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 第1381章 唯有套路得人心(大结局)
    然而今天又是一个大年三十,按照往年的习惯,所有人都会赶回来团聚。

    时间能让人慢慢淡然,但众位属下依然没有放弃寻找,哪怕是找上万年,也要找到尊上的踪迹,只是现在不是那么的悲伤,有悲伤的时间,还不如多想想如何找到尊上。

    东皇离现在身穿皇袍,有东皇白芷的风范,不愧是女皇的女儿,天生就是当女皇的料,回头看向弟弟,笑道:“想爸爸回来的时候,怎么夸我的。”

    “夸我才是吧。”叶焱带着调侃的味道说道,姐弟两虽然是在调侃,那语气还是显得很不自然。

    东皇离轻笑了一声:“今年就别出去找了,好好陪陪初语,刚刚生了孩子,需要你的陪伴,这么多年,你陪她日子太少了。”

    “初语能理解我的。”叶焱收起笑容,淡淡说道。

    “哪个女儿不希望有男人陪伴,更何况孩子都生了,怎么说也得陪上一个月,别人这些年跟着我管理这么大的无虚帝国,也是辛苦。”

    不等叶焱说话,东皇离再次说道:“我可是答应初语的,至少让你留在家里一个月。”

    “就这么决定了,还有叶神那小子也是一样的。”东皇离低声说道,虽然自己管理无虚帝国很累,但是他们在外面寻找,更加的累。

    叶焱没说什么,其实心里也有点愧疚,当年结婚都没结成,就出去寻找爸爸的踪迹,一找就是这么多年,偶尔回来陪陪妻子一天,然后继续寻找。

    基本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叶焱抬头看向天际,已经渐渐暗淡下来了。

    “妈妈还没回来吗?”叶焱低语问道。

    没错,青雅等人也在用自己的办法寻找着叶华,近百年都在外面,只有在乐静的生日还有年三十回来聚聚。

    当然了,她们四个人并没有在一起寻找,毕竟她们和叶华都是单独的感情,自然有自己的办法去寻找了。

    “不知道,以前的话,妈妈应该回来了。”东皇离低语道,觉得也有点奇怪。

    “姐,焱哥。”

    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初语抱着自己的孩子缓缓走来,或许有了新的生命诞生,才让这沉闷的气氛增添了一丝的喜色。

    怀中的小男孩正在熟睡,但那眉宇像极了叶焱,很像叶焱。

    千年后的初语更加的成熟了,加上管理这么大的帝国,气质也变得威严,真是像极了当年的依依,不对···应该是梦瑶才是。

    “你怎么过来了?”叶焱看着妻子走来,微微笑道,看着怀中的儿子,心里也是涌上喜色,如果爸爸在的话,现在都是爷爷了,会不会带着孙子装逼呢,很有可能。

    “差不多都准备好了,时辰马上也要到了,只剩下妈妈没回来了。”初语称呼的妈妈自然就是叶焱的妈妈了,青雅。

    “就妈妈一个没回来吗?”叶焱疑惑问道,不会是出事了吧。

    初语点了点头:“白芷妈妈说,可能会晚点,好像很忙。”

    “是吗?”叶焱不以为然,看了姐姐一眼,也许妈妈不想失望吧,每次年三十,大家都会一起回忆爸爸,那种场面真的很难过。

    “要不焱哥你去看看妈?”初语建议道。

    叶焱摇了摇头:“没用,妈妈也许有自己的想法,我去了,也是让妈妈更加怀念。”

    初语虽然是儿媳,但和叶华这位爸爸相处的时间不长,感情自然没那么深厚,感觉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似乎都还活在过去。

    怀念自然是好的,但生活还是要继续,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爸爸已经···

    但就是不承认这个事实,初语心里明白,心里也很钦佩爸爸,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的人都没有放弃寻找,这份毅力,不是常人能有的。

    “走吧,我们去宴会厅,时间也差不多了。”东皇离看着天色暗淡,低语了一声。

    在宴会厅里面,坐的自然都是一众属下了,没有叶华在,少了很多欢声笑语。

    裂骨都不搞事情了。

    斗浮世也不逗逼了,变得成熟了。

    所有的人仿佛都成长了起来,都能独当一面了。

    “雨彤,怎么样,今年还好吧?”东皇白芷柔声问道,脸上的笑容有点勉强。

    按照往年的情况,青雨彤都是大大咧咧的,但是现在的青雨彤,似乎没那么幼稚了。

    “还好,只是没有收获。”

    千语晴低声说道:“我们是不是方向错了?”

    “也许只是时间问题,青雅今年怎么还没到,刚刚告诉我,还在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东皇白芷轻声说道,有什么事情比现在更加重要吗?

    “也许姐姐找到什么线索吧。”青雨彤淡淡说道。

    千语晴握着茶杯,缓缓转动,轻声说道:“青雅姐开了一个清吧,也许就是在等着叶华,就像当年一样。”

    “但是这一等,已经等了百年之久。”青雨彤感觉姐姐这个方法不行,这就是等鱼上钩啊。

    东皇白芷轻笑了一声:“也许中奖了,这也是说不定的。”

    众人轻笑了一声,这种概率,也许比中五百万更加的难吧。

    在某一个位面上。

    这是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开着一家不大的清吧,两间门面,有二楼。

    名字就叫清吧。

    虽然是小巷子里面,但是外面拍着长长的队伍。

    放眼一看,清一色的男人。

    “哎呀,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见老板娘一面,如果能看见,叫我死都可以啊。”在队伍里面,一名年轻人带着向往说道。

    “是啊,老板娘实在太美了,上次我朋友偷偷拍了一张照片,现在整个房间都是老板娘的照片,鬼知道晚上在干什么。”

    “简直就是亵渎我们的老板娘,如果能当上这里的老板,那简直要爽翻天了,如果是我的话···嘿嘿,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一群男人顿时看向这个男人,后者脸色一沉,很自觉的抱头蹲下,迎接拳头的洗礼。

    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亵渎的罪。

    这样的情况已经见惯不惯了,许多第一次来的人都很好奇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但是都知道,如果来这边旅游的话,这家酒吧是必打卡的地方。

    堪称旅游景点。

    然而酒吧内部,全是一群男人,目光全部放在楼梯口上,仿佛耳边响起那清脆而威严的声音。

    当然是高跟鞋发出来的声音。

    但这也要有运气,运气好的话,就能看见。

    也许在坐的男人们撞了狗屎运,真的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

    在男人们的耳中,这简直犹如天籁之音。

    只见,一双洁白的高跟鞋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男人们全部屏住了呼吸!

    老板娘出现了!

    今天运气太好了,终于下来了!

    一袭朴素的白裙,显得是那么的唯美,一头黑丝很自然的垂落,和白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那张脸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时,男人们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完全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简直就像开了美颜和滤镜一样!

    不!

    这种说法简直就是亵渎老板娘,这位老板娘只在天上有,下凡来体验人生的。

    一些外来人,第一次看到老板娘,简直目瞪口呆,目光中露出了贪婪,这样的女人才有意思啊!

    这位老板娘自然就是青雅了。

    这时候下来,也是要打烊了,家里还有聚会。

    青雅扫视在场的男人们,目光显得很平静,已经习惯这种眼神了。

    然而不等青雅宣布打烊,一个男人带着醉意站起身来!

    “哼!女人,你开个价吧!”

    青雅看向这么男人,没有任何的反应,这种事情,只要自己下楼,基本上就会发生的。

    男人见青雅不说话,直接将自己车钥匙甩在桌子上面:“跟我!这辆幻影就是你的!还有两百平的江景房,以后你的生活就是享受!”

    “不行。”青雅淡淡说道。

    男人听到这样的回答,有点意外啊:“怎么?给少了?”

    “不是,你太丑了。”

    随着青雅的话,所有人轰然大笑,这位土豪虽然长得不帅,但至少五官还算整齐。

    “我···我告诉你!你最好识相一点,不然你这家店,我让你开不下去!”

    男人嚣张的话语让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唉,又是一个找死的。”

    “是啊,我都看了好几次了,每次牛逼的要死,也没见这家清吧倒闭啊。”

    “这老板娘不简单啊。”

    “是啊。”

    青雅不想理会这个土豪,淡淡说道:“各位客人,本店今天要打烊了。”

    虽然有点失望,但是看到老板娘出现,也是值得。

    “老子不走!你能奈我何!”

    周围立马走出几个黑衣大汉,直接将男人扛起来,然后外面响起惨叫声,看来摔得不轻啊。

    青雅看着人群离开,来到吧台里面,独自倒了一杯酒,目光有点迷离。

    其实一开始就有点迷离,好像是喝醉了。

    因为青雅找到了一个独门配方,喝醉了,就能看见叶华。

    如果可以话,青雅想每天都醉着,那样每天都能躺在叶华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看着那张扑克脸,虽然没表情,但就是喜欢。

    也不回到过了多久,酒瓶都见底了。

    忽然响起了服务员的声音。

    “先生,本店已经打烊了。”

    然而对方似乎并没有回话,门口响起沉重的脚步声。

    这种脚步声让青雅蛾眉一紧,缓缓抬头看去,一道身影出现在青雅的目光之中。

    随着人影渐渐走近,青雅的目光露出各种情绪。

    男人坐在高椅上,淡淡说道:“有酒吗?”

    “我这有很多酒,你要哪种?”青雅淡淡问道。

    “能死的那种。”

    “那巧了,我这确实有这种,名叫死亡。”

    男人愣了一下,看着青雅的脸庞,感觉很熟悉,淡淡说道:“给我来一杯。”

    “好。”

    男人接过青雅配的酒,一饮而尽,瞬间就感觉灵魂脱离的身体。

    那种感觉,仿佛得到了解脱。

    良久之后,男人清醒了过来:“你下药了!”

    青雅忽然娇笑了一声:“如果我下药了,你已经被我抬上床了。”

    “你和别的女人不同。”男人凝视着青雅,沉声说道。

    “自然,看你这个样子,似乎有故事,刚好,我这里有酒。”青雅柔声笑道,这让周围的服务员很惊愕,老板娘怎么会和男人说话呢?

    但是这个男人,真的好有味道啊,好帅啊···我的天呐···从来没见过这么帅的男人。

    见叶华不说话,青雅劝说道:“只有倾吐才有用。”说完之后心里想啊,你当年何尝不是这么和自己说话的呢?

    “老板娘,我们就先回了。”旁边的服务员恭恭敬敬说道。

    青雅点了点头,随即看向男人:“现在没人了,你可以说了。”

    “不对,先让我来猜猜,瞧你这身打扮,肯定出生在豪门,大半夜的寻死,肯定不是因为钱,这男人不是因为钱,那就是因为女人,想必是豪门联姻吧,碰到一个不喜欢的女人,但又无能为力。”

    男人听后死死盯着青雅,冷声说道:“你调查我!”

    “我才没兴趣调查你,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要什么你清楚,你要什么,我也清楚,上楼吧。”

    青雅的话直接让男人一脸懵逼,但还是缓缓说道:“听闻这里的女老板很神秘,但是今日一见,也是贪图我容颜之人。”

    青雅直接无语,这人得多加一项了,自恋,无比的自恋。

    “先生,如果你不愿意,大门在那边,走吧。”青雅一脸不在乎,有本事你走啊,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吗。

    “哼!想我也是洁身自好之人,但今天就放纵一回!让你荣幸一回。”

    青雅那白眼翻得格外有味道,还让我荣幸一回,你咋不去死呢,真想掐死他。

    “废话真多,要来就来!”说着青雅就走上了二楼。

    男人缓缓起身,跟着了上去。

    如果仔细观察,男人的嘴角带着一丝的弧度。

    你们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本尊的套路,再调皮,本尊就玩失踪。

    不过,回来的感觉真好···这一觉睡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