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 > 第1288章 掳走她
    车身一沉,朴世勋从另一边上来,他看了看还在试图打开车门想要逃出去的小女人:“别慌,我对你没有恶意。”

    姜小米欲哭无泪的扭过头瞪他。

    他到底想干啥子?

    朴世勋并未着急解释,而是一脚踩住油门,载着今晚的意外收获快速的离开。

    车速很快,朴世勋完全将跑车的优势发挥出来了,看着窗外模糊成一团的虚影,姜小米感觉这回自己闯大祸了。

    ……

    车子停在了清水湾别墅门口,朴世勋跟抱娃娃似的卷进了怀里,幸亏别墅只有朴世勋一个人住,不然被下人看见,恐怕要惊掉不少人的下巴。

    门锁是声控的,朴世勋轻轻咳嗽一声,大门便自动朝两边打开。

    别墅很大,大到让人觉得空旷,甚至走路都能听见回声。

    朴世勋把她带到二楼,姜小米急了,这厮不会是直接把她带回来滚床单吧?

    感觉到她身体绷得跟一张弓一样,朴世勋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只是洗个澡而已,不用那么紧张。”

    姜小米苦巴巴的望着他,确定只是洗澡那么简单吗?

    朴世勋现在的样子简直跟娄天钦当初骗她摇床的时候一模一样。

    都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朴世勋把她放下来,指着身后的浴室:“如果害怕,你可以锁门。”

    切~这里到处都是声控,只要他咳嗽一声,哪扇门打不开?

    姜小米一边摇头,一边手舞足蹈的给他比划。

    朴世勋对她做了暂停的手势,然后推门出去,等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纸跟一支笔。

    男人将纸笔推到她面前,淡淡道:“很抱歉用这种方式带你回来。”

    他只是道歉,却没有解释带她回来的目的。

    “我叫朴世勋。”

    朴世勋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跟姜小米第二次介绍自己。

    姜小米楞了楞,轻轻地点点头。

    “现在我问,你答。”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了点她面前的纸:“会写字吗?”

    姜小米不想留下太多破绽给他,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没读过书?”他一脸的怀疑。

    姜小米点头,果断承认自己是个‘文盲’。

    朴世勋揉了揉眉心,似乎被眼前的困局难住了。

    不会写字,那就意味着无法正常交流。

    姜小米猜想,她现在在朴世勋心里的印象应该是这样的:捡垃圾、没文化,还会咬人。

    “嫁过人吗?”

    耳畔忽然传来男人突兀的问话。

    姜小米表情一呆,怎么也想不到朴世勋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姜小米顶着万重压力,轻微的点了下头,然后心虚的垂下脑袋,把头顶留给对方。

    她的回答导致男人眼底的温度跟着急剧下降。

    已经嫁人了?

    呵呵,他脸上的笑容虽然还在,但是眸底的冰冷却愈演愈烈。

    随着沉默时间的拉长,姜小米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朴世勋一眼,然后拿起笔在纸上刷刷画了一个小房子,她用笔尖点点房子,眼眸忽闪忽闪。

    她无声的询问,居然被朴世勋看懂了。

    “你是不是想问,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姜小米激动地点头,并对男人竖起一根大拇指。

    这家伙脑子就是灵光。

    朴世勋把手抄进口袋,慢吞吞的直起身体,那一刻,与她平视的男人忽然变得居高临下起来,胸口跟着传来一股莫名的窒息感。

    他以上帝般的视角凝望着面前的小女人,薄唇一张一合:“你暂时还不能离开。”

    姜小米瞬间瞪大了眼眸。

    他到底什么意思?

    其实朴世勋现在也不晓得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任凭自己性子去做一件事,且毫无道理可言。

    姜小米抓起笔,埋头刷刷在纸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并且把那个点,点的十分用力,几乎把纸戳通了。

    “没有为什么,在我没有同意你离开之前,你必须呆在这里。”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时间应该不会太久。”

    留下这句模棱两可的话之后,朴世勋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时间不会太久是什么意思?

    “呼~~”小女人耸拉下肩膀,望着身下精美的地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终于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原本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问题,却被她自作聪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姜小米懊恼不已。

    小手伸向衣兜准备摸个手机出来,谁知道口袋居然是空的。

    姜小米浑身一颤,我靠,手机落在酒吧了。

    怎么办?没有手机,她怎么跟家里联系?

    此时,朴世勋正站在卧室的阳台上,初秋的冷风将他身上的衬衫吹得鼓鼓作响,他两手拢着风,点燃了一根香烟,性感的薄唇叼着香烟用力吸了一口,然后吐出,青烟模糊了他那张英俊倨傲的容颜。

    “小满。”

    “在的,主人,有什么吩咐?”

    朴世勋掐灭烟蒂:“拨打姜小米电话。”

    因为今晚实在太闲了,想起她也可能在酒吧,便准备给她来一个突然袭击,没想到在半路上遇见了之前一直想找的‘替身’。

    电话通了,但是一直都没有人接。

    朴世勋皱了下眉头,玩疯了还是咋地?

    他不知道,此时姜小米的手机正在酒吧的桌子上搁着,随着屏幕不断的闪烁,已经喝得晕乎乎的宋真真好奇的拿过来瞧了一眼。

    “喂?”

    酒吧的嘈杂淹没了对方的声音。

    但是朴世勋还是判断出说话的人并不是姜小米本人。

    “姜小米呢?”

    “去上洗手间了,你有事吗?”

    朴世勋抿了抿唇:“没事。”

    “等她回来需要回电话吗?”宋真真很傻很天真的问道。

    “不用了,你们玩的开心。”他已经听出来对方是宋真真。

    “哦。”

    挂断电话后,宋真真推搡了一下身边的何怜惜:“小米怎么还不回来?”

    满打满算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

    何怜惜道:“我去洗手间看看。”

    “好。我在这儿等你。”

    何怜惜逆着人群往洗手间的方向走,没一会儿,她回来了。

    “找到没有?”宋真真急忙问道。

    何怜惜疑惑的摇了摇头:“不在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