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二十五章 被表白了
    鬼帝三殿下迷迷糊糊不住点头应和,看样子也没有听得太明白白须老头在说什么。

    “罢了,雪山的玉照元君还有事托付我,忙得很,你们自便。”

    一道光闪过,分别没入我与阿束体内,我二鬼身上被封印的穴位解开。

    穴位解开的瞬间,我浑身乏力脚下一软险些摔倒在地,被三殿下一把扶住。

    阿束很干脆的直接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阿伯慢走。”

    三殿下对待这位白须老头很客气。

    白须老头深深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三殿下,摇摇头转身走了,动作慢慢的,却没走几步就消失在朱林中,半片鬼影都不见。

    “玉叶,若真想吃果子就跟我说,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何苦自己私闯禁地,多危险,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鬼帝三殿下将两个灵朱果放到我手里,絮絮叨叨。

    我将两颗灵朱果重新收入袖中,低头赧然道,“谢谢这次你替我解围,我...我先回去了。”

    三殿下一把拉住我,“玉叶!”

    我回头看他,不知为何脸色又一次烧起来。

    三殿下殷殷看着我,“我...喜欢你!玉叶,你可愿意与我在一起?”

    我按捺住狂乱奔涌的情绪,“对不起,虽然你救了我,还一直对我很好,可爱慕你的女鬼太多,你的喜欢恕我承受不来。”

    “可你那日明明...”三殿下急切切想说些什么,话音未落,便被一声闷响打断。

    三殿下应声缓缓倒地。

    身后是小伞,手里还举着那根半人长的粗木棍。

    “姑娘,公子,你们没事吧?”

    小伞看到晕倒的阿束,连忙一把扔掉粗木棍,低下身子扶住阿束,探了他的鼻息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玉叶姑娘,门口的阴兵已经被迷魂针迷倒,姑娘可自行离去。公子今日身体不适,我先带公子离开,就不与姑娘同路了。”

    小伞语速飞快,将一只手臂扛在阿束肩头,搀起阿束急急忙忙朝百草门外走,半刻不停留。

    “等等,灵朱果还没拿!”

    我浑身乏力,没来得及追上去,就见小伞与阿束消失在视野中,速度一点也不慢,竟与那白须老头差不了多少。

    此地的确不宜久留。

    我看着地上被敲闷棍的三殿下,微微叹息。

    原本想着趁这一次果园会还他的情,却不想又欠了他一份鬼情,看来只有下一次再还了。

    我御了一小团阴风到百草门门口,又回头看了他一眼,飞出百草门,又顺势穿过长青苑,佯装醉酒由引路的鬼差带出了福寿园。

    由于浑身乏力的缘故,我这次御阴风飘得格外慢。

    来时的路只飘了一个半时辰,回程却足足飘了三个时辰才从罗酆山回到酆都,到家已是深夜。我本想问问灵朱果的用法,碍于深夜不想打扰青歌与无袖安睡,只好等明日再问。

    我直接蹑手蹑脚回了自己房间,爬上床沉沉睡去。

    睡梦之中,仿佛回到一间破旧的小木屋。

    一个比我高一点的清秀男孩坐在木桌前,笑吟吟看着我。

    “从此以后,这里是我家,也是你家。”

    男孩的脸笑着笑着,不知为何竟与我在朱园中见到的那个男子的脸重合在一起。

    ......

    ......

    第二日一早,我就揣着其中一个灵朱果去城西酒铺子后的西二胡同,想找小伞将灵朱果转交给阿束。

    不想扑了个空。

    小伞不在家,阿束也不见踪影。

    我心不在焉地往回家的路上飘,不知为何三殿下昨日的表白在脑子里反复打转。

    三殿下的容颜说实话并不差,虽说比阿束差了一点,但也算是酆都数一数二俊俏的,不然也不会引得那样多的女鬼倾慕。

    尤其一双桃花眼,不知勾走多少芳心。

    与无袖青歌呆久了,我于审美上也多多少少沾了一点颜控的色彩。

    在我看来,不论做人做鬼,于真善美的追求上都是一致的。有人追求轰烈的爱情图一份情真,我喜爱英俊的外表赞一句美人。求真与求美,在追求真善美的境界上实乃半斤八两,并没有高低之分。

    这两次救我的事,让我感觉三殿下其实鬼品还不错,算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只可惜,三殿下身边的女鬼实在太多了,于姻缘上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选。

    飘飘忽忽回到家中,青歌竟又在家中,正与无袖一同在院中喝茶。

    一般而言青歌下值都是傍晚,除非轮休,照理说不会这样早出现,这几日竟都早早回了家,我不由好奇。

    “青歌,你这几日下值得够早的啊,这才晌午就回来了?莫不是鬼帝大人也给你放假了?”

    青歌与无袖见入院的是我,俱是眼前一亮。

    眼眸中灼灼闪闪的,正是我熟悉的八卦之光。

    青歌直接放下了茶盏问道,“昨日三殿下果真要你去给他取灵朱果了?”

    “你连这都知道?”

    “你别管我知不知道,你且说是不是吧!”

    我思忖了一下,点头,“不错,是三殿下要我摘的。”

    三殿下都亲自替我遮掩了,我也总不能说私自闯禁地的事自己露馅。

    无袖不住打量着我,似笑非笑的眼神让我如坐针毡。

    青歌脸色同样变得古怪起来,似乎想对我说什么,来来回回酝酿了好久却又不开口。

    我等得不耐烦,直接问,“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怎么了?”

    “你可知道...灵朱果的作用是什么?”

    “知道啊,据说女子吃了能恢复记忆,我正想试一试,至于三殿下,大约是觉得那果子好吃吧。”

    我的那颗灵朱果带回来以后还没来得及吃,一直搁在房间里,现下怀里揣着的灵朱果是打算给阿束的,也没能送出去。

    无袖肆无忌惮笑出了声,“小红啊小红,原本看你平日行事一本正经,没想到在感情上还有这样开放的一面。不行了,我肚子笑得有些疼,先回房休息一会儿。”

    无袖放下茶盏,一手捂着肚子回了房。

    我不明所以,看向青歌,“到底怎么回事?”

    青歌斟酌了一下措辞,“灵朱果,女子吃了的确有恢复记忆的功效,男子吃了却另有功效。”

    “什么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