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荣耀加身
    尼古拉斯、法尔罗算是全程见证了洛基跟他那些部族战士有多可怕,手段诡异,身手超然,一个个跟怪物没差别,不管是算计还是正面冲突,他们都绝无可能会赢。

    当见到洛基扬手要下令解决他们的时候,俩人心中有着深深不甘跟绝望,他们的性命跟抱负眼见着要终结于此。

    可再不甘心再怨愤,也于事无补。

    就在这时,白小升出现了。

    见到他那一刻,尼古拉斯、法尔罗简直前所未有的——想哭。

    就如同溺水之人,捞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白小升成了他们唯一希望。也是在场所有号角班人的希望。

    不过,等看到洛基跟他身后黑压压二三十人,尼古拉斯等人心里又迅速拔凉。

    那些人任何一人都变态的强悍,就像是怪物一样!

    白小升很厉害,但终究只是一个人,三头六臂也对付不了这么多人!

    他们心里萌生的希望,实际上毫无希望,甚至连白小升都会搭进去!

    瞬间,所有人再度陷入绝望情绪。

    尼古拉斯、法尔罗感念白小升当着这么多敌人,还敢为他们走出来的仁义,折服于他的勇气,却想叫他快逃!

    既然必死之局,再多搭进来他一个,何苦来哉!

    更何况,白小升这样出色又高尚的人,不应该陪他们死在这儿!

    尼古拉斯、法尔罗不约而同想喊白小升快跑,不要管他们……

    不过随后,白小升一句“我不準你们动他们”,让俩人瞬间崩溃,甚至热泪盈眶。

    什么叫大无畏,什么叫袍泽之情、兄弟之义,在这一刻,他们无语凝噎,其他号角班的人亦是如此。

    正当尼古拉斯、法尔罗等人以为白小升跟对方首领下战书,要来一场惨烈对决之际,却惊讶听到那班怪物的头儿说不打了,最后还嘟囔一句什么……白小升是怪物?

    尼古拉斯、法尔罗,还有这地上所有人,一下傻了眼,简直以为是自己听错的。

    但是洛基那班人,扭头就走,这总是错不了的。

    白小升以一人之力,居然让对方不战而退?

    这简直……

    尼古拉斯等人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才好,真感觉世界观都要颠覆。

    不光那些怪物的首领避而不战,就连他身后二三十人都竟然毫无异议,没有任何的不甘,一声不吭地跟着走了……

    听他们的意思,他们是部族中人,部族中人就算最听首领之言,也不代表他们木头一样执行,毫无异议,在如此大好局面下,拱手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会有人反对的……

    那这无人不从的放弃,究竟是怎么回事?

    尼古拉斯等人深深茫然。

    此前,阴了尼古拉斯、法尔罗的年轻人这时候又跑了回来,到白小升面前,沖他行了个古怪礼仪,还毕恭毕敬拿出一个小瓷瓶,“这是首领要我给您的,您把这个开启,放在他们鼻子下面,让他们闻一闻。十分钟后,麻药效力就会解除。”

    麻倒尼古拉斯等人的草药,其实原本是医疗之用,被开发成作战阴人,他们这帮人自然带着极多的解药。

    白小升点点头,拿过那个瓶子,跟那年轻人道,“我知道你们首领要做什么了,你们想获取衣服、身份、车辆、武器,为什么?”

    那年轻人咧嘴一笑,“不是为了做什么大事,而是为了离开这里,回我们部族世代居住之地。”

    白小升点点头。这他就理解了。

    白小升道,“你们要想离开,必然还会有其他办法的,灾难面前不要再添乱子。不许伤人性命,这是底线……今天,这些人儘是十二国警.事联盟猎人学院里一等一高材生,来自诸多国家。你们若是伤了他们的性命,我保准你们逃不掉的!各国施压,学院也会不遗余力动用人脉,你们这些人再强,面对诸多国家怒火,怕也走不掉!”

    那年轻人看看尼古拉斯等人,眼神中有一抹恍然。

    怪不得这些人个个不凡,装备又好!

    同时,他眼里也有着一抹凛然。

    白小升说的不错,一旦捅了马蜂窝,他们浑水摸鱼的计划就会成了彻头彻尾的找死!

    洛基部族不是不谙世事、消息闭塞的部族,他们也自然知道学院大名,更懂白小升所说真假与严重程度。到时候,怕是连军方都会出动。在强大的现代装备跟火器面前,别说他们,就算再多十倍二十倍人也都只有一个覆灭的份儿。

    “如此说来,您也算让我族免于覆灭之危,多谢。”那年轻人认认真真跟白小升道。

    也算是个懂道理的人。

    年轻人又承诺,“作为回报,我会转告首领,另想它法回到部族住地,不会伤人性命。”

    白小升微微点点头,目送那年轻人转身离去。

    白小升威胁这些人,跟他们讲道理,还勒令他们不得伤人性命……

    尼古拉斯、法尔罗看得满眼不可思议。

    这就跟警告狮子老虎不準在吃人一样啊……

    关键是狮子老虎还表现的听懂、答应了……

    “白教员!”

    正当尼古拉斯等人惊异之际,白小升身后有人轻呼。

    随即,扎克、米洛跟搀扶那些真正被俘的五人,小心翼翼赶过来。

    那俩人对白小升同样眼神敬畏、敬佩。

    不久前,在那间简陋的泥巴小屋,白小升又破解了两处阴险陷阱,还对那五人进行简短问询,以确认他们身份。

    白小升见扎克、米洛在自己确认后还疑神疑鬼,还顺便还指点俩人一番,教他们如何用微表情分辨言语真伪。

    白小升实例点拨,那二人顿觉深为受益。

    扎克、米洛跟那些人鬆绑的时候,白小升查看那些陷阱,若有所思。

    随后,他细细询问那五人一些细节,断定了这是一个部族中人所为,还说跟他们交过火。

    扎克二人当时就很吃惊。

    当得知呼救的不是五人中任何一人,很可能是对方,扎克、米洛顿时紧张起来,生怕被人从身后摸过来偷袭。

    不过白小升却断言,这里只是个陷阱,不会是主战场。

    对方必定埋伏四周,结合取走五人衣服来看,很可能会去袭击尼古拉斯、法尔罗他们。

    这个判断让扎克、米洛难以置信。

    真有歹人埋伏四周,也该对他们三人出手才是,他们人少也好对付,放着他们去偷袭人数众多、装备精良的大部队,岂不是疯了?

    “那就是一群疯子,而且应该没有他们不敢乾的!”白小升无比肯定。

    自打他确定是洛基那些人,就清楚知道这一点。

    毕竟,当初,那帮家伙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们发动了袭击。

    后来白小升更听说,被他们火攻抓住的两个家伙,在警方看守森严的医院被人劫走。

    这也证实洛基那伙人毫无畏惧,反其道之行,出其不意,是他们的风格。

    只是白小升尚不清楚,洛基他们主动呼叫救援,袭击救援者,获取车辆、服装、武器,究竟有何等企图。

    可能性太多,现在又不是想那些的时候,白小升当机立断要回来,并且让扎克他们远远跟在后面,一旦情势不妙,可以直接逃掉。

    这就是此前情形。

    扎克他们刚刚也是担心的要死,远远看到白小升竟以一人之力,逼退对方二三十人,也感觉深深震撼。

    此时他们方才过来。

    白小升开启洛基部族里那年轻人给的瓶子,用手煽动微量的气味过来,提鼻子轻轻闻了闻,有点品鑒香水的意思。

    白小升持着谨慎态度,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旁人见状,以为白小升竟懂医药学,顿时目露敬佩。

    而白小升脑海中,红莲当即分析成分,连化学分子式都列了出来。

    看到红莲分析结果,白小升方才确信那东西是无害的,还跟此处空气中残留的一些药物能产生反应,中和药效。

    白小升这才放心,把药瓶给扎克,“给尼古拉斯他们闻一闻,十分钟,他们应该就无事了。”

    扎克忙点头照办。

    白小升望着洛基等人离去的方向,远处是无光的浓墨黑暗,看不到一个人影。

    便是他,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暗鬆了一口气。

    坦白讲,白小升也是豪赌一把。

    那帮部族之人虽然诡计多端,但好在对于赌注无比信守承诺,上次也是老老实实履行了。

    所以白小升才愿意一试。

    那洛基能带人避退,不得不说是真的“很给面子”,上次比试,自己余威犹在。

    白小升也从那些部族战士眼中看到对强者敬畏。

    这回算是他捡了个便宜。

    十分钟之后。

    尼古拉斯他们真的解除了浑噩、晕沉、无力状态,但每个人看着都有几分虚弱。

    司机戈多醒过来后,倒是比大家伙更精神几分。

    白小升安排他们上车,又让那五名警员开着自己的车一道跟着离去。

    车上,白小升简要把洛基那些人身份,还有他们此前发生的冲突告诉给尼古拉斯、法尔罗那些人。

    尼古拉斯、法尔罗听说西雅、亚当、贾斯特也遭遇过这些人袭击,还是白小升救得他们,顿时感觉不可思议。

    白小升真可谓是号角班的恩人,而他们竟然一开始就针对他。

    尼古拉斯、法尔罗真是既感激又深深愧疚,连连对白小升表达歉意。

    对此,白小升倒只是笑笑,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那帮人在各处也算是犯了极多的案子,咱们不能这么算了吧,一定要请学院沟通十二国警.事部门对他们进行彻底的围剿。”法尔罗性子直,眼里不容沙子,“还可以请军.方帮忙!”

    对此,尼古拉斯却微微摇头,有不同意见。

    “我曾经参与过这些部族之中的事。部族中人,遵从的是拳头法则,弱肉强食观念极重,他们所犯的事在他们看来,只要没有对老弱妇孺下手,就不是严峻问题。”尼古拉斯感慨道,“各国警事部门一定会继续对他们通缉,但要专门调集资源强势围剿倒也不会。更别提,现在多事之秋,我们要做的是救助,而不是缉拿。”

    尼古拉斯说了一番很现实的话。

    白小升喝着水,没有反驳。

    法尔罗有些郁闷,最后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最终,两辆车回到临时住地,这件事也被报了上去。

    不过,一来,没人受伤,二来,那些部族中人行蹤诡异不定,三就是眼下更以救灾为主。

    这件事究竟后续如何,谁也不知道。

    数日之后,新调集来的警力到达,白小升跟号角班也回归学院。

    在回去的当天,学院还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并且颁布荣誉奖励。

    白小升以在地震来临时大无畏精神,出色领导组织能力,还有联合救援中,拯救数名警员之行为,荣获了十二国警.事联盟特别嘉奖。

    可以说,以后白小升在南美都是各国警.界的朋友。

    这份殊荣,这十年来也就云光之获得过,白小升是第二人。

    云光之亲自给白小升戴上勋章,看着这年轻人真是笑容慈爱。

    如此棒小伙子,要是他的关门弟子,那他做梦都会笑醒。即便不是,当朋友,他也很开心。

    两日后,白小升在学院的执教生涯,也正式的画上了句号。

    接下来,白小升要赶赴北美总部,进行一次述职。

    毕竟,白小升大半月前成了事业总裁级,兼任两大职务,特别是总部监.察.部.门二把手之职,于情于理都要去报到。

    就更别提,白小升出行计划里,北美也在行程之中。

    此番,白小升在这边受十二国警.事联盟邀请执教,总部对他进行了特批,更有温言对他的宽容,方才耽搁到了今天。

    在得知白小升即将离开,云光之特意在他出行之前摆了一桌宴席,特意为他送行。

    安东尼院长,号角班西雅、亚当、贾斯特、尼古拉斯、法尔罗、莫妮卡众人出席。

    宴席之上,号角班众人对白小升恋恋不捨,并且再度诚意邀请他到各自家中做客。

    云光之也凑热闹,笑言几天后,学院就会放长假,学员各自回家,到时北美的同学,可以邀请白小升去自家豪宅做客。

    众人还当了真,更加热情,白小升不好拂众人热情,笑着答应,有机会必然做客。

    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最后就连白小升都着实喝多了。

    南美之行,经过奇特曲折,不过最终他白小升所获颇丰,不但成功晋级,职场在上一步,更跟南美秦家达成合作,集团南美区关键大企业也跟大中华区签了不少合约,云光之还促进这边诸国商业与他旗下企业的合作,也引入日程。

    白小升醉酒之际,把着指头数一数跑这趟获得的好处,就算是微醺状态,也由衷露出笑容。

    他全球商盟的计划,再进一步!

    在这庞大商业联合之下,他那私人所有的几家企业也如滚雪球一般发展壮大,假以时日定会成为世界闻名的大企业!

    白小升甚至觉得,四年之后,自己那继承之旅就算不成功,自己也会是这世上数一数二的大商人!

    当然,以他的能力,怎么可能不成功呢!

    我必会是站在这世上商界顶点的男人,必能尽我所能为雪莲赎买青春,娶她回家!

    我们的婚礼,必将让世界瞩目!

    白小升心中激蕩,酒劲上头,在酒桌上,伏案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