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神豪宁败家 > 第454章 初识
    三江口,宁波财富中心。

    第36楼。

    颜芷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在前面引路带着宁晏走进了天远金融。

    如往常一样,对接的事情会有人主动操持。

    不需要宁晏,甚至都不需要颜芷来操心。

    没五分钟,宁晏便走进了天远金融的会议室。

    里面是坐等他来的天远高管和业务骨干。

    “各位上午好,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宁晏宁总,公司新任ceo。”

    天远金融行政部经理严选语气高昂的道。

    “大家欢迎。”

    呱唧呱唧。

    随着大家起身。

    掌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初次见面,天远金融的高管和业务骨干还是相当给宁晏面子的。

    毕竟还是要恰饭的。

    宁晏望向起身欢迎的众人,面带微笑,点头致意,双手虚压。

    “坐。”

    “各位,我是宁晏。”

    “初次见面,不熟悉诸位,都说说吧。”

    说着,宁晏做了个手势。

    当先落座。

    而后才是大家分别坐下。

    尽管是由严选来宣布宁晏的到来,但是第一个发言的人,理所当然是天远金融的副总,武明。

    “宁总好,我是武明,主要负责公司的天使投业务。”

    “……”

    武明说话比较有特色。

    看上去年过四十,有那么种年富力强的感觉。

    在宁晏没来之前,武明便是天远金融的副总。

    这不算是一句废话。

    因为,据颜芷所说,早在去前年,一些筛选工作就在准备中,包括天颂、天远在内的一些企业。

    掌管公司的原ceo,都会是能力出众者。

    至少在某一方面是这样。

    这些公司的经营状况都会呈现出良好的方向。

    而且这是经过宁事务管理所确定的,天然具备可信度。

    所以,武明是有能力的。

    因为……

    某种意义上,武明才算是天远的中心人物。

    而天远跟天颂又有不同的地方,宁晏在上任天颂之初,直接掀桌子。

    最后导致直接的结果就是高俊伟高调离职。

    另一个离开之后才显现的结果是,某几位高管在过去的两周时间里,非常嗯混。

    “……目前我们公司的各项投资进展有序,产生坏账的资本量级轻微,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

    武明不慌不忙的汇报道。

    “在投资市场表现良好,直接或间接操盘的资本约有五十亿……”

    “……”

    武明的汇报很详细,心里没什么不甘心之类的情绪。

    这些公司的架构就决定了,他武明只是个打工的,顶多就是工薪高。

    另外就是武明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资本来参与董事层面的游戏。

    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没资本,有能力,只能是买与帝王家。

    当然,武明也会希望宁晏能给他更多的自由空间。

    毕竟公司挣钱,他才能更好的挣钱。

    金融行业,还是要讲究收益与提成的……

    听完武明的发言,宁晏对天远有了一个基本上的了解。

    算是较为全面了。

    首先。

    天远金融是与商业银行相对应的一类金融机构。

    主要从事证券发行、承销、交易、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投资分析、风险投资、项目融资等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是资本市场上的主要金融中介。

    没错,就是投行。

    这跟宁晏通过名字理解到的意思完全不同。

    而且,天远金融的业务范围是完全涉猎了这些,还包括资本代管,代投等等业务。

    简单来说,天远金融在宁波辐射范围内的一亩三分地,是有影响力的。

    从武明的汇报来看,天远金融之前的投资眼光相当不错。

    不管是直接天使投,还是什么什么的,都产生了非常良好的结果。

    包括本身的资本在内,加上代管资本的规模超五十亿,就是很完美的解释。

    但偏偏天远金融又符合十亿级企业规模的特征。

    所以……

    宁晏在天颂公司那边搞的掀桌操作,还是产生了影响。

    在武明之后,其他几个副总也分别就自己分管的业务进行了简单汇报。

    “宁总……”

    比如有分管证券交易的副总汇报说,目前天远金融操持的几只股票形势一片大好。

    随时都有可能获得可观的利益。

    又比如分管期货市场的副总汇报说,有同事目光卓绝的抓住了机会,目前坐等数钱。

    等等等等。

    宁晏也特别听了听业务骨干们的汇报。

    倒是没有像什么影视作品里面出现过的那种事情一样,仗着自己业务能力厉害就人五人六。

    至少初次见面,表现还是很谦虚低调老实的。

    “……”

    最后,包括财务、人力资源、行政在内的所有汇报全部完成后。

    宁晏就职天远金融ceo第一天的第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正如颜芷所说,通过这次的会议,宁晏已经对天远金融有了全面的了解。

    别的不说。

    高管层能力出众。

    人力资源有较为完善的人才引进、培养计划。

    业务骨干们有充足的干劲。

    公司的福利待遇条款完善。

    就连行政部门都发挥出了相当不错的作用。

    尽管宁晏还从未跟天远金融的普通员工接触,但他已经看到了未来的艰辛度。

    就算嗯混的人多。

    浑水摸鱼的人也多。

    但最终还是影响不了公司的精英人才梯队……

    “好,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

    宁晏轻车熟路的说道。

    这种事情虽然不是天生就会,但一次锻炼之后,就很熟练。

    “希望在未来共事的日子里,大家相处愉快。”

    “……”

    持续了一上午的会议过程中,宁晏几乎没怎么说话。

    大多数时候是拿着笔在那里写写画画。

    当然大多杂乱无章,且他人很难看懂。

    宁晏的办公室占据了两面足一百八十度的景观位。

    宽敞大气。

    配套设施奢华有度。

    颜秘书跟在宁晏身后走进办公室,然后笑着说道:“这次是不是觉得有些头疼?”

    她也是在到了宁波之后才知道会有这样一出安排。

    老实说。

    金融行业确实很便于操作。

    只要宁晏不掀桌,其它的决策是不会被干预的。

    但偏偏天远金融是个异类。

    “是挺头疼的,现在一时半会还没什么想法。”

    宁晏双手一摊。

    “而且这次的同事们干劲比较足,或许是因为有个人利益在里面,难!”

    “太难!”

    =

    破碗。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