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农 > 第219章
    “今天如果你忍着疲惫给大家瞧病,没出事你就是舍己为人的好大夫,出了问题,你就是为了钱财,不顾患者性命。”陈春燕拍拍许京墨的胳膊,“行了,收工回家吃饭。”

    陈春燕的话虽然不大动听,但许京墨不得不承认,陈春燕说得非常有道理,情况不同,人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也是不同的。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治好了人的病,别人会说他医德高尚,可万一治坏了,他肯定会面对别人的质疑,他当初明明很疲惫了,为什么还要治病,难道不知道人的精神不济,判断会出错的吗?

    许京墨点点头,疲惫地靠在了车厢上,这是心灵上的疲惫,需要用小憩来缓解。

    陈春燕轻轻把东西挪到旁边,又轻轻坐下,示意二狗子可以走了。

    二狗子点点头,一言不发地甩鞭。

    马车轻轻晃了晃,等真正上了路后,就变得非常平稳了,速度不快不慢,许京墨脑袋微微摇着,不多时真正睡着了。

    陈春燕听见许京墨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便取过披风轻轻搭在许京墨身上,许京墨的眉头微微蹙了蹙,但很快舒展开来,并没有要醒的迹象。

    时间已到三月底,其实也不算冷,但人睡着后,体温会变低,还是加一件披风保暖为妙。

    马车平稳地驶进了龙桥村,停在了胡阿婆家门前。

    停车时,晃动的幅度稍微大了点,许京墨清醒过来,刚清醒的他眼睛水润润的,就像一只乖乖的大狗,陈春燕无意识多看了两眼,许京墨便看了过来,还眼带疑惑。

    陈春燕:“……”

    她笑着摇了摇头,“阿墨哥,到了。”

    许京墨揉了揉脖子,打开药箱,里面有个小匣子,就是之前陈春燕用来装诊金的那个,他从匣子里摸出两文钱,这才放好小匣子,背着药箱下了马车。

    他将手伸到二狗子面前,“今天麻烦你了,这个你拿去买糖吃。”

    口气非常自然,就像长辈对晚辈发零用钱时的口吻,二狗子并没有觉得被侮辱,也没有觉得被轻视,他下意识接住了钱。

    二狗子接了之后,脸却涨红了,“我,我是来帮忙的,我不能要。”

    许京墨笑着说:“谁说你不是来帮忙的呢?这是给你买糖吃的,我也请燕儿吃过东西。”

    二狗子看向陈春燕。

    陈春燕:“还记得板栗糕么,就是阿墨哥买的。”

    她那包板栗糕,她一个没吃,第二天就被陈修言带出去给分掉了,陈修言本人一个,两个傻哥哥每人一个,陈谷秋一个,还有两个一个给了二狗子,一个给了另外一个他们经常一起玩的小伙伴。

    二狗子显然记得这一茬,不仅记得,还额外想起了陈春燕给的窝丝糖……他一下子就淡定下来了,捏紧了钱。

    他说每天要赚十个铜板,这下好了,他有两个了。

    许京墨看向陈春燕:“中午在这里吃?”

    陈春燕想了想,点头,“好。”她拽下来鸡鸭猪的口粮,提进门里,“我先回去放东西。”

    许京墨自然而然伸出修长的手指,抓住了那几口布袋,“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