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写手的古代体验手札 > 第一千零四章 真爱的恶毒女配二十一
    “母后,这收信人蝶衣就是被天雷所劈的女人。”永福公主咳了一声,提醒太后。

    张瑾文和蝶衣被天雷所劈乃是大事大大事,京城中无人不晓,便是太后待在深宫中也听说了。对于被劈的两个主人公,太后表示了深切的鄙视。

    “原来是她,难怪会被雷劈呢。”太后道,“不过这人跟咱们没有关系,怎么你们两个一脸严肃地跑来找哀家?”

    永福公主没想到太后竟然被永靖王爷糊弄得什么都不知道,干脆了当地说道:“母后,写信给蝶衣的人叫做蝶舞。这蝶舞另外有一个名字叫做巫蝶儿,还是我那个好五弟给取的名字。而这个巫蝶儿正是五弟的侧妃,王府中除了王妃以外唯一剩下的女人了。我那个好五弟比张瑾文有手段多了,给了这个巫蝶儿一个良家女子的身份,将人以侧妃的身份娶进王府,为了这人解散后院,将后院原本的妾侍全都赶走了。若非王妃乃是明媒正娶的发妻,是丞相的千金,只怕也会被五弟赶出王府。但即使王妃没有被赶出王府,现如今王府中做主的也是那蝶舞,便是出门交际,都是蝶舞。朝中官员的家眷们都在议论永靖王府,对五弟和蝶舞都有所不满呢。”

    “什么?”太后这下子明白过来了,一张脸气得通红,“永靖的那个侧妃竟然是青楼女子?”

    永福公主和明玉长公主一起点头。

    太后的脸色猛地加深,从通红变得乌黑,她单手一拍桌案,怒道:“永靖做事越来越荒唐,竟然娶女支女?他想让低贱的人生出我皇家血脉吗?来人,去把永靖和那个巫蝶儿都给我抓到宫里来,再派人去将皇帝请过来。”

    太后命令一出,宫人们赶紧行动,一队侍卫前往永靖王府抓人,一个太监去找皇帝。皇帝来得不慢,不止他来了,身后还跟着康亲王和连亲王。

    “康亲王和连亲王怎么来了?”太后疑惑地问。

    皇帝叹了口气,对太后道:“母后,儿子有件事情跟您说。您听后且不要逃生气。”

    太后问道:“什么事情?”

    皇帝道:“今日康皇叔和连皇叔进宫见朕,分别带了一封信进来……”

    太后打断了皇帝的话:“是不是有关那蝶衣和蝶舞的信件?”

    “母后如何得知?”皇帝惊讶,眼中闪过一丝戒备,但视线扫到明玉长公主和永福公主后,有点儿明白了,“难道姑姑和皇姐也收到了信,带进来给母后看了?”

    太后点头:“小五太荒唐了,我已经下令让人去抓小五和那个巫蝶儿了。等人到了,你这个做皇兄的好好教训小五一番。”

    皇帝应了声是,问道:“母后,要如何处理那巫蝶儿?”

    太后怒道:“当然是处死了。这女人是个祸害,祸害了我儿,还挑唆其他人作恶,处死她都是便宜她了。”

    皇帝“担心”地道:“可是这女子是五弟最心爱的人,我们若是处死这女子,五弟肯定会闹起来,说不得会做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母后,您知道的,五弟手中有部分兵权。”

    太后如何不知道大儿子怎么想的,只是小儿子手中有兵权是一种保障,她不可能帮着大儿子剥夺了小儿子的这层保障,遂道:“放心,你五弟忠心可靠,绝对不会做反叛之事。”

    皇帝苦笑:“母后,情爱一字很难说。有些人爱情至上,为了爱情为了女人怕是连亲情和礼义廉耻都不顾了。就像那张瑾文,不就被雷劈了吗?”

    太后不愠地道:“你怎么能拿你五弟跟张瑾文那样的人比?”

    皇帝道:“母后,张瑾文在被女人迷惑前也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文采出众,否则也不会考中进士,被刘大人看中招为女婿。但被那青楼女子以迷惑,其表现……”

    皇帝叹了口气:“迷惑张瑾文和女支女和迷惑五弟的女支女出自同一个青楼,还是姐妹关系,两个人迷惑男人的水平应是一样高超。张瑾文会被迷得失了心智,只怕五弟……否则五弟也不会赶走后院的其他女人,只留下那巫蝶儿,还宠妾灭妻!”

    太后听得背后一寒,想着皇帝说的有很大可能。他的小儿子是真的被女人迷惑住了,否则不会帮那女人造假身份,欺骗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小儿子现在能够为了女人欺骗自己这个母亲,明天说不得就会为了女人跟自家哥哥兵戎相向。

    “那个……”太后犹豫地道,“要不就不要杀那女子了,将那女子贬为最低等的侍妾,让其待在永靖的后院中,一辈子不得晋升品阶,更不准拿女人出门,如何?”

    太后还是选择保障小儿子的利益,这让皇帝心中非常不高兴,不过皇帝心机深沉,表面上没有任何不满和不高兴,只有一副为弟弟担心的模样。

    “母后这个主意不错。”皇帝道,“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太后问。

    皇帝一副很难说出口的模样。

    连亲王在一旁开口:“皇上应该是担心那女人野心大了,挑唆永靖王。”

    太后不明白:“什么意思?”

    连亲王道:“从那巫蝶儿与蝶衣的通信中看出来,两个女人都很有野心,她们想要取代永靖王妃和张夫人,自己成为永靖王与张瑾文的正妻。现如今太后和皇上将其贬为最低等的妾侍,还命其永生不得晋升品阶,以那女人的野心如何会甘心?说不得还会怨恨太后与皇上。万一她挑唆永靖王发起兵变,让永靖王做皇帝,她就可以推翻皇上的命令,让永靖王帮她晋升品阶了。说不得她的目标是皇后乃至太后呢。”

    此话一出,宫殿中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永福公主小声地开口:“连皇叔说的很有可能发生呢,母后,这个叫做巫蝶儿的女子不能留。”

    太后脸色变来变去,在皇帝带着点儿希望的眼神中开口:“这只是你连皇叔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