧部都仍旧留在河西甘州肃州诸卫镇守边疆,那边虽说绿洲连片,但毕竟比不得京城富庶,从粮食到衣料,不少东西都要仰赖东南补给……”

    张瑞这简直是被小胖子这东拉西扯给说得越发糊涂了,忖度朱莹这应该都快要追上来了,他就立刻不耐烦地打断道:“说简单点,到底要多少钱?”

    小胖子这前戏确实就是为了拖延时间,此时张瑞明显不吃这一套,他也就非常知机地改换了方式,当下笑着说道:“百金百银,对您来说,就是拔根汗毛的事。”

    张瑞本来是打算破财消灾的,因此听到这个数量之后,没有太放在心上的他就直接一口答应道:“得,回头你到账上去支,就说是我吩咐的,让他们直接把钱票支给你!”

    “楚国公,您别急啊。”陆小胖子假装没看见张瑞那遽然怒色,笑眯眯地说,“这百金百银,对于您来说当然不在话下,但您就算再慷慨大方,话我还是要说完的。虽说大明西北发展基金已经得到了太后娘娘、皇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和贤妃娘娘的大力支持……”

    “等等……你等等!”这一次,张瑞终于真正吃了一惊。他瞪大眼睛盯着小胖子,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说都得到了谁的大力支持?你的意思是,太后娘娘她们真金白银地拿出了钱来,支持你们这个……这个什么西北发展基金?”

    其实太后娘娘她们只是拿出了钱来,她们根本不知道张寿和朱莹打算拿来干什么……

    陆小胖子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这一次却没有避重就轻顺势承认下来。

    “宫里送出来的四匣子金银现如今就在张园,这钱呢,是各位娘娘的脂粉钱,她们就是觉着,这样放着也是白放着,还不如拿出来扎扎实实做些事情。”

    “小先生说,诸位娘娘们之前对公学和女学的捐助已经很多了,也不能老是拿着宫里娘娘们的钱去填无底洞。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次娘娘们的好意,不如放在更长远的地方,放在能够看到回报的地方。”

    “可买房子买地,买店铺做买卖,这宫里内侍也能做得,民间富商也能做得,而且还要被某些御史指斥说是与民争利,那就实在是对不住娘娘们的善心善举了。”

    “要知道,咱们从来就没见宫里诸位娘娘们拿钱去修什么佛寺道观,可这些年京畿附近但凡有点旱涝雨雪,哪次不是太后娘娘带头节衣缩食,然后拿出脂粉钱来捐助?但就这样,居然还有其他地方的因为遭灾没有免钱粮,就拿着京畿这边得了娘娘们赈灾说事!”

    “就比方说公学也被其他各地的书院私塾说三道四,怪不得圣人言,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这次小先生和小师娘才决定,不把太后娘娘她们的名头单独拿出来,而是合起来用基金的名义来做事。所谓基金,就是筹募而来,用于特定用途的钱。”

    小胖子说得十分动情,甚至连他自己都被感动了,这会儿甚至擦了擦眼圈。而张瑞虽说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带到坑里去,却也不得不承认小胖子的话倒是挺有条理的。

    要想说服别人,首先说服自己,小胖子擦过眼角之后,他就一鼓作气地说:“四位娘娘拿出来的这些钱,加在一块也就是两三千贯,看似不少,但实则真的要做什么实事,却还远远不够。所以,小先生叫了我去商量,最终决定,就按照娘娘们拿出的这份钱作为基准。”

    “他拿出这一份钱,我也拿出这一分钱,然后以这个基准找人化缘。楚国公您是第一个,接下来小师娘多半还会去找赵国公、秦国公、襄阳伯、渭南伯他们……”

    陆三郎的嘴里迸出了一个又一个勋贵的名字,却故意略过西北发展四个字不提。果然,这一次,楚国公张瑞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打断了他。

    “你小子就直接说,张寿打算募集这么多钱干什么?刚刚又在那说河西是什么意思?”

    “咱刚刚不是说了吗?大明西北发展基金啊!那当然是投资西北,为当地军民百姓谋福祉。”陆三郎张口就是一大堆胡扯,随即又岔开话题道,“当然在此之前,这笔钱会先注入天工坊做个周转,毕竟,河西那边这要是没有信得过的人,小先生也不敢贸贸然投入过去。”

    “天工坊如今从座钟到玻璃器皿,供不应求,钱转一圈就能翻倍,要不是小先生知道诸位娘娘不爱钱,就这么理所当然收下来算一注本钱,日后给各位娘娘算分红,那反而省事了。”

    这一次,张瑞终于听明白了。宫中太后以下那四位最尊贵的娘娘,各拿了一注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闲钱给张寿,估计是转托张寿投入到不拘什么地方,有没有回报估计不是特别在意,就算亏了也顶多是损伤一点张寿在她们心目中的形象,如果赚了当然更好。

    当然之所以如此,一来是张寿白手起家的名声,二来当然是……这四位全都和张寿有相当密切的关系,这也是联手向张寿表示信任,更是彼此之间的一种同盟。

    毕竟,裕妃刚刚生了一个儿子,外头就沸沸扬扬都是传言,这也是宫中那些天底下最尊贵女人的一番计较。

    然则这本来应该是张寿可以闷声大发财,悄然运作的事,人竟然打算敞开来做事,再拉上更多的人,然后做更大的场面!这张寿怎么就这么大的胆子!

    心里这么想,楚国公张瑞没好气地瞪了陆小胖子这条走狗一眼,这才冷着脸说:“好了,这种事别在门口说,跟我进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