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玄门遗孤 > 第2009章 给个面子
    白鹿仙人是何人,其实肖羽也不认识,就在刚才自己生死一线的时候,对方就突然出现在身边,而后血海鬼帝的攻击瞬息瓦解。

    “你要保他?

    这个小道士和我恩怨颇深,你可知道保全他会有什么后果?

    况且你一个驱魔盟的太上长老,一向守护华夏之地,不过问阴阳之间的恩怨,现在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竟然要得罪一个鬼帝,不知道你是真聪明还是假愚蠢。”

    血海鬼帝像是和白鹿仙人认识,只是在对方身上看了两眼,而后就将目光再次放在了肖羽身上。

    在听到救自己的人是驱魔盟守护太上长老时,肖羽也有些惊讶,他和对方没有什么交集,为何会来帮自己?

    难道是为了吸引自己进入驱魔盟,做一位守护长老?

    不管何种原因,对方能来救自己,肖羽是真的非常感激。

    当初自己爸妈被驱魔盟赶出来,肖羽对他们还有一些成见,但是目前来看,这个大势力还是对自己不错的。

    尤其是面对一个鬼帝,其他人都假装不知道的时候,他的出现,确实顶着不小的压力。

    “血海鬼帝,无极城主和你尚无瓜葛,你且能来救他,肖羽乃是我驱魔盟的人,难道我就不能出面?

    今日你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如若不然,我们就只有去酆都大帝那里评评理了。”

    白鹿仙人的态度非常强硬,这让血海鬼帝不由面色一沉,像是非常的生气。

    附近百里上空,此时都站满了阴司和地狱的各大强者,他们都远远的看着,一个个脸上满是震撼的表情。

    而在无尽的虚空深处,地狱几位鬼帝都背负双手静静的看着,谁都没有发表评论。

    阴司十大阎罗,判官孟婆聚集在一起,他们看着面前的虚无空间,脸上表情凝重。

    今天这件事,的确阴司理亏,肖羽帮他们夺取了很多地盘,血海鬼帝擅闯阴司与肖羽为敌,他们本应该出手相帮,但却都没有动手相救,这已经让一些来支援阴司的强者寒心了。

    “唉,肖羽可是我们看着成长起来的,今日我等坐视不管,虽然有磨炼他的意思,但也让他对我等有些意见。

    驱魔盟白鹿仙人百年没有动手过,今日专门为救肖羽而来,看来他们也想笼络肖羽。

    现在白鹿仙人出现,我们在不露面,怕是以后会被他记仇。”

    楚江王看着前方无尽虚空,面色有些尴尬的说道。

    “说的不错,昆仑山天仙有仙律限制,天仙不得外出干扰阴阳秩序。

    驱魔盟太上长老守护华夏气运柱,是唯一一位有自由之身的人。

    今日他若不来,肖羽怕是在劫难逃。

    我们身为十方鬼帝,也不能随意出手,现在能动手的只有崔判和孟婆,但是他两人怕也不是血海鬼帝的对手。

    现在既然白鹿仙人来了,肖羽算是安全了。”

    阎罗王坐在一边,眯着眼睛看着前方,面色有些古怪。

    各大势力,此时都将目光放在百山之上,若是战斗一起,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白鹿仙人提到酆都大帝,血海鬼帝这才面色变得严肃起来。

    若对方真的将这件事捅到酆都大帝那里,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因为酆都大帝可是对事不对人,上次无极去茅山的事,在阴阳两界闹的沸沸扬扬,已经引起了酆都大帝的关注。

    这件事若是在上报,恐怕对他会不利。

    “那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虽然有所顾忌,但血海鬼帝作为鬼帝的身份,依旧让他不会那么容易服软。

    “你们有恩怨不假,但是你活了三千多年,修为更是达到鬼帝境界,现在要对付一个活了三十几年的小家伙,难道不觉面上无光?

    你若给我面子,我给调停一下,你们的恩怨,还是自己解决,但是要等到肖羽突破天仙。

    那时候你们打个你死我活,我们谁都不会插手,这样如何?”

    白鹿仙人说了一个对肖羽比较有利的方法,虽然是缓兵之计,但就目前来说,的确可以解决大麻烦。

    但是这个办法有个条件,那就是肖羽必须到达天仙,倘若这辈子无法达到天仙,那么血海鬼帝就无法去找肖羽报仇,算起来肖羽是占了便宜。

    白鹿仙人明白其中道理,血海鬼帝自然也明白。

    “白鹿仙人,你真是老谋深算,难道你想让我等到他坐化不成?

    天仙修为,当今阳世的天仙有多少,我想你比我还清楚,你就认为他能达到天仙?

    你身为华夏气运柱太上长老,我不剥你的面子。

    我给他三十年时间,若是三十时间里他没有达到天仙修为,我也可杀上他茅山。

    那时候不管阴司,阳世的天仙以及圣仙,都不得干预,这样可还算公平?”

    血海鬼帝说了一个他认为比较公平的方法。

    三十年,对于一个鬼帝来说,也许是睡一觉的事,但对于肖羽来说,却是无比的漫长。

    听对方这样一说,白鹿仙人看了眼肖羽。

    “晚辈听从前辈的安排。”

    肖羽当即抱拳躬身道。

    “好,那就三十年,三十年之内,谁都不能互相挑衅。

    各位,你们看了许久,这件事是不是应该给个说法?”

    白鹿仙人抬头看向虚空,声音平淡的道。

    “嘿嘿,既然白鹿仙人这样说了,我们十大阎罗自然同意。”

    一个老者的声音在上空响起,而后一个黑袍老人出现再半空,对方坐在一个由鬼气凝聚而成的王座上。

    紧接着,另外一面也一步踏出了一位黄发老者,对方手里拿着一本经书。

    一位又一位鬼帝出现在上空,二十四位鬼帝,没有一个落下。

    强大的灵魂威压,让肖羽站在那里腰都直不起来。

    这些人中,就十大阎罗肖羽认识,还有拿着拐杖的华佗,剩下的一位鬼帝,那是一个中年男人,个子很高,听名字说,好像是谢家的鬼帝。

    不仅如此,阴司这边还多了一位鬼帝,名字叫做审判鬼帝,对方手里拿着一个罗盘,身上气势看着有些古怪,竟然是黑白二色。

    而且肖羽感觉那人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好像和纸魂身上的气息有些相似。

    不过那位和纸魂气息一样的鬼帝看着表较弱,来人都不太理会他,让他看起来有些尴尬。

    肖羽在谢家鬼帝身上多看了两眼,这也引得那位鬼帝看向肖羽。

    虽然只是一眼,但肖羽却感觉,那人的目光极为友善,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和鬼大叔之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