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九章 给东岳大人送信
    我扯着极勉强的笑容,牙咬得咯咯响,“这个玩笑太好笑了,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哈哈哈哈。”

    鬼帝三殿下笑意不减,“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都听见了。”

    青歌在迷魂殿门口当差,是认得三殿下的,于是“很有”眼力见,“二位慢聊,我们吃完了,先出去散个步。

    说着一把拉起还打算看热闹的无袖出了门。

    年轻小鬼见了此状,也默默出了院子,还很默契把院门带上了。

    鬼帝三殿下看了我一眼,脚尖翘得老高地朝我走了两步,带着一脸欠揍的笑。

    “玉–叶—,本殿下可是又帮了你一回啊,这次你要怎么谢我啊?要不要考虑以身相许什么的?”

    哼,许你个头!

    “殿下并不缺钱,在下无以为报,若有机会到阳间,一定为三殿下在坟头多烧几柱香。”

    我认真向他鞠了一躬,趁着低头的功夫御了一团阴风飞出院墙。

    自那以后,这位三殿下就开始对我无尽的骚扰,搅得我不胜其烦。

    看在定颜草和冰晶玉盒的份上,我忍,我躲,多年以来过得颇为狼狈。

    鬼帝三殿下四处找我麻烦也就罢了,就连青歌和无袖都很是乐意撮合。

    隔三差五给无袖家送菜真的很能收买他们,尤其是有一次送来了鬼间杂货铺特制的新糕点以后。

    “青歌当年给我送的点心还不如他呢,而且他也没有不识相到给你送别的女鬼当礼物,你怎么就是不开窍!”

    无袖时常对我恨铁不成钢。

    “三殿下品行修为都不错,小红你真的可以考虑考虑。”

    青歌一本正经,鬼帝三殿下送礼的套路和他追求无袖时候一模一样,让他极有共鸣,觉得这是极大诚意的表现。

    他品行不错?

    一大堆美艳女鬼环绕在侧的样子我又不是没见过,青歌的话总是让我更心堵,越发觉得鬼帝三殿下不靠谱。

    ……

    ……

    如今经由小桃一勾,种种回忆涌上心头,还是不怎么愉快的那种,我不觉叹了口气。

    “行不行嘛,好姐姐,你就答应我陪我一起看吧,鬼火晚会真的很好看!”

    “我真的有差事,好桃子,下一回过节我一定陪你。”

    眼前依旧是小桃殷殷切切的眼神,我还是硬下心肠拒绝了。

    小桃嘟起嘴巴,两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晶莹了起来,我连忙跑去隔壁零食铺子买了一包麦芽糖,才哄住她转悲为笑。

    “玉叶姐姐那你下次一定记得要陪我去看!”

    我满嘴答应,又陪着小桃买了些其实并不需要的东西,比如据说只要每天敷便能让肤色变白的脂粉和能够夜里发光的灯笼虫。

    虽然我知道这脂粉多半掺了面粉,这灯笼虫不到两日便会跑个精光,但我同样也了解小桃。

    哄得她高高兴兴回家以后,这才脱身,准备朝着蒿里山的方向去。

    去蒿里山我还是很乐意的,毕竟蒿里山的大人很和善。

    虽然这位大人年长我几百辈,却生得很俊俏,且因为保养得宜,看上去不过三十许。

    更重要的是,大人对我也极好,每次给他送信的时候,都会笑眯眯地道一声“辛苦小丫头”,还时常赠我一些实用的小东西。

    就比如我脖子上的一条项链便是大人第一次见我时送的。

    项链坠子是桃心形,项链材质我不知,像琉璃又像琥珀,泛着淡淡的粉色光晕,不算华丽惹眼却很精致。

    尤其是,它很能安神。

    初来无袖家中住下的时候,我时不时就会做噩梦,梦见有人拿一把利刃剜我的心,然后血流一地的场景。

    有时候惊叫一声从睡梦中乍然醒来,还曾经因此被无袖按着灌了整整一年的安神汤。

    到了后来,无袖发现安神汤根本无法阻止我半夜梦魇尖叫以后,就默默掏钱给我的房间多加了一层隔音的墙。

    当然,掏的是我的钱,我足足两年的薪俸。

    自从戴上项链以后,我再未做过噩梦。

    想到又能够见到蒿里山的大人,怀里揣着信的我不自觉咧嘴笑得很欢,脚步也轻快了几分,很快来到蒿里山之前的最后一程,鹿尾坡。

    鹿尾坡下的洞里住了一只甚是凶恶的大野狗。也不知从哪里来的,自打来了鹿尾坡便不曾挪过窝,而且脾气暴躁见鬼就咬,咬了就不松嘴,以至于渐渐地没有鬼众敢来,大野狗成了鹿尾坡一霸。

    我平日里也都躲着它,从坡上端飞过去,很快到了蒿里山。

    大人的住处是一间茅草屋,立在山腰上。

    原本大人也是有一座森罗殿的,却不常住,只是处理重大公务的时候会在殿中,其余多数时刻是在这间茅草屋,我便直接来了。

    “玉叶姑娘又来给大人送信啦?快请进!”

    为大人守院门的侍卫‘吴青’见了是我,笑着迎我进了院子。

    我已经来过多次,彼此相熟得很。

    “大人,玉叶姑娘来了。”

    吴青在门口通传,不一会儿,房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我如往常一样入内,大人果然在。

    一阵淡淡的竹香飘来,大人正在案前,及腰长发披散着如缎子一般倾泻而下,大人一手撑着榻子朝后仰坐,一手拿着一卷公文在看,紫色的宽大外袍松散搭在身上。

    今日的大人,和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气质显得不同,竟多了一丝...慵懒。

    我竟看呆了,愣愣站在门口,望着他。

    见来人是我,大人的视线从公文上移开,冲我一笑,“过来。”

    我不知为何小脸一红,却也乖乖走了过去。

    “东岳大人,这是我家大人给您的信。”

    我从怀里掏出信,恭恭敬敬递给他,余光扫到他搭在身上的紫色外袍下若影若现的胸膛,不敢抬头。

    东岳大人见我情状,洒然一笑,拢了拢外袍系好带子语气温和道,“小丫头,都认识这么久了,在我面前,大可不必拘束。”

    我心中一暖,乖乖点头称是,这才抬眼看他。

    东岳大人依然是那副温和的神态,噙着笑意看着我。

    “你来得巧,今日我心情好,送你个好东西。”

    东岳大人说完,拿起书案旁的一把折扇丢给我。

    我接过折扇,入手便是一种极为温润的感觉,这扇骨用的必是上好的暖玉。

    小心打开扇面,一面描着极为辽阔壮丽的泼墨山水图,另一面是草书提的两句诗。

    “天地支帷幕,嘱我舞乾坤。”

    画是我最爱的大写意,字也是我最喜欢的狂草,与这诗句配起来相得益彰。

    这画,这字,一看就不是凡品。

    只是大人平时一直很照顾我,为大人送信也本是职责所在,这样贵重的东西,我实在不好意思再收,推辞道,“这...太贵重了,大人,我不能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