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二十四章 逃跑未遂
    听到身后声音响起,阿束毫不犹豫动作加快,拉起我的手,朝着百草门的方向大步跑去。

    只要出了百草门,跑到长青苑,往茫茫鬼众之中一钻,再要找到我们可就费劲多了。

    想法很美好,现实并没有那么美好。

    没跑几步,一根拐杖出现在我俩面前拦住去路,不管怎么转身,拐杖始终能拦住我们的去路。

    才跑了一小会儿,阿束的脸色又一次难看起来,速度也变慢不少,终于被一拐杖打倒在地。

    阿束今日似乎格外虚弱。

    他弓起腰不断喘气,我连忙去扶他,他却轻轻推开我,坐下运气调息。

    我苦着脸看着拦住我与阿束的鬼——一个须发皆白的矮个儿老头,拄着的拐杖正是不断拦住我们去路的那根。

    “此乃禁地,你们为何在此,问话不答,还见我就跑?”

    白须老头眯起眼睛,打量着我与阿束,脸色变得严峻。

    “这么鬼鬼祟祟,莫不是来偷灵朱果的?”

    我连忙摆手,“不是不是,这是一场误会,我们迷了路不小心误闯进来的。”

    白须老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眼神充满怀疑,“误闯?百草门有阴兵昼夜守卫,时时刻刻都把守着,如何误闯得了?我看你们分明是溜进来的!”

    我心一横,“哪有什么阴兵看守?我怎么没看见,只见百草门三个字,好奇之下便进来了,见这林子好看,便多看了几眼,这也不行?”

    白须老头怒极反笑,“狡辩无用,是不是进来偷东西的,我一查便知!”

    说罢老头一抬手,我衣襟一动,还没来得及拦住,灵朱果自动从我怀中飞了出来,阿束袖中的灵朱果也飞了出来。

    两颗灵朱果静静悬浮在空中。

    我一把将悬浮空中的灵朱果抓住,死死抱在手中不撒手。

    白须老头皱起眉头,更是不悦,“还说你不是来偷灵朱果的,现在鬼赃并获你还能狡辩?我看也不必问判官了,直接把你二鬼抓了送去火山大地狱改造个十天半个月!”

    一条闪着金光的铁链自白须老头袖中而出,径直朝我的方向飞来。

    “不许动她!”

    我伸手欲挡,阿束已经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一只手握住金色铁链末梢,另一只手捏了个我看不懂的不知什么诀。

    铁链在阿束手中挣了几下便不动了,阿束将金色铁链一把丢在地上,冷冷看着白须老头。

    白须老头略惊讶地看了阿束一眼,眼神多了一分探究,“你小子倒是有几分修为,我这锁鬼链数千年来从未失手,今日竟在你手里失了效,奇哉怪哉。”

    “不过可惜了,你有内伤,所以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白须老头盯着阿束,轻叹一声,一抬手,这一次并没有飞出任何法器。

    在地府稍微有点经验的鬼差都知道,这个时候往往更危险,意味着出手之鬼对自己的修为很自信。

    这样的鬼,往往都很厉害。

    果然,阿束闪身欲躲,还是慢了一步,短短一瞬间便僵立不动。

    我见势不妙欲,拉着阿束一起逃,白须老头又一挥手,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地封住我周身穴位。

    轻松两下,我与阿束竟是半点动弹不得。

    “你们就是跑到六道轮回口,我也抓得回来。”

    白须老头优哉游哉看着我与阿束,“不用挣扎了,灵朱果不是你们能拿的东西,此番念你们初犯,便送你们去火山大地狱受刑七日。若下一次还敢再犯,可不是这么简单了。”

    火山大地狱可是出了名的大火坑,是犯了偷盗罪的鬼众会去的地方。受刑的鬼众要背着一只火猴子,赤足在火山上行走,那猴子还会不断用一把火刀割颈后的皮肤,一道道血淋淋的。七日生生受下来,足上背上别想剩下一块好皮,要养回来起码得七年。

    这下可亏大发了。

    我心下一凉。

    白须老头一手从我手中拿起两个灵朱果,一手拎起我与阿束,朝朱林之外走去,才走几步就到了朱林入口。

    “阿伯住手!”

    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抬眼一看,正是捂着心口的鬼帝三殿下迎面而来。

    按理说迷魂针应该一个时辰内都有效的,鬼帝三殿下居然这么快就醒了,当真奇怪。

    白须老头停下脚步,松开手将我与阿束放开,但身上被封住的穴道未解开。

    “这二鬼悄悄跑来盗灵朱果,怎么,恭儿,你为要他们求情?”白须老头看着鬼帝三殿下,眉头皱起。

    鬼帝三殿下一眼看到我,咬牙对白须老头道,“阿伯,其实...这女鬼我认识,是我要她来替我采灵朱果的,都是我的错。阿伯你要罚就罚我吧!”

    又看了一眼阿束,眼神立刻变得不善,“这个男鬼我不认识,估计是蓄意来偷灵朱果的宵小,直接丢进火山大地狱关上三年五载就行。”

    要把阿束在火山大地狱关上三年五载?

    这可不行!

    我连忙开口,“他是我朋友,是我托他帮我来摘果子的,要罚的话就罚我吧。”

    白须老头看着鬼帝三殿下很是惊愕,托着灵朱果的手僵住,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恭儿,这...这果子真是你要的?你还这么年轻,竟要用灵朱果了?!”

    一番话听得我不明所以。

    三殿下用力点了点头,“不错,灵朱果不是她故意前来盗取,是我想吃才要她来采的。阿伯,这次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她吧。”

    白须老头猛然偏过头看了我一眼,这灼灼的眼神让我似曾相识。

    “恭儿,你与这女鬼什么关系?”

    白须老头问三殿下,眼神在我和三殿下之间来回打转。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白须老头看我的眼神,不正是无袖平日里看我时候的八卦之光嘛!

    三殿下看了我一眼,昂首道,“我喜欢她!”

    我脸不知不觉烧了起来。

    这算是,被表白了吗?

    白须老头沉默了一会,拈须道,“既然是恭儿的朋友,这次便放过你们,下次不可随意闯入禁地。”

    他将手里的两个灵朱果递给三殿下,又语重心长道,“只是恭儿,阿伯难免啰嗦你几句,这地灵果还是少吃的好。你正是血气方刚的年岁,要多注意保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