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金枝 > 第564章 兵来将挡
    等进了偏殿,贺珍连忙把伺候的人都屏退了,屋子里只剩下了她们四人。

    贺珍所住的偏殿布置得十分富丽堂皇,如之前翠屏所言,从家具、器皿到摆件无一不是珍品。秦氏打量了一眼,就知道贺珍如今在宫中是真的受宠,表情流露出几分满意。

    曹氏则拉着贺珍絮絮叨叨地问起了她平日里的生活起居,贺珍都高高兴兴地答了,对曹氏道:“娘你别为我担心,我在宫里挺好的,陛下待我好,皇后娘娘和贤妃娘娘也对我十分关照,我还没遇到过半点糟心事儿呢。不过娘,你怎么看着好像是瘦了?”

    曹氏顿了顿,正想为自己的憔悴消瘦找个合适的理由却听贺珍一脸了悟地说:“我知道了,娘一定是想我想的吧?”

    秦氏在一旁插话道:“知道你娘在家里为你担心,你就在宫里好好的,若是有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找皇后娘娘和贤妃娘娘做主,千万别自己担着。我今日观你那两个侍女行事,翠屏沉稳有度,规矩极好,你以后可以多倚重她。至于画屏,性子稍有些浮躁了,大事切不可托付给她,先让她历练历练吧。”

    贺珍忍不住低声嘀咕道:“我这里能有什么大事?”

    秦氏眉头一皱,“你嘀咕什么呢?”

    这里没有外人,秦氏也不在顾忌礼仪那一套,身上再次有了当祖母的尊严。

    贺珍还是有些怕她的,连忙说:“知道了知道了,大事倚重翠屏,只让画屏管些小事就行了。”

    秦氏还想再交代几句,翠屏却在外头禀报道:“娘娘,贤妃娘娘派人来请夫人去庆熙宫坐坐。”

    贺珍看向秦氏。

    秦氏道的表情并无意外,仿佛知道贤妃会有这么一请,对贺珍道:“既然贤妃娘娘有请,我便过去给娘娘请个安。”

    曹氏看向秦氏欲言又止,秦氏冷淡地对她说:“你就不必跟我一同去了,珍儿念你念得紧,你留下来陪她说说话吧。”

    曹氏松了一口气,贺珍也露出欢喜之色。

    秦氏却又看向贺林晚,语气和蔼地说:“阿晚陪我去见贤妃娘娘,”

    贺林晚得知自己也被召进宫来就觉得惊讶,贺珍并没有非要见她的理由,见贺珍只顾得上与曹氏说话亲近贺林晚便知道了,让她来见贺珍应该只是个幌子,真正想要见她的人怕是贤妃。

    听见秦氏的话贺林晚,温顺地点头,“好的,伯祖母。”

    贺珍不解地问:“祖母为何要带大姐姐去?大姐姐跟贤妃娘娘又不熟,你们聊天她也插不上嘴啊。”

    秦氏看了一眼贺珍,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和地说:“你母亲最近因为你的缘故茶饭不思,你好好开解她一番。”

    贺珍果然不再多管闲事,立即转头去关心曹氏去了。

    秦氏连忙向贺林晚使了个眼色,带着她离开了露华宫。

    等出了露华宫秦氏才低声对贺林晚解释道:“让她们母女好好说会儿私房话。”

    贺林晚点头表示明白。

    秦氏和贺林晚被宫女领着走进庆熙宫的时候,贤妃正皱着眉听一个内侍低声禀报着什么,贺林晚听到了“朝上”、“殿下”等字眼。

    贤妃转眸看到贺林晚和秦氏进来,立即抬手止住了内侍的话,用眼神示意他退下。

    秦氏带着贺林晚上前行礼。

    贤妃收起了面上的不悦之色,和蔼地让她们起身,又赐了坐。

    贤妃仿佛与秦氏仿佛真是旧识,两人聊了一些年少时的旧事,气氛十分融洽。贺林晚安静地坐在一旁,乖巧地听她们说话,并不插嘴。

    贤妃与秦氏聊了一阵想起来贺林晚,对她温和地笑了笑,“听我们说这些过去的事情是不是很无聊?等会儿慕家丫头来了,本宫让人领着你们去御花园里看孔雀,你们两人年纪相仿,之前又一同在文贞殿住过一阵,想必会合得来。”

    贺林晚在心里暗自琢磨,难道贤妃今日叫自己来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和慕婉平交好?这样似乎也太把她当回事了。

    贤妃身边的嬷嬷道:“娘娘,御花园的孔雀听说最近食了不干净的食水生病了,身上的羽毛脱落了不少,怎么逗都不肯开屏,怕是会扫了两位姑娘的兴致。倒是昨日里殿下特地送来给娘娘解闷的鹦鹉十分逗趣,不如让人带贺姑娘去看看鹦鹉?”

    贤妃笑道:“也好,你先让人带她过去吧。”

    看起来,贤妃如此像是想要故意打发贺林晚离开,好跟秦氏说些不方便她人听见的话。

    贺林晚也不会不懂眼色,起身谢过贤妃,跟着那嬷嬷招来的宫女离开了。

    宫女领着贺林晚离开庆熙宫正殿,穿过游廊,从一个小角门里出来,低声介绍道:“鹦鹉就养在前面的小跨院,小跨院里除了鹦鹉还养了一对蓝耳翠鸟,一对白颈长尾雉,一对珍珠鸟,还有……”

    宫女说到这里腹部突然发出了一声不雅的声音,她连忙捂住肚子,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语气有些惶恐,“奴婢失礼,姑娘恕罪。”

    贺林晚连忙问:“你没事吧?”

    宫女还未说话下腹又发出了几声响动,她额头冒汗,脸色发白,弓着腰道:“奴婢,奴婢之前贪凉吃了碗冰雪冷元子,怕是不小心吃坏了肚子。”

    贺林晚连忙道:“那我们回去?”

    宫女连忙恳求道:“现在回去奴婢怕是要被嬷嬷责罚,姑娘可否等等我,容我去一趟恭房?恭房离这里很近,不会耽搁太久的。”

    贺林晚看了一眼宫女痛苦的神色,缓缓点头,“那你去吧。”

    “多谢姑娘。”宫女一脸感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扇门,“这里进去是个小花园,姑娘可以先去凉亭里坐坐。”

    宫女说完就捂着肚子一溜烟地跑了。

    贺林晚看着宫女离开,打量了一下周围,这里是同往跨院的一条夹道,没有什么人经过,贺林晚想了想,还是走向了那宫女所指的那扇门,门内果然是一个小花园,花园中间有假山和凉亭,看上去十分阴凉,是个休息的好去处。

    贺林晚站在门口看了一眼,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但她却并没有走进去的打算,而是退回了角门内。

    就在这时,贺林晚听到了脚步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