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豪门盛宠:吻安,第一夫人! > 第411章 查霍寒景的动向
    时念卿怎么也没想到:霍寒景的动作,会如此迅速。

    更没想到,他的手段与本事,会如此的雷厉风行、雷霆万钧。

    凶猛得让人措手不及,防不胜防。

    那一刻,时念卿深刻地体会到:霍寒景一旦动了杀念,果真不会留下片刻的善念,让对方有丝毫的喘息。

    顾家出事,仅仅是在三天之后。

    帝国时间:七点十五分。

    一夜细雨绵绵,偌大的帝城,被一层白色的水雾包裹,深沉又厚重,压抑得让人无法喘息。

    天未大亮,世间万物还没从安宁静谧中苏醒,可是顾家别院,却早已乱成一团。

    时念卿撑着一把黑伞,安安静静站在顾家大门外,看着穿着黑衣黑裤戴着白色手套的检察官,面无表情将印着s帝国国徽的封条贴向朱红色的大门,却被早已失去理智的顾夫人一把狠狠打落。

    立在一旁的白百晟,挑了下眉头,皮笑肉不笑地从喉咙里幽幽哼道:“这又是何苦呢顾先生,与其看着顾家一无所有,还不如……”

    说着,白百晟话语一顿,对着身旁的管事使了个眼神。

    管事立刻心领神会,连忙将一份文件递上去。

    白百晟接着说:“签了这份文件,顾家不仅能保住这座百年府邸,还能拿到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够你们顾家吃吃喝喝几辈子都不愁没钱花。古语有言:识时务者为俊杰。顾先生,顾氏集团,已然无力回天,不要再做无谓的垂死挣扎,显得极为愚蠢。”

    顾峰然一听这话,双目陡然一片血红:“你们白家就是一群没有丝毫人性的强盗,不是心心念念想要顾氏么?!我告诉你们,今天就算我死在这里,也不会签这有辱门楣的合约,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白百晟都快被顾峰然气笑了:“强盗?!顾先生,我读书少,你不要咬文嚼字随随便便给我们白家冠以如此罪名。自己经营不善,怎反倒怪起收购者的不是了?!顾峰然,你应该感激,感激白家还愿意接手你们的烂摊子!!”

    顾峰然被白百晟的话,气得全身都在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

    白百晟似乎有些乏了,没耐心跟他们再耗下去,冷幽幽地哼道:“顾峰然,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这收购合同,你到底是签,还是不签?!”

    瞄到顾峰然只是把嘴唇抿得更紧,压根就没有松口的意思,白百晟笑道:“你真当以为:没有你顾峰然的签字,我们就拿顾氏没有一点办法了?!”

    言毕,白百晟转身就往外走。

    顾峰然何等聪明,当即神色惊恐地大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白百晟停下步伐,慢慢悠悠回过身,觑见顾峰然恐慌难安的模样,他很是惬意嚣张地吹了一记口哨:“听说贵公子去了荆城寻求融资,啧啧~,也不知道回不回得来。”

    刹那间,不止顾峰然,就连顾夫人脸上的血色都急速褪尽。

    血气飙升至头顶,顾峰然当场就倒了下去。

    顾夫人魂飞魄散。

    “老公,你怎么了?!”

    “不要吓我,老公——!!”

    “救护车!!快,帮我叫救护车……”

    时念卿听见呼声,扔了黑伞,拔腿就往院子里跑。

    而白百晟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下,遇到时念卿。

    瞅着飞奔而来的那抹娇小身影,他的目光,阴鸷狠戾,好似淬了毒。

    在时念卿从他身边经过之时,白百晟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贱人!”曾经有经济学家这样评价过顾氏:它,是商界不可再创的神话,是国家最有力的的支撑,是无人可以匹敌最不可触及的存在。

    富可强国,不是夸大奇迹,只是实至名归。

    人人都知道,顾氏是根基雄浑的百年企业,据说顾氏祖辈从乾隆时期创业,哪怕历经改朝换代,它依旧熠熠生辉,无人可以撼动。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商业奇迹,却遭遇重创,举步维艰,濒临破产。

    为了确保有资金正常注入蓝海湾项目,顾峰然不惜将祖宅抵押出去,原本打算,只要蓝海湾有了这笔钱,就能正常运营下去,不出意外,三个月之后便能顺利盈利,然后扭转乾坤。

    谁料,这笔钱刚投入,不出一月,顾氏竟被一股黑暗的神秘力量掀起的经济危机波及,再度亏空。

    顾峰然晕倒,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医生当场便下了病危通知。

    顾南笙接到管家电话的时候,正在荆城的机场,准备飞洛城。

    听到父亲病危,那一刻,他连灵魂都跟着僵麻了。

    医院。

    手术室外的走廊,时念卿站在那里,睨着挺着脊背僵硬坐在长椅上、目不转睛盯着手术灯的顾夫人。

    顾峰然进手术室,已经整整三个小时了。

    可是顾夫人的手,仍然颤抖不停。

    时念卿是与她一同乘坐救护车来的医院。

    一路上,顾夫人都紧紧地握着顾峰然的手,然后一直不断重复地小声呢喃:“峰然,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老公,老公……”

    时念卿认识顾南笙,甚至比霍寒景还早两年。

    顾夫人是母亲宁苒,最好的闺蜜。

    换而言之,顾夫人是看着她长大的。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他们有多相爱。

    那种相爱,是可以为了对方而死。

    “孙姨……”瞧见顾夫人抬手去理凌乱散落的头发,可是发抖的手,却笨拙得怎么也无法把头发别在耳后,时念卿赶紧上前想要帮忙,谁知,她还没碰到顾夫人,已然被顾夫人愤怒掀翻在地。

    “滚——!!”顾夫人失了平日所有的端庄优雅,双目一片吃人的猩红。

    而勃然大怒的训斥声,震天动地,在走廊里,久久盘旋回荡。

    时念卿没想到顾夫人情绪会如此失控,更没想到她的力气会如此之大,重重摔在地上的时候,额头撞在地面,霎时耳畔全是嗡嗡之声。

    “妈——!!!”顾南笙急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好瞧见自己母亲满脸愤怒地站在时念卿面前,指着她的鼻子谩骂。

    而时念卿脸上的血,已经干了。

    “妈,你在发什么疯?!”顾南笙赶忙把时念卿从地上搀扶而起,然而担心的不断在她身上瞅,“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医生。”

    说着顾南笙拉过时念卿就要往楼下走。

    顾夫人瞧见自己的儿子,如此袒护一个女人,全身都在发抖。顾峰然还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作为儿子,没有在第一时间询问情况,竟然一门心思全在一个外人身上。

    “站住——”顾夫人呵斥道,“顾南笙,今天如果你敢带着这个女人离开这里,就不要再叫我妈!!!”

    顾南笙不悦蹙眉,回头看过去。记忆里,母亲一向性格柔顺温和,对待时念卿,更是像对女儿一般,宠爱有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顾夫人双目血红地瞪着顾南笙,然后抬手指着时念卿,喉咙沙哑地说:“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我们顾家才会沦落至如此田地,你父亲还躺在手术室里,生死不明,顾南笙,倘若你今天不跟她一刀两断,我权当没有生下你这个儿子。”

    “……”顾南笙本以为母亲只是一时气急了,才会这样,听了她这番言辞,他才知晓母亲是真的动了怒,他转回身看向顾夫人,低声说道,“我们顾家出事,跟小卿有什么关系?!妈,你不要胡言乱语。”

    顾夫人瞧见都到了这节骨眼上了,顾南笙还在袒护外人,眼泪一下就滚落了出来:“我胡言乱语?!白百晟领着人来顾家耀武扬威的闹事,跟她没有关系?!顾、南、笙,你个不孝子,你喜欢谁不好,偏偏跟霍寒景抢女人,为了时念卿,和霍寒景杠上,是不是特别自豪?!你想让我们整个家族都跟着陪葬吗,你……”

    “妈,够了!!”顾南笙也红了双眸,“这一切只是霍寒景的个人行为,你以为没有小卿,他就不会对我们顾家下手吗?!妈,你清醒一点好不好,小卿她……”

    然,不等顾南笙把话说完,急气攻心的顾夫人,怒气冲冲奔了过去。

    顾南笙,被她一巴掌抽懵了。

    时念卿自然也吓得不轻。

    顾南笙今年二十五岁,这是顾夫人第一次出手打他。

    时念卿担心地看着顾南笙,然后扭头看向顾夫人,出声喊道:“孙姨……”

    “不要叫我!!”顾夫人扭曲着脸孔咆哮,“时念卿,倘若你还要脸的话,以后就离我儿子远一点。霍寒景不要的女人,在我们顾家眼里也是一文不值的破烂。以为舔着脸勾引我的儿子,就能顺顺利利嫁入顾家?!我告诉你,痴心妄想,只要有我在,顾家门槛,你休想踏进半步……”码字狗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