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的医仙老婆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孟尘曦VS影 棋盘
    许先生是赤线里的智囊,继承了其名号的影也可以说是赤线的大脑。

    孟尘曦的战斗也想来不是靠着蛮力的,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经过她的大脑不断地思索去找寻了最适宜的方法在付诸于行动。

    如影所说,把他们的战斗比作下棋,那也是在合适不过了。

    只是此时此刻,孟尘曦的重力场构成已经将军了。

    倒悬的影只用脚上的那一点力气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往下坠,两柄枪握在手里犹如一个铅球一般。

    孟尘曦在等着,只要影坠落下去,那就是她的胜利。

    “下棋也是有时间的,留给你思考的时间不多了。”孟尘曦咧着嘴笑着说出了冰冷的语言,然后她又咳嗽了几声,捂住了嘴。

    影紧闭着双眼,他一开始猜测孟尘曦的身体扛不住她的装置所以采取的迂回战术,完全被骗了才中了她的陷阱。

    离心机该怎么破坏,从外部的办法有不少,但至少在里面的物体很难从内部破坏。

    影听着脚上铁链的咯咯想着,他保持着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他不放弃,他与阿九不同,他们所追求的终极是不一样的。

    阿九追求的是毁灭,是报复,而影所追求的是黄金乡,并不是指金钱的黄金乡,而是安宁平和的生活,在那里有他有阿九,毫无烦恼的一起生活着,无忧无虑的看着日升日落。

    如果在这里,他失败了,他就彻底没有了未来,黄金乡的大门不会为他而打开。

    “哈哈,哈哈哈。”影想到了什么,眼神锐利的看着孟尘曦说道:“你真的是在说谎么,你那飞行真的对你自己没有影响么?”

    “当然!”孟尘曦轻松的抬了抬手臂,挥了挥手,一副很是轻松的模样。

    “那么,给我最后一击啊,既然你一点事情都没有的话,为什么不主动攻击了。”影找到了漏洞,他现在在这种境况什么都做不了,但如果孟尘曦可以的话,以她刚才那种打法,早就上来补刀了。

    “因为没有必要,我想看着你坠入深渊。给与你最后的尊严。”孟尘曦的话传入了影的耳中。

    “真是荒谬啊,你的这句话让你的棋盘松动了。”影毫不在意的说着:“将棋盘反转过来,还可以这么说,你根本就做不到补上最后一击,你现在一动不动也在强忍着,没比我好多少。你这是在赌博,赌我们两个人谁先撑不住。”

    孟尘曦在空中直起了身子。冰冷的看着影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我会用我手中的这道光刺杀你的心脏。”

    孟尘曦的身体在空中不是很平稳的飘荡着,右手的指甲上戒指发出了光芒,这是她的武器,能发射激光的戒指。曾经她就靠着这个激光戒指在地下与紫灵之蝎战斗的时候救了她一命,孟尘曦把手掌靠近着影的脖颈,准备随时出手。

    “来啊,动手啊。”影不慌不忙的还在挑衅着,看着孟尘曦的手距离自己的脖颈越来越近也没有一点的惧意。

    孟尘曦的手停在了影的脖颈上,迟迟没有下手。

    “你做不到的,至少靠这种一点也不真实的投影,是出不了手的。”影确认了自己的猜想说道:“我居然也是糊涂了,那么大的漏洞没有注意到,如果你是制造这个离心场的人,就算再熟练,在还没构建完成的时候,也定然会拿出一部分时间来修正。”

    可一开始的追逐并没有让孟尘曦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去布局。那么影明白了追逐他的孟尘曦并不是真的孟尘曦,只不过是一种障眼法,对于她这种玩弄科技的人,制造出一个投影在合适不过。

    “我真是像个傻子一样和一个投影转着圈圈,你也是演的够真实的,居然一直保持着同一个速度与我躲猫猫。”

    无论影怎么说,孟尘曦都没有给他致命一击。

    不是不想给,是和影说的一样,她给不了。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希望影早点放弃希望坠入深渊,没想到他居然这么顽强。

    投影消失了,在远处孟尘曦关掉了手里的投影器,一脸痛苦之色。

    影笑了,他猜得没错。

    “这就是一场赌博,是你先被重力加速度扯断铁链坠落,还是我的身体先扛不住。”孟尘曦虚弱的说着,“可是这场棋对于你来说,只有两种结果,输或者平局。”

    影恍然就明白了,的确如此,就算孟尘曦先撑不住,心脏被压迫的爆裂,这重力场也不会停止,而他一动都动不了的他也早晚会坠落下去,这种高度,影没有任何滑翔或是其他设备,坠落下去也是死路一条。

    可如果他先坠落下去,孟尘曦就可以关掉离心重力场,她就能活下去。

    “绝处逢生,这不是你能获得生的机会,我说过你已经被将死了,你的苟延残喘也不过是将我的时间也耗尽。”

    同归于尽么,影闭上了眼睛,模拟了各种可能性但都被一一排除在外,他的脚已经没有知觉了,并且上方那铁链也开始有了裂缝,坠落下去只是时间问题。

    “喂,你想就此死去么?与我同归于尽,你甘愿么,你可是紫灵之蝎的盟主,以你的器量和能力能够做成更多的事情,明明身为盟主的你,也是认同首领的作战的,也认为这个拥挤的世界,被那些平庸无能的人霸占着有限得资源。”

    换战略了么,开始攻心了么,孟尘曦觉得这个影还真是能够挣扎,她也不介意,论嘴炮她和周子轩一样,可都是一流的,不会输给这个天天宅在黑暗角落里想策略的家伙的。

    “你以为你是灭霸么?”孟尘曦被逗乐了,“你们赤线自以为了解了世界的构成,了解了生命的意义,其实根本就是对于生命的亵渎。”

    “额。。”影有些说不出话来了,他见过紫灵之蝎的盟主,也听她说过主张,可明明与眼前的人就是同一人,但说出的话却怎么差别这么大呢。

    似乎是知道影的想法,孟尘曦开口说道:“那个我因为身边的挚友和恋人都牺牲了,

    所以她会悲哀的认为这一切都是世界的错,但现在的我很幸福,我的挚友和恋人都在为了他们的目标拼命,我为什么要赞同你们的观点与计划。倒是你,浑浑噩噩一辈子,到底在追求什么?”

    孟尘曦抬起眼眸瞟了瞟影的那根救命铁链说道:“你不想去死,我不想让你活,我的身体撑不了多久了,你那根铁链的耐久也不过四五分钟了,在这最后的时间,去思考一下如何?”

    在追求什么,说实话,影真的很迷茫,他所追求是心灵的黄金乡,可他也知道这是不现实的,即使九完成了她的使命,他自己也完成了和东方邪的约定,真的能够孑然一身的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么。

    他想起了那个晚上,真正的许先生死去的那个夜晚。

    外面雷声轰鸣,雨点敲打在玻璃窗上,偶尔的一道闪电劈落,将影的身体照的诡异而明亮。

    他的双手满是鲜血,他看着倒在地上的干枯的人影,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自己杀了许先生,这怎么可能,赤线的二号人物,被自己这么一个收编过来的小研究员给杀掉了,这怎么想都像是如梦如幻一样。

    可地上冰冷的尸体和他手上的鲜血证明了现实就是如此。

    影的双枪黑与白,两颗子弹夺去了许先生的性命。

    “谁?”影回头看去,举起了枪,他发现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人。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他看清楚了那人的模样,赤线的首领,东方邪。

    “干得不错啊,老许也有被算计的一天。”东方邪拍着手,眼神没有任何的表情,“如何,杀了你的上司,你是想取而代之么?”

    “不,我,我并不是。。”影在东方邪的威压之下,嘴唇在颤抖,他感觉自己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座大山一样。

    “不是的话,你有自信从我这里逃走么,以及在余生之中一直躲避着赤线的追击。”东方邪没有感情的话语,让影的心里发寒,他没有这个自信。

    “老许纵使学富五车,钻研邪道是自己延年益寿,但到底已经年迈了,他和我说了,如果有一个人能够击败他,能够取代他的话,那一定非你莫属,你有心计,有谋略,并且最重要的是懂得隐忍。”东方邪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给你时间想一下,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用你的实力与头脑,替我替赤线完成一个计划,继续以许先生的身份,第二条路,试着去逃出去,从赤线逃走。”

    说完之后,东方邪背着手,远去。

    “等等,我可以宣誓我的一生将奉献给赤线,会拼尽全力去为你谋划,但我有一个条件。”

    “哦?”东方邪转过了身,很有意思的看着影说道:“居然还讨价还价,说说看。”

    “那个。。九号实验体,我要将她解放,属于她的研究已经完成了,以及她所提供的数据和细胞组已经足够赤线启动‘门计划’了。”

    影看着东方邪,只有这一条,他不能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