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638章 棋逢敌手
    齐三:没见过世面的东西,等你见识过里面真正没礼貌的,才知道我是多么的文质彬彬好说话了。

    说实话有些幸灾乐祸。

    就愿意看他家主母收拾一些上蹿下跳的妖艳那啥货,闹事闹到谢家大门口,也不看看天上有没有下红雨,他家主母心情有没有很美丽!

    ###

    九公主高高地扬起下巴,虽然说的是男装,愣是让她走出了高贵冷艳的效果,眉稍眼角带着股子高傲,目下无尘。仿佛在说,在座的都是垃圾!

    然后……

    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她看到了主位之上慵懒地歪着脑袋,仿佛在看稀罕物似的上下打量她的萧宝信!

    这女子!

    当得起倾国倾城之名,花容月貌,美艳不可方物啊——尽管都是女子,九公主也一向自视容貌过人,可是看到眼前的女子,心下就慌了。

    “我可以接受二女共侍一夫的!”

    这话不知道怎么就从嘴里溜出来了。

    萧宝信当时就惊了,差点儿从椅子上跳下来。

    多亏还有理智,记得齐三说过的话,这位是和诸葛术有瓜葛的柔然公主,否则让她知道肖想的是谢显,她直接一脚踢出去。

    “你说什么?”便是知道说的不是谢显,萧宝信心里也不舒服。

    真不是替小姑子出头,她都没顾得上想。

    谁知道这货是不是在哪里看到谢显,又一见倾心,想勾/搭谢显?

    防患于未然总是对的。

    “你要和谁共侍一夫?”虽然是问句,但语气里的森然已经带出来了,寒气逼人,连在一旁边服侍的心大如窝瓜的有梅都听出不对劲了,立时就进入备战状态。

    只要当家主母她家夫人一声令下,还用得着亲自出手吗,她一拳就给捶飞出去。

    她可不管什么柔然公主,她就知道自己的主人只有萧宝信一个。天塌下来有高个儿的扛,他家夫人会替她摆平后续。

    九公主咽了咽口水,看看萧宝信的颜,再想想诸葛术。

    特么,是她,她也选眼前这个和诸葛术有婚约的‘谢家小娘子’啊。长眼睛的都得选这个吧,就是脾气这么暴倒是唯一有机可趁的点,或者诸葛术就喜欢温柔的?

    ……问题是她也不是温柔那一款的。

    九公主好忧桑,眼神就带出来一股子幽怨,唯一可能赢过对方的一点,她又没有。摔!

    这一眼把萧宝信给看的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感觉这里面故事太多。

    “夫人问你话呢。”有梅气势万钧地道,有种分分钟冲上来上阵杀敌的气慨。

    虽然语气很冲,说的话又无理,倒是把九公主给说愣了,没闲功夫计较有梅的无礼——

    “夫人?你是夫人?谁的夫人?我要见的是谢家娘子,和诸葛术订过婚约的小娘子。”

    九公主的母亲是柔然王在北吴边境掠过去的侍妾,祖上是多年前投靠北吴的中原人,全家都会说汉语。被柔然王掠去之后因容貌极盛而甚为得宠,她生下的十七王子阿那魁和九公主郁久自小就会说汉语,这也是柔然王派遣十七王子到大梁的最根本原因。

    虽然话说的都挺明白,也听得懂,就是音调七弯八拐让人摸不着头脑。

    同一种文字同一种语言,为何偏偏你这么优秀,说出来就让人想笑?

    萧宝信非出自本愿的浅笑盏盏,不是为了给九公主脸面,实在是太招笑。笑太开就难看了,也显得不够端庄。

    可她就这一笑,又好比在九公主心上插一箭。

    太惊艳了,她的心跳都加速了。

    “泥泥泥、泥笑啥?”九公主倒退一步,真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没人跟她反应,她一直觉得说汉语挺溜的。

    “你,并不是和诸葛术有婚约的谢家小娘?”她忍不住问。

    萧宝信挑眉:“我谢家小娘子又岂可随便见外客?”

    说罢,上下打量九公主,浓眉大眼,身材高挑,前凸后翘……一般漂亮而已,身材火爆加分。

    ……不过自己也不差。

    虽然九公主找上门来和她没关系,但萧宝信还是习惯性地比一比,最后总是发现自己至少胜上一大筹。

    不是略胜,是狠胜!

    “我要见谢——几娘来着,”九公主长身玉立,想半天还是想不起来,干脆放弃,紧盯着萧宝信,虽然没情敌的关系,但美女之间就是天敌啊。虽然自己力有不逮,还是不能不战而退啊。好歹她也是有竞争力的,柔然第一美人!

    “我要见她,我要——”

    “请恕我直言,”萧宝信毫不客气的打断她,可没谢显那么好的修养,不管什么人说什么话都等对方说完。

    像这种词不达意,又主动上门挑衅的,不打出去都是她心慈手软,顾忌着国家大义。

    “九公主可能不是大梁人,听不懂大梁的话——我再说一遍,我是谢仆射的夫人,七娘子是我的小姑。我小姑云英未嫁,与九公主又不认不识的,九公主若有心结交,便该遵守大梁的规矩,递了帖子,待主家的邀请再行上门。”

    “如果未经许可大摇大摆登堂入室,那就太有失体统。”

    “如果九公主是大梁人,可能进不来我谢府,直接就被打出去了。”萧宝信道:“这些话,听懂了吗?下次去别人家,不要这样了。”

    这一大段话,九公主真真的斟酌了老半天,总算全部消化明白了。

    “谢七娘子就是诸葛术的未婚妻子?”九公主问。

    这是重点?

    萧宝信不淡定了,赶情自己说了那么多,这货只听了她想听到的?

    “她是你小姑姑……辈份这么大?“九公主皱皱眉,算了,这不是重点:“你把她叫出来,我要见她!我是——诸葛术的红颜知己!”

    哟,有趣了。

    萧宝信难得从榻上起身,上前几步走近九公主。

    九公主再次咬牙,虽然不是情敌,可是个子居然跟她相近!要知道,她在柔然女子中都不算矮的了!丰凶细腰大长腿,看着就令人讨厌!

    “你想干什么?!”九公主警惕地退后两步,“别说我没警告你,我可是会功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