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十七章 梅妖问路
    我与阿束顺势望去,一个纤细的白色身影缓缓朝我们三鬼飘来。

    才略一靠近,就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梅花香,清冽却不浓郁。

    白影飘得越来越近,到目力能及面容体态之时,发现竟是一个长相气质都极为不俗的女鬼。

    翩翩的白衣外笼着一层雪白薄纱,只在袖口处缀着几朵梅花,身影单薄到好似风一吹就会倒。

    女鬼未施粉黛,肤透如白雪,口若含朱丹,寒瞳如秋水,眉不画而黑,双眉之间微微蹙起,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哀伤,我一时看得痴了。

    这是我到地府以来,除了无袖之外见过的第二位容颜极佳的女鬼,甚至气质上还犹胜无袖三分。

    女鬼走到我面前停下,对我福了一礼,“请问姑娘,酆都怎么走?”

    嗓音清冷,却很温柔,我不由自主被女鬼的气质感染。

    我指着酆都方向,难得轻言细语起来,“沿着忘川河畔向上走三十里,翻过蒿里山,左方可见一座城,便是酆都城了。”

    “多谢。”

    女鬼又是垂首一福道别,朝着我指的方向走去,留下袅袅背影,身姿浅淡轻盈。

    我眼光追随者女鬼的背影,不知为何有些怅然,总觉得这样的背影好似在哪儿见过。

    许是在阳间时也偶遇过吧,然我乃无心之鬼,阳间的事半点记不得,摇摇头,将这奇怪的念头抛诸脑后。

    阿束全程未说一句话,直到女鬼走远了,方才皱起眉头说了一句,“妖族。”

    语气很是不善。

    小伞揉了揉鼻子,重重点头认同。

    我奇道,“妖族?你是说刚才那女鬼?”

    “此女本体应是梅树,大约生在了灵气充足的好地界,居然也修炼成了树妖,还来了酆都,真是怪事。”

    阿束托着下巴喃喃自语,若有所思。

    我敏感地警觉起来。

    人若是在阳间死去,魂归地府变成鬼,要么转世轮回再世为人,若是留在酆都这些年一心修道还能成鬼修。妖道则不同,妖若是死了多半逃不过灰飞烟灭这个结局,六道轮回口都入不得。

    冥界与人界的交界口有四个,蒿里山,梁父山与罗酆山,以及与天涯海角相连的忘川尽头。而蒿里山又连着魔界的入口。

    “我听东岳大人说,最近有魔族在地府活动,没准和魔族有关。阿束你常在蒿里山和梁父山活动,也一定要小心。”

    往日也听青歌说过个别走岔了路来到冥界的倒霉小妖,个个紧张到不行,央求着鬼差放它们回人间。全然不似这梅妖出现在冥界,堂而皇之问起酆都之路,看着像是有备而来,也不知是要做什么。

    若果真与魔族有联系,那对天界人界与冥界都不是小事。

    我想着想着,不自觉皱起眉来。

    我向来不善掩饰,此番神色分毫不差的落入阿束眼中,他眉毛一挑,问我,“怎么,你很怕魔族?”

    “当然了,地府安宁几千年,魔族一来就要开战,很是讨厌。若发现魔族活动踪迹,我必是要禀报大人的。”

    小伞挠了挠头,“其实不一定所有魔族都是来打仗的,也有来玩的。”

    我撇撇嘴,“想来玩儿就来玩儿,当地府是他家后花园儿啊?”

    阿束笑得有些尴尬,“不说这个了。”

    我并未细细追究,从方才到现在,梅妖的背影一直在我脑子里萦绕不去,不知为何,总有种淡淡的熟悉感,这种熟悉又始终伴随着一丝不安。

    思来想去,我一拍大腿,“不行,我得把那梅妖追回来好好问问!若真和魔族有关,可不是小事。”

    阿束一把拉住我,“不用追,魔族与妖族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这八千年来都泾渭分明,不可能有联系的。”

    我狐疑,“魔族与妖族之间的事,你怎么知道?”

    阿束一本正经,“当然是因为我爱读书。”

    我深吸一口气,“阿束,你知不知道,有时候听你说话真的很想打你。”

    听完我的话阿束一脸为难,沉默了一会,竟似下了决心一般,朝我一揖,“还请玉叶姑娘下手轻一些。”

    我反倒被他说得一愣,我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这让我怎么发挥?!

    最后无可奈何摆摆手,“算了,算了。”

    阿束还是笑得一脸温和,“玉叶,你真好。”

    一直到我飘回酆都城时,阿束这句话还在我脑中绕来绕去,让我第一次有了主动逛胭脂铺子的冲动。

    以往逛街,我都是跟着小桃去逛酆都城南的街边摊,按照小桃的话说就是物美价廉的首选之地,尽管质量其实都不咋地。

    今日我却不想去了,方向一拐去了城西的胭脂铺子。住在城西的鬼众大多生前经过商,来了酆都重操旧业,渐渐聚居于此,是以此处的店铺更上档次。

    我去的胭脂铺子正是整个酆都最大的一家,铺子里的女鬼不少,大都穿得很精致,一个个绫罗加身光彩逼人。

    我今日并非办差,没有穿平日里送信时的鬼使服,只穿了件不显眼的浅色常服,因而没有店员在旁边殷勤招待。

    不过我也不喜身边时时有鬼盯梢,如此一来倒是正合我意。

    胭脂铺子里的香味很是好闻,我心情舒畅地一路在铺子里逛着,随手将试用的黄妆粉抹了一把在脸上。

    黄妆粉是地府特有的妆粉,专为一些死得不怎么愉快导致脸色白得过分的鬼准备的,比如一些投湖而死的溺死鬼。涂上以后好叫脸色不那么白,免得看着瘆心。

    我的脸色也很白,白到我一度怀疑自己可能也是溺死的。且我并不只是脸白,更准确的说,是全身肤色都白在一个水平。

    无袖与小桃都觉得我脸色白里透红并不难看,我个人却觉得皮肤黄一点显得更健康。

    正在我试用各种妆粉不亦乐乎时,听见前方有三个女鬼正叽叽喳喳讨论着,似是果园会的事,我不由自主竖起耳朵。

    左一黄衣女鬼酸溜溜的声音响起,“听说了么?三殿下今年也要去果园会,还要带一个叫玉叶的女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