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二十二章 百草门
    我心里一惊,装作没有察觉他的神色,大大咧咧道,“我送信的时候偶然听东岳大人提起过一句,有些印象,好奇问问。”

    三殿下松了口气,这才道,“百草门乃禁地,有阴兵日夜看守,到了你也进不去,况且里面就长着几个破果子,景致甚是无趣,还是随我去逛别处吧。咱们从暗香园一顺逛下来,逛累了再去喝喝酒,你不用怕福寿园关门,反正是我家开的,本殿下爱何时关门便何时关...”

    我想着,百草门这个话题再说下去恐怕就要引起疑心了,故作遗憾道,“好吧,那就去暗香园。”

    福寿园的地图我已记熟,暗香园离长青苑最近,也方便女鬼们以最快的时间赶到,去那也好。

    三殿下不疑有他,兴致勃勃领着我往暗香园的方向走。

    我一路上故意走得慢悠悠,左摸一摸路边的假山,右闻一闻脚边的鬼菊花,时不时还问一句酆橘的产量云云。

    看得出来,我强行找的无聊话题三殿下忍得很辛苦,但他还是一一给我解答了,竟也陪我慢悠悠走了一路。

    他这样耐着性子,反倒使我心理压力和愧疚感暴增。

    一路磨蹭到暗香园门口,话题差一点就要问到地上的鹅卵石是在哪里踩回来的时候,我终于看到身后大批的绿裙红花。

    可算到了!真是慢死了!

    这群姑娘们就不知道为自己的终身幸福积极一点吗?!

    我长舒一口气,深呼吸,大喊一声,“三殿下,三殿下,你没事吧?!”

    一声惊呼之下,原本正常速度前行的女鬼们纷纷御了阴风极快地飘来。

    “三殿下?!”

    “三殿下怎么了?!”

    “三殿下我来了!!”

    三殿下同样被我的反应弄得错愕,诧异看着我。

    我双手一把扶住他手臂,手腕一抖,掌心悄然多出一根迷魂针,在被众多女鬼挤开之前,用迷魂针轻轻刺了一下他的手臂。

    效果立竿见影,三殿下眼中的清明消失,渐渐浮现迷茫的神色,是迷魂针起效了。

    按照小五写的用法介绍,迷魂针一旦入体即刻见效,中招者不会昏迷,只是在两个时辰内会神志迷糊,如同醉酒一般,效力比地府王妈妈的迷魂汤还要弱些。

    “殿下不过是喝了两杯,怎就醉成这样了?我这就去给你拿醒酒汤来!”

    我又喊了一声以后,御了一团阴风假装朝长青苑的方向飘去。

    女鬼们已经将三殿下团团围住,扶的扶,搀的搀,揩油的揩油,红彤彤绿油油一片,根本没有女鬼注意我的去向。

    三殿下,对不住了,我只想取到灵朱果恢复记忆,只此一次,保证下一次绝不再坑你。

    一路飘着,我一路在心中默默为三殿下祈祷。

    百草门很好认,拐了几道弯钻过一阵小树林出来就到了,我走到小树林边缘靠近百草门时停下脚步。

    阿束还未到,我留在小树林悄悄观察百草门附近的布局。

    百草门门口是两个持刀阴兵把守,看守得很是仔细。

    看来要等到守卫换班的时间才能想办法混进去了,我心想。

    “谁在那?!”身后骤然传来一声力喝,随后是加快的脚步声,吓得我三魂六魄一哆嗦。

    一双手将我重重拉进小树林的深处,我整个身躯陷入一个怀抱,清晰听到了呼吸与心跳声。

    我抬头,阿束正对我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指了指前方。

    我几乎紧紧贴着阿束,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在往脸上涌,有些不自在。

    两个阴兵的身影出现在我方才站立之处,左右张望着,似乎不解我的下落。

    “你去另一头追,我去林子里面看看。”一个阴兵的声音响起,随之一个脚步声逐渐朝我和阿束靠近。

    我登时紧张起来,想从阿束怀里出来又不敢轻易动弹,不小心蹭了阿束一下,阿束却发出一声闷哼。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直来到在我与阿束藏身的树前,随后是拔刀出鞘声。

    我双手攥紧。

    前方的脚步声却停了下来,紧接着两声闷响。

    “公子,姑娘,出来吧,是我。”

    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我很熟悉,是小伞的。

    我立刻从阿束怀中弹开,从树后现身,脸上还烧得滚烫,想来是红了。

    眼前小伞手里拿着一根半人长的粗木棍,背上背了个包裹,地上还倒着一个阴兵。

    阿束慢我一步走出来,脸色也是一片绯红。

    小伞干脆利落将背后的包裹卸下,剥下阴兵的衣服给自己套上,又从包裹中掏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脸上涂涂抹抹。

    才一小会儿,原本小伞白皙干净的脸上多了一圈粗糙杂乱的络腮胡,身材看上去也比之前壮实不少,配上一身阴兵服饰,俨然一个混迹体制多年的阴兵模样,最后一脚将倒在地上的阴兵踢进林子里,用落叶盖住。

    “眼下正好到了换班的时辰,一会儿我带公子与姑娘过百草门。”

    我看着神态样貌与之前判若两鬼的小伞,不由惊叹,“小伞,你来得太及时了,我原本以为你只擅长碰瓷,没想到敲闷棍和易容也这么在行!”

    小伞低下头腼腆一笑,“姑娘过奖了,坑蒙拐骗我都还挺擅长的,只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碰瓷这样有挑战性的活儿。不仅要眼疾手快还得演得逼真才能骗到钱,不像卖假货,说什么鬼话都有深信的,没意思。”

    我默然,过了一会儿问道,“百草门由两位阴兵值守,与你同值的那位你打算怎么办?”

    小伞嘿嘿一笑,露出狡黠的小酒窝,“好办,也就一针的事儿!”

    我忽然想起来,我今日一早特意做的糕点还没有用武之地,便道,“先不用迷魂针,我有办法。”

    说着从袖中掏出我做好的四方糯米甜糕交给小伞。

    “甜糕里面特意加了你给的打嗝散,做都做了,不用就浪费了。”

    小伞伸手接过我给的糕点,立刻退后两步,鼻子凑近糕点闻了闻,点了点头纳入自己袖中。

    林外一个声音传来,“你那边如何,林子里可有发现什么动静?”

    是另一个阴兵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