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十二章 放了半月假
    只恨自己一时不慎中了软筋香,手脚根本就没有力气,只能被鬼帝三殿下一路拉扯着。

    河水又冰又冷,饶是我鬼使的体质也承受不住,危机当头也顾不了许多,用双手最后的力气死死挽着鬼帝三殿下的腰,眼睁睁看他带着我用最快的狗刨式拼命向酆都的方向划去。

    不知游了多久,只感觉身后没有声音了,我俩才敢上岸。

    鬼帝三殿下浑身湿漉漉的,也顾不上擦干,爬上岸背起我就撒起脚丫子朝着酆都的方向狂奔而去。

    “干嘛不用飞的?”我气喘嘘嘘问道。

    “挖洞太卖力,没力气了。”

    鬼帝三殿下也是满脸通红,呼吸急促。

    还没等我俩说完一句完整的话,身后再一次响起大野狗愤怒的嚎叫,“你们给我站住!狗爷今日非吃了你们不可!”

    气都顾不上喘,鬼帝三殿下又是一阵拼命跑,一路差点活活跑断气,终于在彻底力竭之前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小灰熊。

    “你这蠢瞎子还知道来?!”

    我还没说话,身前就传来了三殿下包含愤怒的咆哮。

    小灰熊一脸委屈没有还嘴,默默向前一站,巨大的身体横在大野狗面前,将我俩挡得结结实实。

    大野狗冷哼一声,“有帮手了不起啊?一只大笨熊而已,狗爷不怕!”

    小灰熊眼中腾地燃气怒火,“你说谁是大笨熊?”

    “狗爷说的就是你,怎的不服?不服你来打我呀?”

    小灰熊道:“那就请勿见怪老子我失礼了!”

    ……

    我忍不住感叹,小灰熊的语言表达还真是清奇。

    话音一落,小灰熊瞬间化为灰熊原身,一个跳跃扑向大野狗,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将大野狗扑倒在地,一口咬住大野狗的脖子。

    我目瞪口呆。

    还…还有这种操作?

    小灰熊不是熊吗?

    最擅长咬人的难道不是狗吗?

    鬼帝三殿下淡定搭上我的肩膀,“习惯就好。”

    我头也没回一巴掌拍开鬼帝三殿下的手,继续观战。

    画面静止,大野狗死死挣扎,小灰熊扑在大野狗身上纹丝不动。

    ……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我打了个哈欠,“那个,我先回去了,后会有期。”

    鬼帝三殿下看了一眼僵持在那里谁都不得动弹的大野狗和小灰熊,“我和你一起走。”

    我嫌弃地走远好几步,软筋香的药力散了一大半,我已经恢复了基本的行走能力。

    “谁要和你一起走,咱们各回各家,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

    虽然他救了我还算讲义气,基本的男女距离必须保持,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位桃花正旺的殿下。

    跟谁作对,都不要跟女鬼作对,尤其是嫉妒心强的女鬼。

    这点觉悟本鬼使还是有的。

    鬼帝三殿下皱眉,“阳关道?没听过啊。你说的是应该饿鬼道和奈何桥吧。你走你的饿鬼道,我过我的奈何桥。”

    我气得差点摔跤,“你才饿鬼道呢!”

    这位鬼帝三殿下真的有种很神奇的魔力,就是能够用简单一句话,就将我好不容易因为救命之恩产生的那么一丢丢感激之情驱得一干二净。

    一跺脚,我大步流星朝着酆都方向跑去,远远将鬼帝三殿下甩在身后。

    “着什么急啊!”

    鬼帝三殿下想来追我,我赶紧御了一团阴风飘起,听见他声音越来越小,才放下心。

    受软筋香的影响,这次御阴风飘得比平日慢许多,但也比跑来的快。

    这一趟,飘了我快三个时辰才到酆都。

    地府的日出日落与凡间无异,到酆都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今日迷魂殿当值的正是青歌,下值回家的路上与我碰个正着,见到我满袖子血很是诧异,与我一路回了无袖家。

    原本在院中闲坐的无袖见到我的伤口,二话没说回屋找药。

    “嘶——”

    “别动,涂药呢,忍着点儿。”

    无袖夹起一片白布,沾着药膏往我手臂上一拍。

    “啊!不…不妨事,被鹿尾坡的大野狗咬了一口,养几天就好了,我自己随便涂点药就好了,不用你亲自来,无袖,真的不用,嘶——”

    大野狗子下嘴虽狠,以鬼使的修为还是能够扛一些,在狗洞呆了一天以后,伤口疼痛之处其实已经有些麻木,现在并不是很痛,反倒是无袖一掌掌往我伤口上拍药膏拍得我几乎要掉眼泪。

    在上药方面,明显青歌更专业,只是无袖在场的时候,碍于男女之别不好亲自上手。

    但青歌看着无袖一掌掌的架势也有些不忍,他皱了皱眉,“要不我来?”

    “你一个糙汉子懂什么,上药这种精细活儿还是要我们女孩子来做。”

    说完又是一掌药膏啪在我手臂上。

    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无袖注意到我的眼泪,“小红你怎么哭了,是不是伤的太严重?伤这么重就先别去迷魂殿了,明天再去复命。”

    我咬牙道,“不是,是你亲自给我上药,我太感动了,你轻点儿,嘶——”

    挨了七八掌之后,总算上好了药,我捂着半残的手臂满头是汗躺在床上,硬是被无袖按在家接受“要好好休息”的嘱咐以后,终于睡去。

    第二日一早,我拖着肿了一圈的手进了迷魂殿向鬼帝复命,鬼帝看到我手伤得竟然这么重很是诧异,特意问了缘由,我自然隐去了无袖上药那段,只说被鹿尾坡的大野狗咬伤了。

    鬼帝闻言,安慰我几句了以后竟然破天荒批了我半个月的假期。

    半个月的假期啊,薪俸还照领的那种!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身子都轻飘飘的。

    才回到家,无袖竟然笑眯眯站在小院内,四方桌上满满当当放着礼品盒子,让我有种熟悉且不好的预感。

    果然,院子里又多了两个鬼影。

    又是他俩...

    点头哈腰的年轻小鬼,还有阴魂不散的鬼帝三殿下。

    我脸色一下子耷拉下来,鬼帝三殿下看到我高高肿起的手臂,一下子冲到我面前,似乎想要触碰我的手臂,又有些缩手缩脚。

    “哇,昨晚你做了什么剧烈运动,怎么这手上的伤反倒加重了不少?”鬼帝三殿下道。

    “不关你事。”我朝无袖方向走了几步,与他拉开距离。

    “不知三殿下这次大驾光临又有何贵干?”

    我看了一眼四方桌上的内容,除了给糕点和新鲜蔬果之外,多了几个类似金疮药膏的瓶瓶罐罐,从瓶瓶罐罐的包装来看,就不是便宜货。

    鬼帝三殿下仰起头咧嘴一笑,一双桃花眼眯成狭缝,笑得我眼晕。

    “想想昨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掉了什么?”

    掉了什么?

    我细细思索,试探性地问道,“节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