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奇迹的召唤师 > 1777 仅需要一瞬间?(求月票)
    “————”

    二楼的咖啡厅里,整个大厅都被沉重的寂静所覆盖,丝毫不见刚刚时的轻松及拘谨。

    诗乃就拿着手中的那份资料,一点一点的看着,不知何时,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看着这样的诗乃,罗真没有说什么,自顾自的喝着咖啡。

    直到良久以后,诗乃才放下手中的资料,看向罗真。

    其眼中,竟是已经出现了敌意。

    “你在调查我?”

    诗乃说出了这样的话。

    其刚刚所看的资料,就是诗乃个人的情报所汇集起来的资料。

    诗乃从小到大的各种情报就在这份资料上面。

    包括其小的时候导致父亲去世,母亲精神崩溃的那起意外交通事故。

    也包括诗乃之前是和母亲一起住在乡下的娘家的事情。

    理所当然,五年前的那起事件亦在其中。

    诗乃失手,杀掉了抢劫邮局的强盗的那起事件。

    这样的情报,全部汇聚起来,出现在罗真的手中,难道还不能证明罗真调查了诗乃吗?

    如此一来,那就难怪诗乃会对罗真投以充满敌意的眼神了。

    不过,罗真却是面不改色。

    “既然你已经来了,那就证明你是想解决你自己身上的问题,为此不惜求助于我吧?”

    罗真看向诗乃。

    “既然打算求助于我,你的问题,还是得告诉我,那与其让你亲口说出来,生生的揭开伤疤,还不如我事先就去了解,那样也好事先做准备。”

    这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想要诗乃的情报,罗真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出手调查,让菊冈诚二郎把诗乃的情报提供给自己,相信,他不会拒绝。

    事实上,在罗真向菊冈诚二郎提及这件事的时候,菊冈诚二郎仅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让人把情报汇集在文件档上,发到了罗真的手机。

    〈死枪〉事件水落石出,菊冈诚二郎又付不起让罗真满意的报酬,相当于欠了罗真一个大人情,既然如此,对于罗真的要求,对方自然是有求必应。

    也是因为这样,罗真已经知道,其实,袭击自己的恭二就是诗乃的朋友,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对自己怀恨在心,被刺激成那个模样。

    可惜,对于〈死枪〉事件,国家已经商量好,不准备公之于众了,考虑到事后影响的问题,这次事件将会被隐瞒不报,只有当事人及其家庭会有所得知,对外则宣称恭二已经保送到外国去就读,因而诗乃还不知道恭二就是〈死枪〉的同党,更不知道他的真面目,只从他的家人和学校那里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连道别都没有,让诗乃为此失落了一阵子。

    但,这也比被诗乃知道恭二的真面目要好。

    知道自己唯一的朋友居然是那种人,还是为了那种目的才接近自己,诗乃肯定会大受打击吧?

    这个结果,对于诗乃来说,算是比较仁慈了。

    而昌一的话,昨天也遭到了警方的逮捕,锒铛入狱,还和恭二一起请了心理医生和精神科医生为他们进行诊断及治疗,这辈子估计都很难再见到他们了。

    兄弟两人成为了这样的犯罪者,据说他们的父母就差点崩溃,尤其是他们的父亲,得知自己一手造成了两人这个下场,医院也彻底的没有了继承人,受到的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当然,罗真一点都不关心这样的事情。

    由于亚丝娜也受到过同样的待遇,被家里人过度教育的关系,罗真对这种人基本没什么好感。

    所以,只能说是对方自作自受,教育不当,所有的苦果都需要自己去承受,没资格接受一丝一毫的怜悯。

    不过,这倒是给罗真提了一个醒。

    “以后对孩子的教育可得好好抓牢了。”

    谁让他有一个可爱到过分的女儿,还有一个此世界的未婚妻及异世界的恋人呢?

    以后,他的孩子想必不会少,早点了解这方面的问题,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想着这样和目前的谈话无关紧要的事情,罗真便注视向了诗乃。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倒是没想到你患上了这种心理疾病。”

    闻言,诗乃为之沉默。

    一会以后,诗乃吐出一口气,冷静了下来。

    “既然你都知道这件事了,那说说吧,你约我到这里,真的觉得有办法解决我的问题吗?”

    诗乃迎着罗真的目光,如此说着。

    “我看过的心理医生同样不少,也有按照他们的吩咐准时吃药及治疗,即使是这样,直到现在,我的问题都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真又有什么办法解决诗乃的问题呢?

    “你大概出身很不凡,认为我遭遇到的问题是现实里会出现的问题,比如经济困难之类的,那样你是有办法帮我解决,但可惜我不是。”

    说到这里,诗乃的语气已经充满了自暴自弃。

    “还是你想给我介绍什么有名的心理医生?帮我承担所有的费用?那我告诉你吧,这么做,多半是没用...”

    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罗真出声打断了。

    “首先,我必须纠正你一点,我的出身其实很平凡,我家只不过是普通家庭,就算你不信,这也是事实。”

    罗真先是这么打断了诗乃,让诗乃怔然,眼中浮现出不信任的神采,随即才淡淡一笑。

    “其次,我既不用帮你请心理医生,更不用帮你承担什么治疗费用,仅需要一瞬间,我就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罗真竟是这么说了。

    “一...一瞬间...?”

    诗乃彻底愣在了那里。

    而这个时候,罗真已经从台下取出了一个大大的包裹。

    那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来,打开看看。”

    罗真将盒子推到诗乃的面前。

    “......”

    诗乃很想问问,这到底是什么,却是在罗真的眼神注视下闭上了嘴巴。

    看着自己面前的盒子,诗乃犹豫了一下,旋即抬起手,伸了过去。

    在此过程中,诗乃发现,自己的心跳突然变得非常的快。

    潜意识在告诉诗乃,别碰这个盒子,千万别碰,里面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东西,更是她最不能触碰的东西。

    可最终,诗乃还是颤抖着手,将盒子打开了。

    这一打开,盒子内的事物印入了诗乃的眼帘。

    “......!”

    看清其中的事物,诗乃呼吸一滞。

    其心跳,剧烈的跳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