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56章 两种锦衣卫
    启禀经历大人,吴大人暗中调遣三队锦衣卫,包围了徐增寿在京的三处宅子!”

    唐韵听到手下人的禀报,忙道:“那吴大人呢?他去哪了?”

    “他……进宫了!”

    “进宫?陛下还用锦衣卫吗?”唐韵自嘲笑笑,突然警惕道:“你先下去吧,我都知道了。”

    手下人走了,唐韵坐在椅子上,略微沉吟片刻,急忙提起笔,写了一张纸条,从他的袖子里拿出了一只“紫点子”,这是他精心饲养的信鸽,一只好的信鸽,不但要健飞,还有聪明机警有绝活。

    唐韵将纸条绑在了紫点子的腿上,然后贴着鸽子的耳边,低声嘟囔了几句,又蹭了蹭,鸽子咕咕回应,然后这个小家伙就贴着地皮,连跑带跳,蹿上了窗户,然后又用两只小腿,快步跑了。

    厉害吧?

    一只鸽子居然不飞,而是从地上走,这也是没谁了。

    若不是有这种独一无二的本事,唐韵也不会放心让紫点子送信啊!

    送走了鸽子,唐韵长长出了口气,似乎完成了一件大事。他转头把烧茶水的炭火炉取了过来,摆在面前。

    然后从书桌上,取出一份份的密信,扔到了火炉之中,眼瞧着这些密信化为灰烬,红彤彤的火焰,照应着瘦削的面庞,唐韵笑了……

    这些密报之中,有一份就是来自蜀王府的,其中告诉朝廷,说是有一个人出现在了成都,此人是乱贼当中的大头领,可是根据调查,极有可能是柳淳,他还没死!

    “柳大人,卑职早就知道,你不是束手待毙之人,你没死,这锦衣卫就还有机会,可惜啊,卑职再也不能跟着你惩办奸邪,肃清朝堂了。卑职要走了!”

    唐韵烧了密信,又自己烧了一壶热水,仔细清洗面庞,每一个动作,都一丝不苟,等到梳洗之后,他小心翼翼,将飞鱼服摆放在中堂,上面压上了他的那口绣春刀。

    虽然他一介文人,没真正杀过人,可他跟随柳淳的几年,着实办了许多案子,贪官污吏,提起唐韵,无不胆战心惊,毛骨悚然。

    能让人怕,也是一种成就。

    唐韵对自己很满意!

    他就坐在大堂之上,不停的回忆,他前半生苦读,满心壮志,可当他为官之后,又变了个人,成了名利之徒,利欲熏心之辈。

    后来落到了柳淳手里,阴差阳错,成了锦衣卫,谁能想到,一个臭名昭著的锦衣卫,竟然让他脱胎换骨。找回了昔日的梦想,做了许多当言官时候,做不成的大事。

    唐韵不求名垂青史,却已经可以问心无愧了。

    他专注办案,惩恶扬善,结果就在先帝突然发病期间,他曾经想给柳淳送信,让柳淳主动上书,请求返回京城!

    唐韵觉得很有希望,可他万万没有料到,这封信竟然没有送出去。从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锦衣卫出了叛徒。面对着先帝驾崩,锦衣卫无所作为,勋贵这边,半点动静没有,光剩下一个茹瑺,孤掌难鸣,如何扭转乾坤。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有小人从中作梗!

    “柳大人,你还是太善良了,你以为给了锦衣卫新生,锦衣卫上下都会听从你的。可惜啊,你错了,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有良心的。好在你还活着,靖难大业还有希望,日后还请大人好好思量,切莫心慈手软了。”

    唐韵在心里暗暗想道,时间也差不多了,他点燃了一炷香,刚烧过三分之一,吴华就从外面冲进来。

    他脸色铁青,死死盯着唐韵,恶狠狠道:“是你,你给徐增寿送信了?”

    唐韵微微一笑,“吴佥事,我这有上好的小龙团,还是柳大人送给我的,一直没舍得喝,今天你陪我尝尝,如何?”

    “不如何!”吴华猛地挥手,将茶杯打翻,他怒视着唐韵,“说,你为什么要帮徐增寿?”

    唐韵盯着打翻的茶杯片刻,缓缓仰起头,笑容不改,“吴佥事,我想请你也说说,为什么要背叛柳大人?”唐韵突然脸色充血,愤怒质问:“柳大人救了锦衣卫上下,没有柳大人,你们早就完蛋了!是柳大人给了你们生路,让你们重新做人,能够挺直腰杆……你,你怎么有胆子背叛柳大人?”

    唐韵不过是一介书生,可他的质问,掷地有声,吴华情不自禁后退了两步,突然他一甩头,怒喝道:“什么背叛?柳淳已经死了,我不欠他什么!”

    “放屁!”唐韵怒吼道:“你出去问问,问问你的手下,问问所有的锦衣卫,没有柳大人,大家伙能像个人一样,行走在街上吗?你去问问啊?”

    “迂腐!”

    吴华愤怒咆哮,“你跟柳淳一样迂腐!锦衣卫是什么,是天子爪牙,我们生下来就要杀人,就要让人怕!我们不是人,是地狱的恶鬼!柳淳异想天开,整顿锦衣卫,按规矩办案子,让我们背诵祖训。可讽刺的是什么?他处处讲规矩,可他死了,死在了伶仃洋!他讲规矩,没人跟他讲规矩!”

    “做锦衣卫就要有做锦衣卫的觉悟!我们就是天子的鹰犬,圣人手里的屠刀,柳淳他自己错了,就不要害其他人。”

    唐韵哂笑连连,“吴华啊,你说的好有道理,可你别忘了,燕王殿下已经起兵靖难,几十万虎贲雄师南下之际,就是暗害柳大人的凶手,伏法之时!这世上没人能逃得过天理循环,就算是天子,也不行!你们甘当天子鹰犬,全然忘了是非公道,下场必定比你们的主子还要惨!”

    “你胡说!”吴华伸手揪住了唐韵的胸膛,怒吼道:“姓唐的,你管燕逆叫什么?果不其然,你是逆贼!本官只好把你交给陛下,让陛下处置你这个乱臣贼子了。”

    唐韵手无缚鸡之力,只能被抓着,他淡然一笑,“不必了,我会在天上等着你们的,好好看看,你们这些人,是怎么灭亡的!”

    说话之间,从唐韵的口鼻,流出了暗红色的血!

    “啊!”

    吴华大惊,他急忙四处查看,发现了那一炷燃烧的香,他又瞧了瞧唐韵喝过的茶杯,突然明白过来。

    “你,你想杀我?”

    唐韵此时已经脸色青紫,满口都是血液,他无奈摇头,“有心杀贼,力有未逮。柳大人,替卑职报仇啊!”

    一句话说完,唐韵大口喷血,立时毙命!

    吴华气得脸色铁青,他幸好没有装蒜,如果喝了唐韵递过来的茶,他也就死了。不愧是混锦衣卫的人,两种不相干的东西,分开用一点事没有,合在一起,就会变成剧毒!

    唐韵啊唐韵,你够狠的!

    “来人,把他的尸体拖出去!”

    有锦衣卫进来,将唐韵的尸体拖了出去。

    吴华在屋子里转了转,看到了中间放着的飞鱼服和绣春刀,他缓缓走了过来,突然抓起,暴力地扯碎,扔在了地上。

    望着遍地的碎片,吴华仰起头,努力平复情绪……唐韵是为了柳淳而死,他太懂得这种感情。假如他不是先遇到了蒋瓛,假如他不是承袭了蒋瓛的大恩,或许他也会成为柳淳的铁杆心腹吧!

    只能说造化弄人,蒋指挥使留给他的使命,他必须做到!

    “柳大人,卑职对不起你了!其实你也不用在意,像卑职这样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不管是千刀万剐,还是五马分尸,早晚这条烂命会还给大人的!”

    吴华说完,就毅然转身,出了大堂,四下撒出人马,去寻找徐增寿。

    而此刻的徐增寿,正在一艘花船之上,在他对面,坐着一个面如傅粉年轻人,桌上还放着一张琴。

    “三姐姐跟我说过了,说徐大人是位侠骨柔肠的好哥哥,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徐增寿忍不住摇头,“什么徐大人,你若是愿意,就跟小妹一样,叫我四哥吧!”

    对面的年轻人眼睛一亮,在确认徐增寿不是开玩笑,忙抱拳道:“小弟见过四哥!”

    敢情这是一位须眉男儿,他脸色微红,竟有些娇羞道:“四哥放心吧,有小弟在,定然保护四哥周全,我会想办法泛舟江上,等到了长江,就有人船只来接应,然后送四哥去东海的岛屿,那里有三姐姐安排的人等着。”

    人家都安排好了,徐增寿还能说什么,只能躬身道谢,

    “徐谋能逃出生天,全靠贤弟帮忙。”

    正在他们准备要走之际,突然岸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许许多多锦衣卫出现了。

    “所有船只,全都靠岸,锦衣卫要检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