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十五章 灵朱果
    我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家中也有药,手臂上现也贴了药膏,几日便能痊愈。”

    三殿下送的大罐小罐恐怕用到失效也用不完,实在用不上再浪费。

    阿束不由分说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送到我手里,“家里有是一回事,我的心意是另一回事,收下吧。”

    接着不论我怎么说也不肯拿回去,我只得道谢收下。

    阿束看了一眼天色,“正午将至,这酆都城新开的‘醉香楼’菜色很不错,我今日正想去尝尝,姑娘若不介意便与我同去吧,我也做一回东,咱们边吃边聊。”

    说起吃,我是很乐意的。尤其是一月前新开的醉香楼,我早就很向往了。

    据说那里的食材全部是由鬼间杂货铺采买,楼里的厨子手艺也是一等一的好,凡是在楼里吃过一次酒席的鬼众没有不赞的,口碑几近完美。

    硬要说美中不足之处,那便是昂贵到出奇的价格。

    上一次见阿束,他还是连一颗白菜都买不起的穷鬼,如今张嘴便是醉香楼,我倒犹豫起来。

    “挺贵的,要不算了吧。”

    阿束闻言,温和一笑,“玉叶姑娘放心,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两年我也算是小有身家,便是每旬请姑娘吃一次醉香楼也是请得起的。”

    对阿束的热情,我也不愿太见外。

    反复确认阿束的神色并非打肿脸充胖子以后,我很爽快答应了,跟着他来到了大名鼎鼎的醉香楼。

    阿束二话不说,甩出一张十万冥株的冥票,直接定了一个小间,我暗自咋舌。

    进了小间以后,我与阿束面对面坐下,小伞很有眼力见地想在阿束身旁伺候,却被阿束直接赶到小间外。

    一道道珍馐流水般端上席,看得我口水横流。

    阿束吃饭的姿态不紧不慢很是优雅,我于吃上向来不顾形象,食欲大开运筷如飞。

    “对了,阿束,这么久你都去哪了,我在酆都从未遇见你。”

    阿束的双眼顿时多了光彩,有些讶异又有些惊喜地看着我,“姑娘也曾找过我么?”

    “我时常替鬼帝送信,出入酆都频繁,有时走在路上的时候会多往街上看一眼,看能不能寻到你,结果一次都没有。”

    我才不会说,是因为阿束太好看了,才有些念念不忘。

    “我在梁父山与蒿里山之间做些小生意,很少进城。”阿束声音温和道。

    “那真是辛苦,也难怪你如今这么富裕,天道酬勤,此话不假。”我发自内心感叹。

    阿束笑得和煦极了,“知晓姑娘如此记挂我,我不觉得辛苦,反而很开心。”

    “朋友嘛。”

    我笑道,夹住一块烧鸡腿狠狠咬下,脸上溢满幸福的油光。

    “对了,姑娘可知十日后罗酆山要办果园会?”阿束忽然问道。

    “知道啊。”

    “我要参加,姑娘可愿与我同去?”

    阿束看向我,一脸认真。

    我放下筷子,奇道,“你也要去?”

    “姑娘莫非已有同行之人?”

    我自然不想说鬼帝三殿下的事,“没有,只是好奇为何大家都愿意去参加果园会,莫非都是为了去相亲?”

    又看了一眼阿束,依旧是那个唇红齿白面如桃花的翩翩少年,气质甚至比初见时还要俊雅几分。

    我忍不住道,“阿束你这样好看,实在无需去相亲。”

    阿束微微一愣,似有些无奈地笑道,“我并非是去相亲,而且,我好像有心上人了。”

    说着,阿束深深看了我一眼,又移开目光,“去果园会,我另有事。”

    我的呼吸倏然加快,“那,那你这次来是为了做什么?”

    阿束神色有些黯淡,“此次参加果园会,是为我妹妹寻药。”

    “寻药?寻什么药?”

    “姑娘莫非不知?有一种灵朱果,女子吃了能恢复记忆,这种灵朱果只长在福寿园且每日都有阴兵把守,正好趁果园会碰碰运气。”

    “这果子果真能恢复记忆?”我有些不敢相信,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一直以来我都想寻回前世的记忆,也四处打听寻过不少药方子。

    就连在地府待了千年的青歌,也从未告诉过我地灵果的事。

    “不错,只要吃下灵朱果便能恢复记忆,且只对女子有效。”

    我怦然心动。

    地府的诸多鬼大夫都说,我是因为无心才会没有前世记忆,若这灵朱果有效,我愿意一试。

    “我也会去参加果园会。阿束,不瞒你说,我并没有前世的记忆,所以我想与你一起去取灵朱果。”

    “姑娘竟也没有前世记忆?这又是为何?”阿束有些诧异。

    “因为我没有心。”我指着空荡荡的胸腔处。

    “无心之鬼么...”阿束盯着我手指之处,似乎在想些什么,一时忘了神。

    “你往哪儿看!”一不小心,我脸颊飞红。

    阿束连忙回神,低下头认真对我作揖,“失礼了。只是有些好奇姑娘的身世。”

    我叹了一声,“我也好奇。只希望你说的地灵果吃了能见效。”

    “这样,姑娘若有空,明日我们在你我在忘川河畔相见,我将福寿园的地形图与守卫的计划告知姑娘。”

    当然有空,我大大的有空啊!

    我满口答应,想了想又笑道,“以后别一口一个姑娘的了,听着很生分,既然是朋友,你就直接叫我玉叶吧。”

    阿束一愣,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好,玉叶。”

    饭毕,我与阿束尽欢而散,我满门心思都在灵朱果上,也没心思再去找小桃,御着阴风不知不觉飘回了家。

    一到家门口,就看到院中喝茶的无袖,无袖横波一扫看到我以后,眼神顿时变得杀气腾腾。

    我头皮一硬,心知还是逃不过。

    “这么有本事还回来做什么?”

    无袖凤眼一挑,纤腰一扭走到门前,伸手堵住门口。

    “我说,我都说。”

    我举双手缴械投降。

    无袖冷哼一声,华丽丽转身回到院中坐下。

    “说吧,你和鬼帝三殿下到底怎么回事?”

    我扶额,将之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我原本是去给东岳大人送信,不想回来时…最后就一道从狗洞逃出来。”

    长长一大段说得我口干舌燥,赶紧喝了口茶水。

    无袖眼中的怒火早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旺盛的八卦之火。

    “也就是说,你们孤男寡女曾在狗洞共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