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十九章 吴青来我家
    ......

    ......

    与三位女鬼分别后,我拿着上好的“朱颜”胭脂,一路哼着歌心满意足的回了家。

    许是那日我说了三殿下想要收回冰晶玉盒的缘故,这几日青歌与无袖忙于造娃,根本不理睬我。

    尚在假期的我也乐得自在,无家野鬼一般四下游荡厮混,一连七八日,日日去鬼家茶馆吃茶听书,顺便探听坊间风声,每日玩到深夜才回去。

    小伞在办这种事上果然万分靠谱,关于三殿下的一些“癖好”很快就在街头巷尾流传开来,就连说书先生都带着心照不宣的笑意,偶尔调侃几句,“一心年少惜杨柳,岂待山花蔓枝头。”

    绣花绿裙也在酆都城中悄然流行起来,这几日我在街上见到的绿裙女鬼一日比一日多,尤其在城西一带格外明显。

    包括许多没有穿绿裙的女鬼,也会在裙上缀一朵大红花来装饰,且以颜色越鲜艳,花朵越大越为美。

    据说几个会擅裁衣的农妇鬼还为此发了一小笔横财。

    再有一日便是果园会了,小伞特意来了一次茶馆找我,说起他这几日四处宣传的成果,带来一份微缩版的福寿园地形图,还给我送来一大包裹的瓶瓶罐罐。

    我微笑着收下微缩版福寿园地形图,这个地图对我非常有用,能帮助我决定如何以最快速度御阴风在园中来去自如。

    至于那一大包裹瓶瓶罐罐,我本是不想收的。

    阿束给的药膏非常好用,我只用了几日,手臂上的伤口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觉得实在不用再拿这一大包药回去。

    小伞却坚持,带着一脸别有深意的笑说我以后必能用到,死活要我收下。

    我推拒良久无果后,只得接下,简单付了茶钱以后,扛着一个包裹一路飘回了家。

    不想刚到家,已有客在门口等我,正是吴青。

    我很是惊喜,赶忙请吴青进了院门。

    青歌今日轮休,如往常一般,带着无袖一道逛街顺便下馆子改善伙食,一早便被无袖拉出了门,现下不在家。

    我请吴青在小木桌前坐下,直接去厨房取了家里最好的龙井给吴青沏了一大壶茶。

    吴青终日跟着东岳大人,是极少单独出来闲逛的。

    “吴青大哥,你怎么来了?可是东岳大人有何差遣?”我一边给他倒茶,一边问道。

    见到我,吴青也很是开怀,浓浓的眉毛舒展开,朗声笑道,“差遣倒没有,只是东岳大人见你数日未来送信,便遣我来问候一声。”

    没想到东岳大人竟如此体贴。

    我心下感动道,“有劳大人记挂,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回来的路上左手被鹿尾坡的大野狗咬了一口,鬼帝给我放了半月假,现在伤口已经痊愈了。”

    吴青听闻我受伤,直接将端起一半的茶碗放下,不由分说将我左手手臂的衣袖卷起查看,“你竟受伤了?”

    我有些难为情,立刻将手臂缩回来。

    “嗯,不过已经快好了。”

    吴青也意识到自己的举止有些莽撞,耳根一下子涨红,结结巴巴向我道歉,“玉叶姑娘,对不起...那大野狗与魔族有勾结,你方才说被大野狗咬伤,我担心你伤口染上魔族的煞气...好在我方才看到你的伤口完全长好,已经无碍...”

    原来如此,我松了一口气。

    平日里吴青也是极有正义感的,平日里办差时在蒿里山脚下遇到迷路的鬼众,都会好心指个路,顺道时还会带鬼众一程。

    我摆摆手道,“没关系的,我知道吴青大哥是好心,只是有些心急我的情况,不打紧的。”

    吴青也松了一口气,仍是有些避着我的视线,话锋一转,语气沉了些,,“近来神魔之井的封印有所松动,已经有不少魔族之人出没在蒿里山一带,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立即紧张起来,“神魔之井的封印有松动?这可是大战之兆!”

    就连我这样对六界往事了解甚少的鬼,也知道神魔之井的重要性。

    神魔之井是魔界与其他五界相连的通道,一直以来被牢牢封印,才得以阻挡魔界之人在其他五界横行。

    一般而言,除了魔君一家子在重大庆典时能偶尔拜访,其余普通魔族是不允许来到其他五界的。一旦封印解除,大量的魔族蜂拥而来,不只是冥界地府,除了妖界之外的其余三界都会陷入混乱。

    神魔之井的位置,正是蒿里山下。

    “是啊,如今东岳大人已经下令日夜紧盯着神魔之井的动静,也已派了阴兵去天界禀报此事,若是封印不能及时加固,恐怕真要有一场大战。”吴青忧心忡忡。

    “对了,扇子你可会用了?”吴青忽然问道,问得我一愣神,才反应过来说的是东岳大人送的那把折扇。

    三殿下还回来以后我就一直没动过它了,挠挠头不好意思道,“自那日回来以后,我还未曾用过呢。”

    吴青道,“此乃山河扇,你滴血认主以后便可知此扇用法,注入法力后对魔族有奇效。滴血认主以后即便不用法力,平日里带在身上,普通魔族也不敢近身。日后你出门在外,务必要随身携带。”

    我虚心受教,重重点头。

    那日扇子被三殿下还回来之后,我怕再次弄丢,就一直将扇子藏在家中的柜子里。

    如今看来,还是随身带着为好,毕竟命是自己的。

    交代完毕又寒暄几句后,吴青起身道别,“我森罗殿还有差事,不能在此久留了。近日大人已经搬回森罗殿,短期内不会回去,你下次再来送信时不用去小茅屋了。玉叶,你自己多保重。”

    吴青反复嘱托我要小心,我连连应着,保证一定贴身携带山河扇,又亲自送他出了院门,他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如长兄一般的谆谆嘱托,使我很是感动。

    回到家中,我直接扛着小伞给的一大包裹瓶瓶罐罐回了自己房间。

    在小木桌上摊开一看,足足三四十个小药瓶、二十余包散粉以及三四个布袋,一一看完名字,我表情登时古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