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三章 其实我很贤惠
    自从被无袖收留以后,家务活基本被我承包了。

    洒扫庭院,洗衣烧饭,一应由我来做。

    尤其是我的厨艺,在渐渐展现出来以后,无袖与青歌都赞不绝口。

    以至于后来有一次我尝试着做了几方糕点,无袖就拒绝再吃青歌从零食铺子里给她买的任何糕点。

    其实我想,若是我还没有死尚在阳间,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毕竟地府的食材有限,做来做去就那几样。

    鬼灵芝做的佛跳墙,鬼白菜和鬼萝卜做的玲珑玉心,正是我拿手好菜。

    若我还在阳间,大概会有多种多样的食材够我尽情发挥烹饪天分。

    说不定阳间的我还是哪个名菜馆子里的大厨。

    只是,我与其他的鬼不同。

    我没有阳间的记忆。

    在投胎转世之前,在酆都城生活的鬼众都会保留阳间的记忆。

    只有前往六道轮回投胎口时,才会在奈何桥边喝下孟婆熬的苦汤。

    据说孟婆熬的汤味道一言难尽,透着股馊味。

    但是这话我是不信的,毕竟喝过以后的人都会失去前世的记忆,谁会记得那汤什么味道,或许孟婆自己都没有尝过。

    我虽然也没有喝过孟婆汤,但一样没有生前的记忆。

    不论我如何努力回忆前尘往事,脑海中都是一片空白。

    因为,我没有心。

    这个问题成了一个悬案。

    青歌跟我说,自打他在地府当差以来的这近一千年里,虽然有在金鸡山被啄掉心的倒霉鬼众,生来就没有心的整个酆都就我一个。

    他搭上我的脉查了我的修为以后,更是惊讶。

    我生来就是鬼使。

    六界万物皆可修行。

    人能修仙,仙渡劫能修神或成佛,是为天道。

    草木沙石能成精,飞禽走兽能成怪,精怪继续修行能成妖,是为妖道。

    死了的人成鬼,鬼能修灵,是为鬼道。

    鬼和妖进一步修行,能成魔,是为魔道。

    我们鬼道修行的等级,分为鬼灵,鬼使,鬼修,鬼爵,鬼王五层。

    至于鬼君鬼帝,那是封神榜上点过名的神祇,各司其职各掌其位,普通修行的鬼众就不用想了。

    鬼灵是最低的一级,只比不会修行的鬼众稍微好一点。

    并不是每一只鬼都能够修行。

    只有在阳间相信鬼神因果报应或是经常行善的人,死后到了地府才能不受业力的影响进行修行。

    那些平时不信鬼神,到了死后想念念佛经抱抱佛脚的普通鬼众,都会受到业力影响,无法真正修炼。

    修行的好处和阳间一样,无非是强身健体,至少不再动不动就被阴间的凶兽咬得缺胳膊断腿。

    到了鬼使的修为,甚至能够借着一团阴风飞行。

    虽说酆都不允许鬼众高速飞行,但平日里轻轻飘一飘,或是去野外翻山越岭,还是能省不少体力。

    从鬼众修炼到鬼灵十分简单,念佛经或者是家人祭奠的时候多烧一些佛经多做几场法事给地下的鬼们积攒功德,譬如金刚经,虔心念上个三千遍,就能修成鬼灵。

    至于鬼使就比较困难了,念经积攒的修为相对较轻,得需行善或是有大功德才可成为鬼使。

    这也是为什么当青歌查到我的修为的时候会大吃一惊,做出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鬼使少见,没有心的鬼使,更少见。

    无袖则不以为然。

    她认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哪哪都有奇葩,而我就是整个地府最大的奇葩。

    为此青歌和无袖还认真地探讨过,我那颗失踪的心到底是怎么不见的。

    “或许是人们常说的良心被狗吃了,可见你生前是个坏女人!”无袖坚定不移道。

    我:“......”

    对于这种说法,我自然是发自内心地拒绝的,但是无袖十分坚持。

    尽管我也反抗过,但是在被赶出家门还是接受这个说法的二选一中,贵为鬼使的我无奈地向生活妥协了。

    就这样,我一直在无袖家寄住,一住就是七十余年。

    就连他们二人成亲时的八桌喜宴,都是我亲自下厨做的。

    这七十年来,我见证了他俩无数的争吵又和好,争吵又和好。

    在无袖的高冷和强势面前,别说是我了,就连青歌也甘拜下风。

    无袖家的家规很简单,就两条。

    第一条,无袖永远是对的。

    第二条,如果无袖错了,参照上一条。

    对此我和青歌在与无袖多年的相处中已经达成共识。

    他俩争吵最频繁的一个话题,就是孩子。

    成亲以后,青歌便利用自己的职权之便,为无袖讨了个厨娘的闲职,负责酆都迷魂殿阴兵的伙食。

    说是闲职,实在是名副其实。

    成了鬼以后,饭量只是阳间的三分之一,因此一日只需要做一顿饭。

    而这一顿饭,也多半是我在做。

    按照无袖的话说,就是以劳力抵房租。

    无袖心情好的时候偶尔也会做一两回。

    而无袖偶尔做饭的那么一两回,通常和阴兵拉肚子的频率相吻合。

    正式当了鬼差以后,无袖就不必轮回转世,能够长长久久留在酆都。

    这样一来时间长了日子就无聊。

    所以青歌一直想生个孩子自己养着,打发漫长的岁月。

    青歌自己每日要在迷魂殿口当差,每十日才有一天轮休,并不怕寂寞。

    但那时无袖长期赋闲在家,连给迷魂殿的阴兵送饭这类事情也多半由我代劳,青歌担心她在家无聊。

    只是青歌的出发点虽好,无袖却不愿意。

    在酆都安家置业的鬼众们允许结婚生子,生下的孩子都是在人间夭折腹中的胎儿。

    夭折的胎儿变成的鬼胎和普通的人死后变成的鬼不同。

    普通人死后进入地府,便是生前的模样,容颜不会改变。

    而鬼胎是可以长大的,容颜会随着岁月流逝而变老,直到投胎转世之时。

    无袖生前一直是个极其注重容颜的人,现在也依然是个极其注重容颜的鬼。

    这酆都一待就是成百上千年,孩子却只能在酆都停留百年。

    而这百年之内,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从小娃娃长大变老,直到须发皆白重新步入轮回。

    自己的孩子比自己还显老,这一点无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青歌生前在阳间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英年早逝战死沙场,从未有过女人缘。

    来到了地府以后便当了阴兵,数百年后成了阴兵头子,也一直保持了生前的性格,很不得女鬼喜欢。

    如今好不容易焕发自己爱情的春天,青歌自然希望能够有爱情的结晶。

    就这件事情,每个月都要讨论四五次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