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妈咪太小,总裁太霸道 > 第1813章:你就好好地在家里休息吧
    第1813章:你就好好地在家里休息吧

    不想接!

    “喂,干嘛?我已经吃完饭了,吃完饭在床上,准备睡觉,你还想说什么?”乔以沫问。

    墨慎九清了下喉咙,“乖。”

    “我不想乖,你把我弄成这样,你过分,超级过分。”

    “别乱跑,在家里好好休息。”

    乔以沫撅嘴,不过她真的是佩服墨慎九的。

    这都能坚持着去上班。

    她真的是怕了他了。

    史上第一牛人啊!

    “不过九九,我可不可以什么时候去看看书妍啊?不是今天去,过两天去。行么?”乔以沫说。

    就算是明天,她也没有那个精力往肖书妍家里跑的。

    所以,得过两天。

    “你同意的吧?我就是去看看书妍的。”

    “好。”

    “你同意了?”乔以沫惊讶。

    “嗯。”

    乔以沫非常的不敢相信啊!因为以前就算是看肖书妍,旁边也不许有墨君凌在的,现在是怎么了?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或许是因为肖书妍怀孕的关系,墨慎九也变得大方了。

    虽然觉得这两者没什么关系,但是她还是认定为是有关系的。

    要不然说不通啊!

    然而,过了两天后,她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墨慎九愿意她去看肖书妍的。

    乔以沫坐在床上,转过脸来鼓着脸看着墨慎九。

    这就是他同意她去看肖书妍的原因吧!

    他亲自跟着去,就没有问题了!

    真是气人的。

    真的是一点都不自由。

    难道到现在他还觉得她跟墨君凌会有什么么?肖书妍都怀孕了啊!

    不过一想,墨慎九可能不是担心这个,而是觉得,有异性在,他就不喜欢。

    唉,迷之不喜欢。

    到了墨君凌的别墅。

    管事的看到墨慎九和乔以沫,忙上前,“家主,家主夫人,请进。”

    “肖书妍呢?”乔以沫跟着墨慎九往里走的时候问。

    他们过来是没有打电话的。

    “回家主夫人,在房间里呢!”进去后,管事说,“请稍等,我去叫大公子。”

    然后就上了楼。

    乔以沫懒懒地靠着沙发,看着四处。

    “真是的,大白天的躲在房间里,害臊不?”乔以沫说。

    “嗯。”墨慎九回应着她。

    乔以沫脑袋靠在墨慎九的肩膀上,“等会儿我和书妍说话,你就坐在这里啊?”

    “嗯。”

    乔以沫想,墨君凌肯定也会来的,只是,这两个人除了工作,好像也没什么话题吧?

    管事敲门,“大公子,家主和家主夫人来了。”

    正在陪着肖书妍的墨君凌不悦地蹙眉,“他们来干什么?”

    “以沫来了?我去看看。”肖书妍高兴地说。

    她都在房间里关了几天了。

    就是从医院里回来之后,就一直被关在房间里。

    她是觉得没事了,可是墨君凌却希望在床上再待个几天。

    反正就是吓得她也不敢随便下床。

    下个床还得找个理由。

    “不行。”墨君凌不允许。

    “可是以沫来了。”肖书妍说。

    墨君凌很烦,说,“我让她进来。”站起身,走之前还叮嘱,“不许下床。”

    说完就走了。

    肖书妍想,你这盯人也太紧了。

    她都没有想到墨君凌会这么小心翼翼的。

    就好像她现在已经是大肚婆了。

    实际上肚子都看不出来的。

    没多久,乔以沫进了房间,卧室。

    “书妍。”

    “以沫,你来了?你来怎么都没有给我打电话啊?快过来坐。”

    “惊喜么?”乔以沫问。

    “惊喜啊!”

    “我坐床沿?”乔以沫问。

    “有什么关系?坐。”

    “我搬张椅子。”乔以沫拎了椅子过来,坐下。

    “干什么?这么当心啊?我不在意的。”肖书妍说。

    “我知道。但是我怕我坐了,我家那位就不高兴了。”

    “九爷又不会知道。”

    “我感觉没有什么他是不知道的。”乔以沫说。

    好像她一撒谎,墨慎九就能知道。

    肖书妍问,“九爷怎么也过来了?”

    “你说到这个,我就有话要说了。”

    “啊?”

    乔以沫说,“我说来看你,他说好,结果他跟着来,你说好玩不?我说他怎么忽然间这么好说话的,看来,墨慎九永远是墨慎九了。”

    肖书妍窃笑,“他那是怕你跑了。”

    “我长着翅膀都跑不掉,何况是两条腿呢?”乔以沫感慨地说。然后视线落在肖书妍的肚子上,“啊真好,你怀孕了,真的是比我自己怀孕还开心。”

    肖书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我也是没有想到会怀得这么快,我等这么一天感觉等了很久很久了。”

    “我倒是觉得你还年轻,不过自己的事情,肯定是会担心的。”乔以沫说。

    “嗯。以沫,谢谢你啊。”

    “怎么忽然间谢我?你不怪我我就谢谢你了。”

    “你知道的啊,我没什么朋友,就你了,有你这样的朋友,我觉得很幸福,真的。”

    “叫一声四婶我更幸福。”乔以沫说。

    “不叫。”

    “真不孝顺。”乔以沫摸了摸她的肚子,“小宝贝,听到没有?你妈咪居然敢不叫我四婶。”

    肖书妍笑出来,“她现在可什么都不知道的。”

    “那你现在有什么反应么?”乔以沫问。

    “没什么反应,就是那天头晕。说真的,要不是你追我,我晕倒,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知道自己怀孕的,说不定一直长重量,然后拼命减肥。”肖书妍说。

    “你不会这么傻吧?”乔以沫问。

    “这有什么稀奇的?像我是受伤过的,我肯定不会觉得是怀孕的啊!”肖书妍说。

    “好在知道了,你就好好地在家里休息吧。”乔以沫说。

    “你还说呢!我现在连房间都出不去的,是不是很可怜?”肖书妍问。

    “你刚出院没几天,不能到处走吧?”乔以沫问。

    “墨君凌也是这么说的。不过看他的样子,肯定是要让我多待在房间的。我现在有点希望墨君凌去公司上班了。”肖书妍说。

    “上什么班?我都已经和墨慎九说过了。”乔以沫心想,你要再这么说,那我在墨慎九那里受到的羞耻不是白受了?

    “好吧!”肖书妍想到什么,又问,“你是不是在九爷面前跳脱衣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