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1627崛起南海 > 第1966章
    薛正此时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里明明将是朝鲜世子的断头之处,怎么突然会变成了一处陷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设伏的计划,是如何被官府所觉察到。

    整件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起了变化,薛正一时间也的确很难理出头绪,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如果现在不赶紧撤离此地,那大概就再也走不了了。他发出警讯之后,便让手下依照原先的机会,兵分三路从三个不同方向撤离此地,这样如果外面有人堵截,那至少不太可能会被全部截下来。

    但薛正策划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象到,还真会有被团团包围在这里的极端情况发生,哪怕他现在让所有手下一人一个方向向外突围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突破外面的包围圈了。

    薛正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可怕的现实,他来到林子边缘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外面的火光,以及田野间众多海汉兵已经形成的包围圈。他很绝望地朝左右两边张望,只看到田间的火把火堆照映之下,直到视野尽头都仍是无线延伸出去的包围圈,不用多说,他此时换到任何一个方向所能看到的都将是同样的景象。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薛正此时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里明明将是朝鲜世子的断头之处,怎么突然会变成了一处陷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设伏的计划,是如何被官府所觉察到。

    整件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起了变化,薛正一时间也的确很难理出头绪,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如果现在不赶紧撤离此地,那大概就再也走不了了。他发出警讯之后,便让手下依照原先的机会,兵分三路从三个不同方向撤离此地,这样如果外面有人堵截,那至少不太可能会被全部截下来。

    但薛正策划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象到,还真会有被团团包围在这里的极端情况发生,哪怕他现在让所有手下一人一个方向向外突围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突破外面的包围圈了。

    薛正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可怕的现实,他来到林子边缘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外面的火光,以及田野间众多海汉兵已经形成的包围圈。他很绝望地朝左右两边张望,只看到田间的火把火堆照映之下,直到视野尽头都仍是无线延伸出去的包围圈,不用多说,他此时换到任何一个方向所能看到的都将是同样的景象。薛正此时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里明明将是朝鲜世子的断头之处,怎么突然会变成了一处陷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设伏的计划,是如何被官府所觉察到。

    整件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起了变化,薛正一时间也的确很难理出头绪,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如果现在不赶紧撤离此地,那大概就再也走不了了。他发出警讯之后,便让手下依照原先的机会,兵分三路从三个不同方向撤离此地,这样如果外面有人堵截,那至少不太可能会被全部截下来。

    但薛正策划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象到,还真会有被团团包围在这里的极端情况发生,哪怕他现在让所有手下一人一个方向向外突围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突破外面的包围圈了。

    薛正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可怕的现实,他来到林子边缘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外面的火光,以及田野间众多海汉兵已经形成的包围圈。他很绝望地朝左右两边张望,只看到田间的火把火堆照映之下,直到视野尽头都仍是无线延伸出去的包围圈,不用多说,他此时换到任何一个方向所能看到的都将是同样的景象。薛正此时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里明明将是朝鲜世子的断头之处,怎么突然会变成了一处陷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设伏的计划,是如何被官府所觉察到。

    整件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起了变化,薛正一时间也的确很难理出头绪,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如果现在不赶紧撤离此地,那大概就再也走不了了。他发出警讯之后,便让手下依照原先的机会,兵分三路从三个不同方向撤离此地,这样如果外面有人堵截,那至少不太可能会被全部截下来。

    但薛正策划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象到,还真会有被团团包围在这里的极端情况发生,哪怕他现在让所有手下一人一个方向向外突围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突破外面的包围圈了。

    薛正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可怕的现实,他来到林子边缘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外面的火光,以及田野间众多海汉兵已经形成的包围圈。他很绝望地朝左右两边张望,只看到田间的火把火堆照映之下,直到视野尽头都仍是无线延伸出去的包围圈,不用多说,他此时换到任何一个方向所能看到的都将是同样的景象。薛正此时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里明明将是朝鲜世子的断头之处,怎么突然会变成了一处陷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设伏的计划,是如何被官府所觉察到。

    整件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起了变化,薛正一时间也的确很难理出头绪,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如果现在不赶紧撤离此地,那大概就再也走不了了。他发出警讯之后,便让手下依照原先的机会,兵分三路从三个不同方向撤离此地,这样如果外面有人堵截,那至少不太可能会被全部截下来。

    但薛正策划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象到,还真会有被团团包围在这里的极端情况发生,哪怕他现在让所有手下一人一个方向向外突围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突破外面的包围圈了。

    薛正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可怕的现实,他来到林子边缘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外面的火光,以及田野间众多海汉兵已经形成的包围圈。他很绝望地朝左右两边张望,只看到田间的火把火堆照映之下,直到视野尽头都仍是无线延伸出去的包围圈,不用多说,他此时换到任何一个方向所能看到的都将是同样的景象。薛正此时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里明明将是朝鲜世子的断头之处,怎么突然会变成了一处陷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设伏的计划,是如何被官府所觉察到。

    整件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起了变化,薛正一时间也的确很难理出头绪,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如果现在不赶紧撤离此地,那大概就再也走不了了。他发出警讯之后,便让手下依照原先的机会,兵分三路从三个不同方向撤离此地,这样如果外面有人堵截,那至少不太可能会被全部截下来。

    但薛正策划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象到,还真会有被团团包围在这里的极端情况发生,哪怕他现在让所有手下一人一个方向向外突围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突破外面的包围圈了。

    薛正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可怕的现实,他来到林子边缘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外面的火光,以及田野间众多海汉兵已经形成的包围圈。他很绝望地朝左右两边张望,只看到田间的火把火堆照映之下,直到视野尽头都仍是无线延伸出去的包围圈,不用多说,他此时换到任何一个方向所能看到的都将是同样的景象。薛正此时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里明明将是朝鲜世子的断头之处,怎么突然会变成了一处陷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设伏的计划,是如何被官府所觉察到。

    整件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起了变化,薛正一时间也的确很难理出头绪,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如果现在不赶紧撤离此地,那大概就再也走不了了。他发出警讯之后,便让手下依照原先的机会,兵分三路从三个不同方向撤离此地,这样如果外面有人堵截,那至少不太可能会被全部截下来。

    但薛正策划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象到,还真会有被团团包围在这里的极端情况发生,哪怕他现在让所有手下一人一个方向向外突围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突破外面的包围圈了。

    薛正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可怕的现实,他来到林子边缘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外面的火光,以及田野间众多海汉兵已经形成的包围圈。他很绝望地朝左右两边张望,只看到田间的火把火堆照映之下,直到视野尽头都仍是无线延伸出去的包围圈,不用多说,他此时换到任何一个方向所能看到的都将是同样的景象。薛正此时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里明明将是朝鲜世子的断头之处,怎么突然会变成了一处陷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设伏的计划,是如何被官府所觉察到。

    整件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起了变化,薛正一时间也的确很难理出头绪,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如果现在不赶紧撤离此地,那大概就再也走不了了。他发出警讯之后,便让手下依照原先的机会,兵分三路从三个不同方向撤离此地,这样如果外面有人堵截,那至少不太可能会被全部截下来。

    但薛正策划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象到,还真会有被团团包围在这里的极端情况发生,哪怕他现在让所有手下一人一个方向向外突围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突破外面的包围圈了。

    薛正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可怕的现实,他来到林子边缘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外面的火光,以及田野间众多海汉兵已经形成的包围圈。他很绝望地朝左右两边张望,只看到田间的火把火堆照映之下,直到视野尽头都仍是无线延伸出去的包围圈,不用多说,他此时换到任何一个方向所能看到的都将是同样的景象。薛正此时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里明明将是朝鲜世子的断头之处,怎么突然会变成了一处陷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设伏的计划,是如何被官府所觉察到。

    整件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起了变化,薛正一时间也的确很难理出头绪,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如果现在不赶紧撤离此地,那大概就再也走不了了。他发出警讯之后,便让手下依照原先的机会,兵分三路从三个不同方向撤离此地,这样如果外面有人堵截,那至少不太可能会被全部截下来。

    但薛正策划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象到,还真会有被团团包围在这里的极端情况发生,哪怕他现在让所有手下一人一个方向向外突围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突破外面的包围圈了。

    薛正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可怕的现实,他来到林子边缘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外面的火光,以及田野间众多海汉兵已经形成的包围圈。他很绝望地朝左右两边张望,只看到田间的火把火堆照映之下,直到视野尽头都仍是无线延伸出去的包围圈,不用多说,他此时换到任何一个方向所能看到的都将是同样的景象。薛正此时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他不知道这里明明将是朝鲜世子的断头之处,怎么突然会变成了一处陷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设伏的计划,是如何被官府所觉察到。

    整件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开始起了变化,薛正一时间也的确很难理出头绪,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如果现在不赶紧撤离此地,那大概就再也走不了了。他发出警讯之后,便让手下依照原先的机会,兵分三路从三个不同方向撤离此地,这样如果外面有人堵截,那至少不太可能会被全部截下来。

    但薛正策划行动的时候却没有想象到,还真会有被团团包围在这里的极端情况发生,哪怕他现在让所有手下一人一个方向向外突围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突破外面的包围圈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