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九百一十章 有这样好看的乌鸦么

第二千九百一十章 有这样好看的乌鸦么

    花黛慈赶紧召集属下,以突破在即的耿小鸡等四位为中心,周围布置起警戒。

    作为队伍中仅有的六级战皇,花黛慈和姐妹们分别守住各个方向,防止兽禽两族成员靠近。

    小鱼儿和二五八兄弟,则在空中和地面守住这一方空间,让可能冲过来的兽禽成员绕道。

    有七级战皇坐镇,应该没有哪位不长眼的,敢在这一带放肆。

    “都给我停下!”一声娇喝从空中传来,五彩斑斓的双翅,以及七级战皇的能量威压,也随即显现。

    嗡~~

    强横的能量涟漪从空中到地面,后发而先至。

    原本飞行着的,还有奔跑着的两族成员,都被滔天般的威压给震住。

    若是继续往前,势必会受到能量涟漪的波及。

    谁也不敢轻易冒险,七级战皇的威压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你是帮禽族的?”地面上,一头长得像驴又像狼的兽族成员,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仰起脑袋问道。

    身后一干同类,也赶紧停下脚步,神色紧张的看着空中。

    这次遇到的禽族成员,最高也就是六级战皇的层次,双方实力差距不大。

    若能在前方空地上作战,禽族的飞行优势难以显现,狼驴一族倒也不怕。

    可空中的那位分明是七级战皇,若是对方的助力,结果不言而喻。

    “不是。”空中的那位说道。

    “难道你是兽族的?”

    被强行压迫而停止飞行的一只鹤鹳,疑惑的说道。

    明明是飞行而来,还有两扇美丽漂亮的翅膀,若说不是禽族成员,谁都不会相信。

    鹤鹳本来以为,就算这位不帮助己方,最起码也不会和自己为敌。

    可上面的那位要双方全部停下,这究竟是啥意思呢。

    “也不是。”

    “那……”

    这一次是鹤鹳和狼驴同时提问,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既不是禽族成员,又不是兽族成员,那干嘛要管闲事,不让双方开战。

    “别猜了,实话告诉你们,兽禽两族的积怨纯粹是一个误会,解开了双方就能变成一家人……”

    空中的那位声音很清脆,把鹤鹳们赶下天空之后,再慢慢的解释道。

    “怎么可能?”

    “这是我们先祖的记忆,不会有错的!”

    无论是鹤鹳还是狼驴,压根就不相信那位的话。

    虽然是七级战皇,拥有绝对的实力,但说出来的话,不能令人信服,甚至有对两族先祖不敬之嫌。

    “我知道你们不信,听说过南山四兽吗?”

    “听说过,怎么啦?”

    “南山四兽再厉害,也不会跑到这儿来,你少拿他们吓唬我。”

    看样子南山四兽的名气还是很响的,不仅是狼驴知道,就连鹤鹳也承认他们的实力很强。

    只不过,南山四兽基本不会涉足这里,即便实力滔天,鹤鹳也不在意。

    “那雕枭老祖,秃鹫老祖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

    空中的那位,似乎想找出自己需要的证据,来证明所言非虚。

    可只要一开口,总是被双方不断提问,弄得都不知道怎么继续了。

    稍稍缓了缓,这位接着说道:“如果南山四兽和秃鹫老祖雕枭老祖一起,都会来到这里,你们会不会相信积怨化解了呢?”

    “你说的是真的?”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又不是打仗……”

    鹤鹳和狼驴想了想,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即便是秃鹫老祖素有厌战之名,大不了不愿意和兽族动手,也不致于跟南山四兽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吧。

    “真的,你们信了吧。”

    总算有点效果,空中的那位轻笑一声,得意地问到。

    “不信,我有没见到。”

    “连个证明的人都没有,谁会信呀?”

    鹤鹳和狼驴虽是敌对立场,在这个问题上却是难得的一致对外。

    谁都不肯相信空中那位的话,即便对方是七级战皇,也不能改变他们的看法。

    “谁说没人证明,我就可以!”

    就在空中那位一筹莫展之际,逸尘的声音响起,传到了鹤鹳和狼驴的耳里。

    “老大,我又……”空中的那位噘着嘴,很委屈的样子。

    “小蝶,你能这样做就够了,这些笨蛋不听是他们傻,不关你的事。”逸尘出言安慰道。

    空中的那位便是小蝶,前两天来过这里,还跟逸尘聊了一会儿。

    遇上兽禽两族准备开战,小蝶自然会努力阻止,但说来说去总不能说服双方。

    “说谁笨蛋傻子呢?”逸尘话音刚落,鹤鹳和狼驴就将凌厉的目光射了过来。

    干不过七级战皇小蝶,本来就很郁闷,被逸尘一句话更是把这二位气得够呛。

    稍一查探,就感受到了逸尘的五级战皇气息,这二位立马就来劲了。

    区区五级战皇,平时兽禽两族开战的时候,都吓得躲开了。

    这小子大大咧咧的坐在树枝上,居然还敢出口伤人,简直是不知所谓。

    就算空中的小蝶跟逸尘认识,鹤鹳和狼驴也惦记着给逸尘一点难堪。

    “不听良言相劝,说你们是笨蛋,那都是抬举。”逸尘也不气恼,只是继续讥讽对方。

    “有本事让那位不动手,我们溜跶溜跶。”狼驴硕大的蹄子,用力的踩在地上,石头的地面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脚印。

    要不是忌惮小蝶,他早就冲过来了。

    别看狼驴体型高大,脑子照样够用,至少知道采取激将的手段。

    “就是,靠着七级战皇撑腰,当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鹤鹳冲着逸尘一翻白眼,不屑的神情溢于脸上。

    和狼驴一样,惹不起小蝶,却也没把逸尘放在眼里。

    “小蝶,你去跟小鱼儿他们玩吧,这儿交给我就行。”

    逸尘对着空中挥挥手,小蝶就满怀同情的看了鹤鹳和狼驴一眼,扭头飞入树林。

    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好话不听非得自找麻烦。

    哼,等被打得满地找牙,到时候才知道本姑娘才是最好说话的。

    “好了,两位笨蛋,想怎么遛?”逸尘从树枝上跳下来,懒洋洋地说道。

    “那只鸟,别跟我争。”

    狼驴先是警告鹤鹳,然后抬了抬脚,鼻孔往上一翻打了个响鼻,傲慢地说道:“我就用这一只脚,两招之内你要是没有倒下,算我输。”

    “那要是你倒下了呢?”逸尘淡定的问道。

    “不可能!”狼驴朗声说道。

    “那好,我来了……”

    逸尘刚刚说完,一人多高三四米长的狼驴,忽然间就轰然倒下。

    大地一阵颤动,地面上尘烟四起。

    等尘烟散去,狼驴才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的愤怒。

    咧着嘴,露出一排大黄牙,对着逸尘喝道:“不要脸,你耍诈!”

    狼驴说好了用一只脚跟逸尘较量,可还没有准备好,逸尘就冲过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条腿没放下,另外三条腿站立不稳,还是其他原因,明明是逸尘被碰到,怎么就没来由的倒下了。

    不用脑子,只用抬起的那只脚,狼驴就能想到,一定是逸尘卑鄙无耻,用了什么阴谋手段。

    “你不用输?”

    “凭啥认输?”

    “也对,我要是倒下了就得认输,你可以不算。”

    “本来就……呜啊!”

    狼驴一声嚎叫,地面上又是尘烟四起,连周边的树叶都落下来不少。

    倔强地爬起来,依然抬起一只脚,做出碾压逸尘的姿态,却趁着逸尘不注意,把脑袋往前腿夹缝处蹭了蹭,抹去嘴角的血迹。

    一次是耍诈,再来一次似乎不算,毕竟偷袭也是一种手段。

    狼驴瞪大眼睛看着逸尘,想看清楚究竟咋回事儿。

    降落到地面的鹤鹳,也饶有兴致的看过来。

    没感觉逸尘多快呀,这条傻驴怎么就撑不住了呢。

    实在忍不下去了,鹤鹳很诚恳的问道:“你平时撒尿不都是抬起一条腿么,不致于站不稳啊,难道你尿急?”

    “放你nnd乌鸦屁,有本事你来。”狼驴目不转睛的盯着逸尘,连看都不看鹤鹳一眼,就破口大骂。

    “你才乌鸦,你一家人都是乌鸦,有这么美丽的乌鸦么?”

    鹤鹳大怒,扇动着翅膀示威,要不是逸尘和狼驴的较量还没结束,他就要跟狼驴动手了。

    虽然经常和兽族发生冲突,也互有伤亡,但总体来说丧命者不多。

    随着一代一代的繁衍,以及血脉之力的淡化,先祖记忆也逐渐模糊。

    即便是激战连连,往往也以胜负为主要目的,而不是一定要灭了对方的种族,更不会以斩杀对方人数多寡来确定成就的大小。

    就像是骨子里就要打架,可仅此而已。

    抛开这一点,鹤鹳和狼驴之间并无仇怨,倒是刚才逸尘的话,让他们有了同仇敌忾之感。

    “乌鸦,你也别闲着了,跟傻驴一起上吧。”逸尘招了招手,立马就看见鹤鹳脖子上的羽毛炸开了。

    “老子不是乌鸦,不是乌鸦,是鹤鹳!”

    长长的尖喙中,红红的小舌头不断地跳动着,鹤鹳真正的怒发冲冠了。

    被狼驴骂成乌鸦也就算了,双方从来就没客气过。

    被一位五级战皇的人类,很不敬的讥讽,简直是忍无可忍。

    “说一遍就够了,我知道你不是乌鸦。”

    逸尘像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倒也没有生气,只是继续说道:“那个……乌鸦,我同时打你们两个,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