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老婆是鬼王 > 第3123章 虚海大僧正
    在浅草寺的门口,有一座巨大的“神门”也就是进入寺庙的正门。巍峨雄壮。左边是风神像,右边是雷神像。

    因此,又被称之为风雷神门!是浅草寺的象征,世界知名。

    跨过风雷神门,则是长达数百米的宽阔神道,通往宝藏门。宝藏门之后,就是观音本堂了。这也是浅草寺的正殿相当于华夏佛门的大雄宝殿了!宫殿的左右有胁侍梵天帝释天像,堂内后方左右有不动明王像与爱染明王像。

    在本堂不远处,就是五重楼这里是浅草寺住持方丈日常起居和对僧侣们讲经的地方。因为现在是夜晚,所以寂静无比。

    只有一盏盏烛火,在安静的燃烧着,散发着阵阵异香……

    这异香,修炼者闻了,能够稳固神魂。普通人闻了,能够立刻无病无灾,长命百岁!

    因为,这乃是用佛门中穿梭的奇珍异草幽昙婆罗花提取炼制而成,珍贵无比。

    突然!

    所有的烛火都脱离了蜡烛芯,凭空悬浮到空中,现实一个个小火球。接着合而为一,化为一个大火球。在空中飘忽着飞向五重楼大殿深处……

    轰的一声。

    大火球在五重楼大殿的深处炸开,漫天异香的火雨中,竟隐隐约约有不绝于耳的佛门梵唱之音响起。

    空灵缥缈,似乎让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被这佛音掌控。

    火光中,一个身披金红二色、袍裳七条袈裟的日国僧侣缓缓浮现出了身影来!

    他看上去很年轻,从容貌看只有三十岁出头的模样。五官精致英俊,但那一双眼睛却显得沧桑而睿智。身上散发出一股股如同高山般巍峨、大地般沉稳的气息。

    但在这平静之中,似乎又蕴含着一股股风与雷的强大力量!隐而不发,藏匿其中。

    很显然,无论是那沧桑睿智的眼神,还是这种巍峨沉稳的气息都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年轻人所能拥有的。这是一个看起来年轻的强大老怪物!

    没错,这正是浅草寺的住持方丈,虚海大僧正。

    虚海,是他的法号。大僧正,乃是他的官阶职级在日国古代,因为无论是神官还是僧侣,都在世俗界的朝廷拥有着极大的权势。都有非常严格的官阶。

    而大僧正,就代表着日国僧侣界地位最高的官阶职级。和暹罗国的僧皇类似!

    至于日国佛门的修炼境界划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佛门本身的特性,这和华夏的佛门境界倒是保持一致的……

    虚海大僧正,就是那伊势神宫之主大天神官武田步武的好友!年轻时,两人曾经一起携手游历日国、华夏、欧美诸国,磨砺修行。感情也算非常深厚了。

    前不久武田真丰前来江户城,就是为了武田步武让他来帮其大伯寻求虚海大僧正的帮助。结果没想到虚海在闭关修行,武田真丰就先递交了拜帖给浅草寺,自己等几天……

    结果没想到的是,就等了这么几天的时间,武田真丰就已经身亡!

    这时候,有一个黑袍僧人急匆匆赶来,恭敬道:“师尊总算是出关了。恭喜师尊,佛法又精深了许多,法力大增。弟子叹服!不过可能有一件比较麻烦的事,需要禀报师尊……”

    “不必说了。”

    虚海微微抬手,阻止了自己这个弟子说下去。

    “我在出关的一刹那,已经知晓了。”

    说着,他伸手朝着眼前的黑袍僧人轻轻一招。

    唰!

    一张用特制的“神社纸”做的拜帖便飞到了他手中。

    虚海都没有拆开拜帖,只是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叹了一口气:“我能感觉到,老友血脉的气息。恐怕,是他最喜欢的小孙子武田真丰前来寻求我浅草寺的帮助。但因为我闭关,便在江户城游玩等待。不过,看样子是出了意外。准确地说,是已经神魂俱灭,连往生极乐的机会都没有了。”

    什么?!

    黑袍僧人大吃一惊。

    他本来只是觉得,那武田真丰之前来浅草寺拜会,投了拜帖。约定是师尊出关前一天就先来此等候。但直到现在师尊已经正式出关了,人都还没有来!

    黑袍僧人作为虚海大僧正的首席大弟子,在整个日国和江户城的修炼界、世俗界都有不小的权势。已经在昨天提前发动人力去寻找,却没有武田真丰的消息。

    他就觉得不妙,恐怕这伊势神宫的少爷是出了什么意外了。

    结果没想到,师尊只是稍一感应,竟然就能够溯因晓果,将此事窥得透彻!不但知道武田真丰前来的事情,甚至还非常确定,对方已经神魂俱灭了……

    看着黑袍僧侣震惊的表情,虚海只是淡淡道:“有因必有果,世间诸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观一叶,而知秋至。观一水,而知海阔。我一出关,感觉到武田真丰留在你身上的拜帖的气息。便知晓他的一些过往和未来。但,也就仅止于此了,无法知晓更多。是我佛法不够,否则佛法再精深一些,当知晓过去现在未来。”

    “师尊已经让弟子惊为天人。当今时间,佛门之中,无人能与师尊相提并论了!”

    黑袍僧侣脸上露出敬畏和狂热的表情,对虚海大僧正佩服得五体投地。

    呵呵。

    虚海轻笑,伸出宽厚的手掌,轻轻抚了抚黑袍僧侣的头顶:“沙空啊,这种话不要随便说。我辈佛门中人,本就应当谨言慎行。切切不可妄自尊大。不提华夏的强大,佛门高僧辈出,强者如云。但就我日国境内,比为师更厉害的高僧也不是没有。”

    那黑袍僧侣立刻老老实实的低头,双手合十:“师尊教诲得是,是弟子着相了。不过师尊,武田真丰死在我江户城,而且又是来拜谒我浅草寺的时候遇害。恐怕伊势神宫那边……”

    虚海淡淡道:“不必担心,此事也不需要你来过问。武田真丰这小家伙,是我那位暴脾气的老友最心疼的孙辈。他手里,定然是有神命牌的。武田真丰身亡,神命牌破碎,他恐怕早已知晓。现在,应该已经在赶来江户城的路上了吧。”

    虚海侃侃而谈,气质空灵,眼神睿智。似乎一切事情都尽在他的掌握,他都能推算到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