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地府恋爱指南 > 第二十八章 森罗殿
    若要寻回记忆,就要找到他。

    好在我已经知道男子的样貌与姓名,只要去判官处借到生死簿一阅,便可寻到男子的下落。

    明日正好收假,重新回归鬼使的日常工作。

    一念及此,因果园会一事带来的郁闷心情被冲散不少,一夜好眠。

    第二日我起了个大早,做了精致的四方桃花糕揣入袖中,穿着鬼使服精神抖擞前往迷魂殿报道,正巧又在迷魂殿遇到了吴青。

    平日里鬼帝与东岳大人往来的信件一向是由我负责,我受伤的这半月假期内,便是吴青替我跑这个腿。

    原本见到鬼帝我心中还颇有些忐忑,想着我与他儿子的八卦四下流传,会不会因此被指责。

    出乎我意料,鬼帝见我前来报道,直接丢给我两封信,让我与吴青一道去森罗殿,关于果园会的事半句未提。

    我悬着的心放下大半,拿了信跟着吴青一道欢欢乐乐出了迷魂殿。

    我与吴青一路御着阴风,边赶路边闲聊起来。

    吴青先开口,“近日因为神魔之井封印松动的缘故,鬼帝与东岳大人都极忙,你回来了就好,我森罗殿的差事也好轻松些。”

    我闻言又一次紧张起来,问道,“神魔之井的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吴青叹了口气,“是啊,大人已经数日不曾出过森罗殿了,每日只睡两个时辰,除了每日大批的公文,还时时刻刻守着神魔之井动向。这阵子虽然没有查到魔族人自神魔之井而出,这些年一直隐匿在地府的一些魔族却有隐隐骚动的迹象,天界已收到消息,遣使回复,说不日也要派人前来地府帮忙。”

    “天界?所以接下来东岳大人要与天族人合作,一同加固神魔之井的封印?”

    上次东岳大人便说了,要加固神魔之井的封印,天族也会派人前来协助。

    此番天族来人,多半与此有关。

    “不错,就这几日的事。据说天界来的这位大人修为很高,不输于东岳大人,若是能够成功将神魔之井封印加固,你我也不必终日忧心了。”吴青道。

    这样看来情况还不算最糟糕,东岳大人修为很高,与鬼君鬼帝是一个级别,再加上一个旗鼓相当的天族高手,成功加固封印的把握很大。

    我与吴青速度很快,不过一个半时辰的功夫就到了森罗殿前标志性的大古松。

    森罗殿比迷魂殿更宏伟,高屋建瓴,翘檐飞角,正殿门额上一副绛漆木匾,上书“森罗宝殿”四个镏金大字。

    注视着“森罗宝殿”四个令人心生肃穆的大字,我不由自主理了理衣冠,才与吴青一道入殿。

    东岳大人今日穿了一身锈了龙纹的朱黄锦袍,正襟危坐于正殿之中,恢复了东岳大帝的威严姿态。

    牛头马面随侍两侧,神色恭谨。

    平日里东岳大人在森罗殿办公时,应是判官在左随侍,牛头马面在右随侍,今日判官却不在正殿之中。

    森罗殿中气氛端肃森严,不比在茅草屋中随意,我上前躬身向东岳大人行礼,将袖中的信件送至大人案前。

    “东岳大人,这是鬼帝给您的信。”

    东岳大人正在批阅公文,见了是我靠近,微微一笑,放下手中正在看的文书,冲我招了招手,“小丫头来啦?听说你上次回酆都让大野狗给咬了,如今手上的伤可好了?”

    大人忙碌之余还记挂着我的伤势,我很是感动。

    我感激一笑,乖乖回应,“劳大人记挂,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东岳大人“嗯”了一声,我按照规矩,放下手中的信件以后,退到牛头马面之下与吴青并排,垂首等待大人的吩咐。

    往日在森罗殿,大人一般看完鬼帝的信之后,会道一声“辛苦了”,算是送客的意思。

    森罗殿的规矩,比在小茅屋时要严肃得多。

    我静静等候大人的下文,思忖着一会儿顺便去森罗殿侧殿找找判官,问问生死簿的事,看看能不能问到一些关于那位叫“吴戈”的男子的线索。

    东岳大人拿起鬼帝的两封信拆开,好看的眉头渐渐蹙起。

    一直等了许久,大人也未再对我说什么,似乎沉浸在思考中。

    过了一会儿,才拿起一张信纸,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我悄悄撞了一下吴青,吴青抬头看了我一眼,开始眼神交流。

    “估计是神魔之井的事。”

    我忧心忡忡的眼神被吴青准确捕捉到,吴青微不可查地点点头,眼神朝着天上一飘又恢复恭谨神色。

    “八成还涉及天界的事。”

    我成功接收吴青的信号,同样收起眼神躬身侍立。

    东岳大人写了满满两张纸以后,拿起一个信封,将两张写满了的纸装入信封封好,这才抬头对我说,“小丫头,你把这封信带给鬼帝。辛苦了。”

    我上前几步,接过东岳大人手中的信件,躬身一礼离开大殿。

    吴青继续留在大殿,不再与我同行,想来是东岳大人另有差遣。

    出了森罗殿正殿,我并未直接返程,在殿外一拐,进了森罗殿侧殿的阴司,正是判官的办公之署。

    判官果然在。

    眼前身着朱袍腰围犀角的判官紧闭双眼,手里握着一本书摇摇欲坠,一脚翘在桌上,横仰在桌子上张着嘴,一边打呼噜一边流口水。

    判官一向勤勉,难得被我看到偷懒的时候,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好啊老崔,东岳大人在正殿忙得团团转,你却在此偷懒,信不信我去大人跟前告你的黑状!”

    我笑嘻嘻上前,一把抽出他手中的书,“啪”的一下往桌上一拍。

    崔判官被我一惊,眼睛还未睁开的时候腿就下意识一抖,直接从椅子上翻倒在地,睡得白里透红的脸一下子吓得通红,狼狈从地上爬起来,红着脸怒道,“玉叶,又是你吓我一跳!每次遇到你就没好事,这回休想我再帮你!”

    我并不惊慌,悠悠闲拿了一把椅子坐下,“我这是报你当年装吊死鬼吓我的一箭之仇,当年我可是从梁父山的悬崖上摔下去,差点没断腿。”

    崔判官余怒未消,狠狠瞪我一眼,没好气说道,“找我什么事?”

    “自然是正事。”我笑嘻嘻。