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427节 雄城难下
    既然是这么好康的事,张家玉也不为难那个蒙面男子,向他拱手致谢后率队离开神庙,回转军营。

    回去把此事对颜煜一说,颜煜问道:“我们怎么知道他所说的是真的,万一他们要给我们设圈套呢?”

    他现在谨慎小心,全无青年人的锐气,那是“劳资什么都不怕,十八年后又一条好汉”,现在肩扛上几万条性命,他的每一项决定可能会导致空前大胜,也可能全军覆没,由不得他不小心。

    他这叫做成熟,张家玉非常欣慰。

    张家玉提出他的建议道:“长官,我认为有很大的可能是真的!”

    “说出你的理由?”颜煜来个兼听则明道。

    “如今我军处于进攻态势,大势在我,敌人阴谋诡计又有何用,我军必破德里!”张家玉说道:“这样的情形下,敌人中的一些人同样看出来,他们想利用我军之手,达到他们的目的!”

    “至于什么目的,不外乎就是朝堂上的争权夺利。”张家玉冷笑道:“走着瞧,说不定我们攻下德里后,最危险的敌人就会出现了,我们将会承受最大的考验!”

    “你不觉得我们的进展太过顺利了吗?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们是第一次进攻,却象推纸板一般地将他们推倒,这怎么可能!”张家玉摇头道:“那个向我们报讯的人虽然鬼鬼祟祟地隐藏在阴影中,我感受到他们的力量,战争的阴影已经笼罩过来了!”

    有如先知,张家玉以惊人的直觉预见到未来的情形,他年龄也不算很大,但多年来的军中生涯让他达致“闻风知胜负,嗅土定军情”的地步,说出的话八九不离十。

    这就是军中宿将的作用,他们的能耐绝非是那些从军官学校里毕业的初哥所能相比的,因为他们成功的经验来自于太多的鲜血,死别人的,死自己人的。

    颜煜同意道:“既然参谋长这么认为,就是对的!”

    “不变应万变,真要有圈套,我们也不怕!”张家玉豪迈地道。

    第二天军队继续进军,在当天晚上,前锋进抵德里城郊!

    有望远镜的军官们都拿起了望远镜来观察,心潮起伏,这可是一个诺大帝国的国都,我们今天来到了!

    人生能有几回搏,能够打下一个大帝国的首都,死而无憾。

    军中的一些勋章狂更是盘算着什么时候能够戴上“德里城的征服者”勋章,听老大说过什么“集齐七龙珠,可以召唤神龙”,能不能够召唤神龙且不说,集齐全套勋章真的有很多好处,比如免费的勋田就是大家所追求的。

    作为穿越小强,颜常武给部下发勋章发得很勤,就连受伤士兵都有“红心勋章”,军人们也就展开了收集勋章的活动,很受追捧。

    无论是官是兵,当晚兴奋到有许多人睡不着觉,第二天顶了个猫熊眼起床。

    他们向着德里城推进,当天上午,他们兵临城下。

    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雄城!

    任何独才的君主为了展示他手里强大的力量,都会对自家的首都大兴土木,以此给自已脸上贴金,震慑臣民,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在莫卧儿历代皇帝不断经营之下,德里城似一座巨大坚固的堡垒,有如铜墙铁壁般坚不可摧。

    城池宽广蔓延。城高12米,即使不是君士坦丁堡的双层城墙,上面宽阔可容四马奔驰,即使是你火力够猛,血洗城墙,但城内侧边拥有众多的藏兵洞屯兵随时可以把上城的敌人打下去。

    德里城易守难攻,东面有亚穆纳河,地面因为河水冲刷而沟壑纵横,那些沟壑里长满了藤葛和矮树,侧坡和顶部则覆盖茂密的树林,而在城的西、南和北面,被开垦成了农田,但也是沟壑纵横,许多地方溪流密布,极不利于部队展开进攻。

    看到如此雄城,哪怕是再胆大的东南军也觉得气焰矮了三分,这岂是四万人可以打下来的城池,这应该是四十万大军才能对付的城池!

    不管怎么样,既来之,则安之,开始搭建军寨,深沟厚垒是必要的,每一个士兵都自觉投入了这项工作中,谁都明白,这场攻城战不会好受。

    率领三百骑兵往城边驶去的郝摇旗,任他豪气冲天,也感觉到自己的渺小,首次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他在城边搦战,着翻译用多种语言向城内守军发出挑战,是男人的就出来打,不是男人,大方缩在城内!

    城内理都不理他们,哪怕郝摇旗用上了种种的手段,对守军大加羞辱,问候了沙贾汗全家年轻的女性,也没能让他们出来。

    郝摇旗忍不住带着人马冲至城下,墙上箭如雨下。他在城门口转悠了一圈,只见吊桥吊起,城门紧闭,他的骑兵在护城河边拿弓箭还击,气势冲冲却不得进寸步,不断有战马被射死,士兵被射落,郝摇旗拍马掉头,气恼地道:“走!”

    策马离开,郝摇旗转头看城墙,只觉得十分不爽快,好像一拳打在了墙壁上。

    当天下午,主力军到,人数众多,安营扎寨,一片地熙熙攘攘。

    颜煜与张家玉一起看城,颜煜由衷地道:“真是一座雄城!”张家玉也点头附和。

    此城算不得险要,但看起来十分高大,上面遍布守城士兵和器械,看似委实难下。

    张家玉不管三七二下一,下令道:“给我炸!”

    于是拖了八门飞雷炮上前,一起向着南门的城门楼猛轰。

    炮声轰隆,上面的人员狼奔豖突,旗杆被炸断,东南军的军卒们纷纷叫好,外行是看热闹,内行是看门道,张家玉微微摇头,对方的体量太大,轰炸的效果并不明显,恍如一处不可逾越的铁壁。

    颜煜进步很快,也感觉到了,不由地阴沉了脸。

    他着军士看遍雄城四处,没有发现有之前所说的那种卡尔金骑白象的旗帜,亦就是说不会有谁开城门给他们进城。

    患得患失,他与张家玉商量,张家玉则认为:“可能那些人没有上位,想让他们上位,必须乱中取胜。”

    “此城必打!”张家玉斩钉截铁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