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众人齐赞白小升
    在众多宾客敬畏地注视下,魏长尊夫妇、魏长骆带着登门魏家的一众贵宾,穿行大厅,往大厅后面走去。

    白小升带着林薇薇、雷迎,一路随行。

    白月风立即跟了上去,走在白小升身边。

    魏雪渊、魏雪玄神色无比复杂,他们想作陪,却又未得到长辈点名应允,再加上白小升他们在,俩人相视一眼,纠结了一番,却还是臊眉耷眼跟在了最后。

    这一行人,一路走过。

    大厅里来的客人们都是年轻一辈,纷纷低眉俯首,恭声跟魏长尊打招呼。

    魏长尊也只是一笑,点点头,权当回应。

    眼见白小升在人群里,位置还是仅次于几位头脑人物,更有魏家贵宾时不时与其低语两声,那些宾客惊异之下,又无不赧然。

    方才,他们是怎么嘲笑人家的?

    现在事实就怎么干脆地打他们脸!

    这个被魏雪渊、魏雪玄损贬的一文不值,让魏长骆先生质疑的年轻男人,局然拥有着足以让魏家家主亲自作陪的朋友!

    还不是一位两位!

    众人震惊、好奇,又满满艳羡。

    等白小升他们走出了大厅,大厅里那些宾客才爆发出阵阵惊异。

    “那个人究竟是谁,到底什么来头!这份能量,比我等可强太多了!”

    “是啊,他怎么如此强悍人脉,简直令人艳羡!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认识一下!”

    “我也想认识一下!”

    如此声音,此起彼伏,更夹杂着兴奋。

    而非议乃至嘲弄魏雪渊、魏雪玄的声音,也显露出来

    “这般人物,不说匹敌魏家那些妖孽天才,盖过我们绰绰有余了吧,就是对比魏雪渊、魏雪玄也算得上……碾压了吧!”

    “但是你看,方才魏家那两位,是怎么嘲笑人家的。”

    “嘿,你是没看到他魏雪渊、魏雪玄方才的表情,那真可谓精彩极了……”

    这些方才还卖力嘲讽、嗤笑白小升的人,瞬间转移了枪口,纷纷嘲笑起魏雪渊、魏雪玄。

    当然,这些嘲弄之声都是发声者以极小声音,在跟自己的至亲好友低语。

    不过,声音再低,那也架不住议论的人多。

    窸窸窣窣的嘲弄,汇聚成河,也能让人察觉。

    在场的魏家子弟,有些对此很羞恼,但也没法去呵斥所有人,更别提人家还是宾客,更何况人家说的也没错……

    确是他魏家两位翘楚人物先去嘲讽的人家,眼下,不过是被现世报了……

    一些实在听不下去的魏家子弟,只得匆忙离开,索性来一个“耳不听心不烦”。

    其实,魏雪渊、魏雪玄后脚还没彻底离开大厅。

    他们依稀也听到了热议中自己的名字,更隐约听到针对他们的话。

    俩人相视一眼,脸皮一红,直感觉芒刺在背。

    其实,按说那些窸窣的声音,不该那般清晰入耳。或许,是他们一路赧然跟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会有人说自己,所以格外上心,听到一些只言片字,就能脑补出完整细致的嘲笑之言……

    不过,再羞恼俩人也毫无办法,只得脚步加快,“逃之夭夭”。

    出大厅之后,白小升感到眼前霍然一亮。

    这别墅后面,是一座山丘,高倒是不高,但是山石树木一应俱全。

    白小升听魏雪莲说起过,这是魏家以巨大财力硬生生堆出来的山,连山石树木都是从郊外运来的。

    移山填海,或许是古人对仙家大能的描述,但是在现代都市,在顶级门阀内,钱便是他们的通天彻地的神通。

    有钱,堆出来一座山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

    这山丘修筑有青石阶,可拾级而上。

    “山腰”有一片建筑,“山顶”还有一片建筑。

    他们正面是山,横向的远处,是湖,波光粼粼,静谧清澈。

    登山观水,确实太会享受了。

    “几位,山顶的小院是我父亲居住之地,山腰则是我兄长,也是我魏家家主招待贵客之所。”魏长骆微笑跟众人解释,“老父喜静,这几天身体也是不怎么好,若是不能见诸位,还望谅解。”

    有些情况,还是先说明的好,以免客人误会。

    陆云一笑,代众人道,“今天魏长尊先生携夫人接待我们,更有长骆先生作陪,已经是无上礼遇,我们怎么好打搅魏老爷子的清静呢,只不过待我们走后,还请长尊先生、长骆先生代为问好。”

    说起魏家上代家主,魏长尊、魏长骆的父亲魏天河,现年已九十高寿,便是比人群里的宋楷大师还要年长十岁,在他面前,众人按年纪也确实是晚辈。

    眼看自己弟弟跟宾客们解释过了,魏长尊方才对众人一笑,伸手做了“请”的动作,非常和气道,“诸位,请!”

    一行人便向着半山腰的会客之所前行。

    路上,白小升跟人群后的宋楷大师凑近些,爷俩趁机聊了两句。

    “老爷子,我方才还想着把这边建筑拍了发给您,我知道您好这口!”白小升笑道。

    “不错,还是你小子有心,不枉我大老远跑来m国替你出份力。哎,倒时差这种事,我这身子骨还不太吃得消呢。”宋楷大师笑道,努嘴向前方众人,“这次,我们几个老家伙办的给力吧。”

    “太给力了!”白小升暗暗竖了个大拇指。

    宋楷大师无声大笑,拍了拍白小升肩膀,背着手往前走,目光却落在四周建筑上,眼神盈盈生辉。

    白小升一笑,随在宋楷大师身后。

    “哎,白小升,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啊,怎么能有这么多厉害的朋友。”

    白月风跟在白小升身边,看他落在了所有宾客后面,便忍不住扯了扯他的衣袖,压低声音询问一嘴。

    白月风这心里,真是满满的震撼,满满的佩服,也满满的好奇。

    紧跟后面的魏雪渊、魏雪玄依稀听到了,顿时竖起耳朵。

    他们也极想知道。

    白小升看白月风的时候,也瞥见了那哥俩的神情,顿时莞尔,跟白月风道,“厉害吧。”

    “厉害!”

    “佩服吗。”白小升促狭道。

    “你到底说不说!”白月风眼一瞪,“你怎么就认识这么多大人物做朋友的,他们居然肯为你来魏家!到底,你凭什么?”

    白小升招了招手,让白月风靠近一些。

    魏雪渊、魏雪玄一见,当即也紧走几步。

    白小升一脸认真,“因为,他们欣赏我啊。”

    白月风愣愣地远离几分,拿眼神瞥白小升,眼神里满满的“你还要不要脸”。

    白小升无声大笑,抬脚追了上去。

    白月风在后面气的跺脚。

    魏雪渊、魏雪玄也一脸郁闷。

    他们哪里知道,白小升这句听着假的不能再假的理由,确也是真的不能再真的理由!

    不论陆云、宋楷大师、张熙,还是那些听闻过白小升种种事迹,看在三人面子,又或者夏侯启面子上来的人,都是冲着白小升品性、格调来的。

    一句话

    他们欣赏这个年轻人,并且认可他未来将拥有的,远大前程!

    到了一定层次的人,投资一说,就不光是指金钱了,还有眼光投资、人情投资!

    魏长尊夫妇、魏长骆一路领着众人到了山腰,绿荫掩映之下,那里有一处雅致的建筑。

    中式庭院透着现代元素,清幽雅致,设计之妙,连宋楷大师都频频点头赞叹。

    众人一路走过去,一直到了会客厅,那里半面墙壁的玻璃窗,对山下风光一览无余,也能远眺这处二十公顷的园林,视野之下,美不胜收。

    魏长尊邀请下,众人落座。

    作为今日的主角,白小升也被点指了一处座位,得以坐下。

    白月风更是毫不客气,跑去坐到了月莹然身边,月莹然对她也很是怜爱,娘俩低语两句,显得亲昵。

    林薇薇、雷迎与魏家仆从站在四周,魏雪渊、魏雪玄也尴尬地跟他们站在一起。

    一来,是这房间里座位恰好满了,二来,屋里的都是长辈贵客,也着实没有他们的位子。

    无形之中,他们已经比白小升“矮了半头”。

    不过这兄弟俩,断然又不会拉着脸,表现出对白小升的不爽。

    实际上,他们心里虽然难消对白小升的怨恼,但以后都不会流露出表面,甚至是他们私下跟白小升独处,怕也不会表现出来。

    毕竟,白小升这帮“朋友”,就抬起了他的身价!让他完全比肩,乃至盖过两人!

    不服不行,人脉有时候就是基石,足以填补差距。

    落座之后,魏长尊、魏长骆跟陆云、宋楷大师、张熙彼此谈笑寒暄。

    因为魏长骆还不认识所有人,故此,众人再度进行一番简要介绍。

    等宾客们说出彼此的名姓,连白小升都是暗暗一惊。

    陆云、宋楷大师,乃至夏侯启找来的这些朋友,可真是都声威赫赫!

    在国内看新闻的时候,时常能见到听到他们的名字,他们每一个都或许不及魏家,但是汇聚起来的能量,怕是魏家都难敌!

    怪不得,魏叔叔、月阿姨会如此重视。白小升暗道。

    白月风同样暗暗吃惊。

    便是她这个远在国外唐人街的白家大小姐,一个不怎么关心商界的女孩子,都对在场许多的名字极有印象!

    那边的魏雪渊、魏雪玄也听得一惊一乍,忍不住咽口水,看白小升的背影都眼神凛凛。

    这家伙,怎么能结识这么多强悍人物?!

    他们的疑问,其实也是魏长骆的疑问。

    “我想冒昧问一句。”寒暄完,魏长骆笑着一指白小升,“这个小家伙,跟诸位贵客什么关系,竟然值得你们专程为他登门?”

    魏长尊夫妻也好奇看向白小升。

    魏长尊目光凝视,打量。

    月莹然确实审视,品评。

    毕竟,这是他们的女儿中意的男孩子,他们自然无比在意。

    甚至山顶的老头子,都极度关切。

    陆云微笑看了看白小升。

    这个问题,要如何回答最好呢?

    白小升拥有的资产,陆云是知道的,一个尊白致胜,一个雪莲万和,在升省国际有大笔股份。

    可以说,白小升已经算是年轻一辈里,堪称顶层的那批,从白手起家到身价以十亿为单位计算,而且资产滚雪球一般,每时每刻都在积累,假以时日,他陆云怕是都只能望其项背。

    但是。

    就眼下而言,白小升“那点”资产,在他陆云眼里却只是还可以,在魏家眼中更算不得什么。

    讲资产,谈合作关系,不是什么加分项。

    还不如只谈感情,谈欣赏!

    魏家人越是拿捏不准白小升根底,越显得这小子前途无限!

    其实此前,陆云、宋楷大师他们就议论过,如果魏家问起诸如此类的问题,他们要怎么回答,也统一过思想。

    故此,陆云并没有过多纠结,简单组织了一下语言,便徐徐而谈。

    “说来,我跟这小家伙还挺有缘分的,当初啊,他甚至还救了我一命。”陆云笑呵呵把当年自己食物过敏事件讲述一番,对白小升医学之能,称赞一番。

    最后,陆云道,“我提出给这小子金钱、产业方面的答谢,他却不要,而他要的,确实我真正欣赏他的地方。他要的,是一个约定。当然,是什么约定我就不便说了,毕竟,这是我跟他之间的约定。”

    陆云解了魏家人一些疑惑,但是随即又抛出一个更神秘的约定内容,让人既好奇又心痒,偏偏没法去问。

    “我跟这小家伙结识,源自于我亲自设计的一个建筑。”宋楷大师紧接着开口,一指白小升,笑呵呵道,“当时的他,在建筑方面可是展现了无与伦比的鉴赏、品评天分,直到现在我都觉得,他要是从事建筑设计,定然能达到一个世界级高度……”

    宋楷大师的侃侃而谈,让众人忍不住对白小升多看几眼。

    随后,是张熙,他谈的是白小升书法。

    这一点说了,月莹然双眸明显发亮。

    白小升那据说比肩古人书法家的笔墨技法,让她格外感兴趣。

    再后,是其他人。

    他们有的提白小升以神鬼医术救治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夏侯启,有的提白小升在音乐方面的强大造诣,更有人提到白小升在振北集团大中华区凭一己之力,做到了大事务官之职,那些流露出的商界手段,令人拍案叫绝……

    总之,白小升在众人口中,已经化作是一个多才多艺、全能、前途远大的年轻人。

    眼下,这好似成了一场盛大的夸赞会,表扬会!

    表扬者,每一个都是身价不菲的大人物,他们口中说出来的分量,自然无比之大。

    一旁,林薇薇、雷迎听得无比自豪。

    他们几乎是白小升每一个传奇事迹的见证者,眼下更有万千惊叹涌上喉头,恨不得上前替那些人说,说得更多更细一些才好。

    林薇薇、雷迎身边的魏雪渊、魏雪玄听得眼都直了,他们总觉得,这帮人说的不是人类,是超人,是superman!

    一个人的时间跟精力终归是有限的,他怎么能知道那么多,懂得那么多,还尽是巅峰!

    不过,魏雪渊倒是第一时间就接受了,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白小升那神乎其神的厨艺,而这一点,还无从谈起。

    是觉得不值一提?

    能盖过加南德三位大厨的厨艺,在他身上,不值一提?

    “这小子,怎么可能这么强!”虽然心里百般不愿服气,但是魏雪渊在此刻却不得不有些被惊吓。

    魏雪玄已经听得沉默,他双学位,深入职场一年,自以为自己经历无比丰富多彩,恨不得这一次跟兄长们炫耀一番,在他看来,除了几位妖孽兄弟,他就是最棒的。

    但是听白小升的那些经历,他竟有种自己很平庸的感觉。

    魏长骆渐渐的眼神惊异,他凝视白小升,眼神那份隐匿轻蔑已然消散。

    到现在为止,他甚至觉得,这个小子确实有些资格,跟那些真正的豪门妖孽子弟一道,去追求自己雪莲侄女!

    魏长尊目光依旧平和,落在白小升身上,当看到这个年轻人始终保持恭敬谦逊,眼神没有自豪得意之色,目光便又柔和两分。

    月莹然嘴角露出笑意,似乎更盛两分。

    白月风瞪大眼,直直看着白小升,眼神明亮无比。

    到现在,她终于体会到白小升所说“他们欣赏我”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白小升,谁不欣赏!

    月莹然心里小鹿砰砰乱撞,止不住在想,“抢闺蜜的男人,到底是不是十恶不赦大罪哦。我怎么感觉,我也好像很欣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