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万古最强部落 > 第178章 地下城池
    呼!呼!呼!

    阴寒的风气从地面上黑漆漆的窟窿中涌出,吹在人身上令人肌体发寒,汗毛战栗,立在洞口朝下望去,下方晦暗看不到头,就像是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

    “族长,地下城就在下方百丈处,是一片很大的空间,若不是亲眼所见,属下也是难以置信。”

    桷看着黑漆漆的窟窿,眼中闪烁着震撼,哪怕是他已经下去过一次,但回想起来依旧是震撼不已,简直就是鬼斧神工,是谁在地下修筑了这样一座城池。

    他并没有敢深入,仅仅是落下去扛了脚下的石碑就上来了,未知是很可怕的。

    “准备火把,随我下去。”

    接着夏拓吩咐道,在窟窿口处早已经有垂落下去的藤蔓,随着夏拓一声令下,十多位图腾战士朝着洞口走来,每人背上背着数十只狼皮树火把,顺着藤蔓朝下而去。

    “走!”

    看着族兵下去,夏拓抓住藤蔓也朝着窟窿下方而去。

    呼呼呼!

    听着耳边传来的风啸声,他很快落到了地下,入眼的周围是一片晦暗,远方是朦朦胧胧的起伏楼台,近处依稀可以看到残破的石墙。

    先前下来的十位族兵早已经点燃了火把,在四周立着,火把照亮了小范围的地方,让随后下来的人看清楚了地上。

    凌乱的碎石、石碑拓片,还有残破的兵器、甲胄、白骨,反正只要火把的光亮所照到的地方,入眼所及的都是这些。

    “阿叔,这些碎裂的石碑都不要弄坏了。”

    巧儿从藤蔓上跳下,看着地面上依稀还能看得清楚的石碑,顿时出声喊道。

    “好大啊。”

    不用巧儿说,夏拓也已经在朝着四周看着,昏暗的地下世界,弥漫着一股腐朽、沉寂的气息。

    “每隔十步放一只火把。”

    随之夏拓对着族兵吩咐道,他朝着前方走去,他们落下来的地方处于这座地下城的一个角落,四周的石屋石殿已经倾倒了大半。

    咔咔!

    夏拓踩着碎石,看到了一座倾倒的石屋前,数只火把照耀下,将这座大概有十米大小的石屋给照亮。

    透过坍塌的房舍,朝着石屋中看去,可以看到被碎石覆压的兽袍,袍子已经腐朽,里面露出白骨。

    在房舍中还有各种青铜器,铜釜、铜爵等。

    “在看看。”

    接连走过数座石屋,里面的场景都差不多,石道上布满了腐朽的白骨,一个个白骨骷髅空洞洞的,看上去十分的渗人。

    踏入城中的街道,可以看到出来这座城池修的无比的庞大,单单是这样的城中辅道都有五十步之宽,石道两旁是一座座石屋石坊。

    锵!

    一声金铁交鸣,夏拓从地上捡起了一柄铁刀,刀背上刻画着古老的巫纹,可惜已经黯淡无光,失去了巫力。

    “地上散落的兵器中凡是有巫纹刻录的都要收好,到时候交给蓐收殿羽长老,让咒巫一脉好好参悟,说不定借此可以提高咱们夏部落刻录兵器符咒的水平。”

    “是。”

    众人从辅道拐到城中的正道,入眼的是一条足有百步宽的石道,地面上每一块石头都足有两米见方,大小制式都一样。

    “阿叔快看,灵宝阁。”

    巧儿看到了刚刚拐角处一座五层石楼,在楼顶上挂着一块石匾,这座石楼是城中诸多建筑中少有没有倾倒的存在。

    踏着白骨、兵器,朝着灵宝阁走去,宽大的石楼进深足有三十丈,没有出乎预料,石屋中同样是一片白骨。

    正对着的石台之后,一个端坐的身影坐着,骷髅上孔洞的眼神黑漆漆的盯着前方。

    “看来城池是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覆灭了。”

    鹿眼睛瞄着四周,此刻不由得出声说道。

    不用夏拓出声吩咐,两位族兵上前在石台之后的石架、石匣中寻找起来。

    咚!咚!

    两个木盒被从石匣中拿了出来,其他的东西早已经腐朽,一碰就化为了灰烬,只有这两个木盒子没有损坏。

    咔咔!

    两只木盒中,一个里面放着一枚石壁,一个里面放着一株已经干枯了的血参,早已经药力流逝殆尽。

    打量了几下石壁,夏拓没有看出丝毫的不同之处,就像是蛮荒大地上的石头,随意的打磨了几下一样。

    石壁上有几枚符文,巧儿受到了吸引,洁白的蹙起,露出了一抹思索。

    “唔~~奇怪,这石壁上的符文好熟悉。”巧儿轻吟着,说道:“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你就将石壁收起来,回去好好看。”

    很快这座五层石楼就被族兵查探了一个遍,发现了三箱子灵晶,每一箱子两百颗,剩下的如灵药、刻录巫符的兵器什么的早已经腐朽化为了灰烬。

    收起灵石离开灵宝阁,继续沿着宽阔的石道前行,沿途没有在停留,直奔城池中央的城主府而去。

    很快一座宽广的广场出现在了夏拓等人的面前,广场之上一座巨大的石雕屹立,石雕是一尊骑在通体漆黑覆满黑鳞的荒马上的中年战士,手中握着一柄战矛,怒刺虚空。

    在石像的背后,是一座庞大无比的石殿建筑群,石殿林立起伏,大小环绕着中央的庞大石殿。

    府外百丈宽的大门两侧,一共立着九根巨大无比的百丈高石柱,每一根石柱上都雕刻着一头怪异的身影。

    九根石柱左侧立着五根,右侧立着四根,石柱表面雕刻着云纹。

    在左侧最外面的石柱顶端,雕刻的是一尊长着三根尾巴的狐狸,哪怕是历经了岁月,狐狸石雕依旧栩栩如生,一双眸子闪烁着青光。

    大妖三尾碧眼青狐!

    碧眼玄奇,魅惑众生,以青壮人心为食物。

    接着右侧最外的石柱顶端是一头浑身覆满了鳞甲,六足四翼的怪物。

    大妖肥遗!

    肥遗现世,赤地万里,生机尽失!

    ……

    夏拓立在石柱下,看着上面的云纹,还有烙印的巫纹,记载着石柱顶端雕刻的妖像。

    “沧澜河畔,斩大妖貒睚。”

    立着其中一根石柱下,他默念上面刻录的巫纹,在这根石柱顶上是一头形如狮,却长有四根獠牙的身影。

    ……

    毫无疑问,九根石柱上的每一道身影都是一尊大妖,每一尊都代表着斩杀过的一尊大妖。

    立在府外的石柱,代表着荣耀所在!

    这一刻,夏拓感到自己手中的诛妖令散发出了灼热,他朝着城主府望去,晦暗的城中,城主府起伏的楼台中仿佛潜藏着魅影。

    无端生起的风啸,更是如鬼哭狼嚎,让人背生寒意。

    “洪长老、鹿长老。”

    随之,夏拓定了定神,接着说道:“你们两人返回部落,洪长老暂时坐镇部落,鹿长老调准朱雀卫前来,令巫殿殿主带着巫殿各脉长老和巫徒一并前来。”

    “桷统领,抽调你麾下的一支千人战师,清理地下城池,陨落的白骨收敛好等最后安葬,剩下的兵甲、器具,还有没有完全腐朽的灵物等都收拢起来。”

    “是。”

    夏拓转身眸光看着几人,道:“告诉族人,清理完城池,族中自有赏赐,若是谁敢乱伸手,族规伺候。”

    “让巨带着刑罚殿前来,凡是伸手的图腾战士废去修为,举家逐出部落。”

    “是。”

    “阿叔,我呢我呢。”

    巧儿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夏拓的命令唯独把她给落下了,不由得不满了。

    “巧儿,最重要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好。”

    “等到巫殿巫徒前来,你带着他们将城中凡是带有巫纹巫符,反正只要是有文字记载的东西统统收好。”

    “好。”巧儿猛地点头。

    “记住,有些兽皮卷恐怕早已经腐朽了,一定要先重新誊录下来,不要直接用蛮力。”

    “知道啦。”

    ……

    看着众人离开,夏拓长长舒了一口气,朝着城主府大门走去。

    轰隆!

    将一扇石门推开,尘土飞扬,看着里面一片广袤的广场,亭台楼阁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绚丽,只剩下了一地斑驳。

    咚!

    他朝着石门中踏去,伴随着轰隆声,背后打开的石门重新关上了。

    显然这路是有进无退的。

    广场前方就是庞大的石殿,也是夏拓迄今为止所见过的最大的石殿,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匍匐在一座白玉石台上。

    迈着石阶拾级而上,白玉石台一共三重,大殿在最上方,经历了漫长的岁月,白玉石早已经不再白,地上布满了一块块漆黑的痕迹。

    三重百阶,他终于来到了石殿之外。

    庞大的石殿竟然有百多丈高,他需要仰头去看,面对这座大殿,一时间夏拓有种自己很渺小的感觉。

    锵!

    他将双手按在了石殿大门上,一扇石门百丈高,庞大无比,他身上青光浮盈,十七条天脉虚影浮现,滚滚战气灌注双手,四十多万钧的巨力迸发。

    轰隆隆!

    石门缓缓的被推开,一股腐朽的气流顺着推开的石门流淌出来。

    石殿中漆黑。

    嗡!嗡!嗡!

    就在这时,一盏盏烛火亮起,从殿门一直亮到了大殿深处。

    突然之间的明亮,让夏拓还有些不适应,他眯着眼睛朝着石殿深处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