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农 > 第490章
    陈春燕这一晚上倒是睡得香甜,密密麻麻的人怼在马车外面,就算是有人起歪心思,也得先过得来呀!

    她起床后,也不着急走了,去村里的老井里取了水洗漱了,又把许京墨做的团子拿出来热了,才不紧不慢地吃着。

    师爷不想吃饼,就凑到陈春燕这边来讨饭团子吃。

    许京墨也不是小气的人,顺手就把食盒递了过去,结果人家师爷随手一拿就拿了个肉的,把他给心疼得不行。

    肉的,是燕儿爱吃的,他专门全都留下来的。

    陈春燕把许京墨表情的变化全都收入眼底,轻轻勾了勾他的手指,又拿起一个蛋的饭团咬了一口。

    “好吃。”

    许京墨整个人就跟入了开水的虾似的,瞬间红透了。

    当着外人的面,做点小动作还行,要说点什么,真的就不是很方便了。

    许京墨虎着脸朝陈春燕摇了摇头,脑袋就埋进了饭盒里,啃他的饭团子去了。

    师爷吃了一个饭团子还觉得不够,又道:“还有没有,再给我来一个。”

    许京墨知道路上可能会耽搁一段时间,所以饭团带得不少,整整三个食盒的,还有两个食盒连开都还没有开过。

    他就开了另外一个食盒,叫师爷吃。

    陈春燕眼转身拿了小罐子出来,一人一罐,用勺子舀着吃酸奶。

    那边那位伤者的伤势控制得很好,昨晚取针之后,许京墨又给他上了一次药,又给了他一些丸药,就丢开不管了,到了今天早上也没发热,精神也恢复了一些。

    听到这边的人悉悉索索地吃东西,这人就开口了,“姑娘,可否行个方便,卖一点吃食与我们?”

    陈春燕起身拿出陈谷秋给她准备的大饼子,示意护院给他们送过去。

    这玩意儿她没吃,不好丢掉,可也不好带回去,要是让陈谷秋知道她做的东西被嫌弃了,心里肯定又不得劲儿,还不如卖了呢!

    护院把一大包面饼子递过去了,人家那边就递上了一粒金豆子,护院也不好自作主张,只能把金豆子带回来给陈春燕。

    陈春燕接了金豆子就递给许京墨,还高声道:“还算是个懂事的人,知道把诊金付了。”

    用金豆子买饼子自然是过头了,但用金豆子付诊金,谁都说不出什么来,总不能说人家的命不值这点钱吧。

    几个随从慢慢扶着伤者坐起了身,伤者半靠着墙,吃了两口饼子,就咽不下去了,并不是说多吃不惯,只是嘴巴太干,又吃饼子,分泌不出什么唾液,当真吞不下去。

    “姑娘,再给点水。”

    陈春燕眨眨眼,嘿,我能给你水吗?这水我还得留着回程喝呢,天知道有没有干净水源。

    千万别说那口井的水怎么怎么样,那水多少年没人用过了,用来洗漱还行,如果要喝,不烧开,她可不敢喝。

    她起身去车厢,提出食盒,端出一层食盒来,里面装着七罐酸奶,她递给护院,让护院给送过去。

    那边的人揭开酒封,尝了一口,就咦了一声,这东西跟他们草原上做的味道有些相同,有有些不同。

    他对那位姑娘的兴趣更浓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